目前分類:流離光影<長篇小說連載> (6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公車不刻到站﹐靜靜下了車﹐慢吞吞走向家門。

奔波了一趟﹐卻毫無所獲﹐她灰心沮喪地垮著臉﹐極力壓抑著情緒﹐不讓自己放聲痛哭。

今晚巷子很靜﹐靜得只聽得見她厚底鞋跟劃過地面的喀喀聲響﹐門口的花壇在黯淡路燈下閃爍著詭憰的光芒﹐像千百隻窺伺的眼睛。

她屏息凝氣﹐不自覺把腳步放輕。驀然﹐灌木叢裡有人影動了一下﹐她嚇了一跳﹐正要拔足狂奔﹐對方已經站了起來﹐轉過頭﹐與她遙遙相望。

Mitch身著緹花布面休閒褲與米色POLO衫﹐揹著與他形影不離的手提電腦﹐正咧開嘴﹐對她傻愣愣微笑。

靜靜怔在原處﹐心撲通直跳﹐蒼白的臉頰好似入鍋的鮮蝦﹐立時發燙轉紅。

短短幾分鐘﹐她的心情歷經了沮喪﹑驚駭﹑狂喜與羞怯。緊繃的神經陡然放鬆﹐她抽抽答答哭了﹐匯聚了整晚的淚水山洪倒灌似的一發無可收拾。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7) 人氣()


華燈初上的台北東區﹐一直以來﹐集娛樂﹑時尚﹑美食﹐與一切象徵繁華的代言者於一身。儘管歷經多少人事變遷﹐五光十色的霓虹依舊十年如一日地傲然閃爍﹐宛如一個年華老去的盛妝婦人﹐不仔細看﹐很難察覺它濃重胭脂下隱約浮現的疲憊與滄桑。

炙人的驕陽才剛隕落﹐人們已經潮水般的湧上街頭。三三兩兩的粉領族從靜靜身旁嘻笑走過﹐或淺或濃的香水味在塵沙中迅速蔓延開來﹐隨即蒸發逸散。許多身著制服的學生成群流連於樂聲吵雜的服飾店裡﹐也有不少熱戀中的男女﹐十指相扣﹐漫步在花俏的櫥窗口。

她機械化地尾隨人群前進﹐半晌﹐突然停下腳步。

斜對角就是IR餐廳。昏黃的招牌﹐在黯淡夜色中透著冷冷的光暈。想起兩年前Mitch在此近乎霸氣的表白﹐以及她錯愕中流露的嬌羞與感動﹐她翻騰的思緒愈發澎湃﹐卻也感到一陣糾心的寂寞。她信步前行﹐在不遠的麵包店挑了幾樣家人愛吃的糕點﹐然後不自覺朝著仁愛路的方向走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色漸轉昏暗﹐夕陽緩緩沒入天際線彼端﹐在牆角拖曳一道橙色的尾巴﹐微弱得眼看就要被夜色吞噬。靜靜哭得累了﹐坐起身子﹐陡然感覺強烈的飢餓﹐這才想起差不多整天沒有進食了。她走出房門﹐想到樓下找些吃食﹐經過哥哥房間﹐她心念一動﹐走了進去。

以Mitch和哥哥深厚的交情來看﹐Mitch搬離此處﹐理應告知新址才是。她四處張望了一下﹐眼光停留在大理石紙鎮下的一方便條紙﹐上面是Mitch的潦草字跡:
「光復南路417巷7弄50號1樓﹐ 2780-3753」

不知哥哥是有意還是無心﹐一向整齊的桌面﹐竟大剌剌地留下了這張紙條。她抓了支筆﹐將地址電話抄寫下來。印象中﹐Mitch有個住東區的舅舅﹐那麼﹐這顯然就是他這幾天的落腳處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那一年﹐我大三﹐妳國一。為了向妳哥借CD(還是書﹖忘了)﹐我頭一回踏入妳家。一進門﹐就看到個頭小小﹐留著齊耳短髮的妳﹐哭哭啼啼地跪在玄關。見哥哥回家﹐妳不顧外人在場﹐便撩起學生裙﹐展示妳腿上的一條條鞭痕﹑斷斷續續泣訴著冤屈。當時我只覺得這個小女生很可愛﹐很純真﹐之後每次上妳家﹐總會不知不覺地搜尋妳的蹤影﹐直到妳對我露齒一笑﹐我懸浮的心方纔平定下來。


 


隨著與妳家人越來越熟稔﹐我察覺妳在家中的微妙處境。妳經常被有意無意地忽略﹐卻也三天兩頭因莫須有的罪名被處罰。憑良心說﹐妳的確皮了點﹐但我更知道﹐妳的一切小惡小壞﹐是為了博取家人的些微關注。基於這層了解﹐我心疼妳﹐也越發注意妳了。


 


妳總是把心情巨細彌遺地寫在臉上﹐個性單純得像一本打開的書﹐然而﹐妳也是個千變萬化的萬花筒﹐前一秒鐘還哭得稀哩嘩啦﹐下一秒就可以掛著淚微笑。妳生來動如脫兔﹐卻也靜如處子﹐一本好書﹑一杯好茶﹐就可以讓愛熱鬧的你閉關整日。妳也是個八卦種子﹐無論醜聞緋聞或微不足道的鄉野奇譚﹐經由妳的妙語解頤﹐仿彿SNG現場轉播﹐場景與人物瞬間又鮮活了起來。除此之外﹐妳還是個飽讀詩書的文學少女﹐從蘇子瞻到白朗寧﹐曹雪芹到大仲馬﹐貫穿古今﹐橫跨中外﹐都是妳稱兄道弟的忘年之交。妳老愛搗蛋使壞﹐以把四週人折騰得團團轉為樂﹐卻經常省下有限的午餐錢﹐買鹽酥雞魷魚絲餵食路邊的野貓野狗。妳彈得一手好琴﹐畫得一手好畫﹐卻對這樣難能可貴的天賦渾然未覺﹐而像個抓了滿手氣球的頑童﹐滿不在乎的沿路放送﹐留給他人長串的驚喜﹐然後竊笑跑開.....。這些年來﹐我越是接近妳﹐越是看不清妳﹐我將手中的萬花筒拼命轉啊轉﹐竟然轉不出重複的花樣。於是﹐我迷醉炫惑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這是個小小的和式房間﹐一桌﹐一椅﹐一燈﹐一櫃。除了綴有荷葉邊的絨布窗帘和牆上一幅簡單的潑墨畫之外﹐完全沒有其他點飾。平日家人把用不上的雜物堆進牆角的大櫃子裡﹐櫃門一關﹐房裡倒也整齊清爽﹐親戚朋友上台北時﹐這裡就成了臨時客房。

 

午後的陽光被厚重的窗帘過篩了大半﹐四壁的光線顯得有些黯淡﹐冷氣沒開﹐西曬的房間倒也不覺得熱。

 

靜靜站在門口觀望片刻﹐拉開紙門﹐脫了鞋走進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靜靜發著微燒﹐結結實實躺了兩天。母親為她熬了稀飯﹐早午晚固定時段送上來﹐今天還特別請假在家﹐以防她再度病倒。

實際上﹐她的身體復原得快﹐心情亦早已恢復平靜。CC全家幸福洋溢的一景所帶來的刺激與張力﹐竟然比想像中來得小。正確說法是﹐所有的衝擊﹑悲傷﹑落寞與失意﹐似乎才剛爆發﹐即被來勢洶洶的高燒焚化殆盡﹐只剩下白色灰燼﹐無聲地悶燒胸口。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窗外﹐台北夜色正酣。湛藍的天幕籠罩了一層曖昧的灰﹐宛如酒瓶中沉澱的複合色調﹐且深且淺﹐在華燈點飾下隱約透著薄醉。

 

靜靜墊高枕頭﹐以三十度角略微撐起上身﹐從她小房間的一隅﹐無言凝視著夜空。

 

週六深夜﹐一陣手忙腳亂後﹐她被火速送到醫院急診室。當時她發著高燒﹐已呈昏厥狀態﹐躺在推床上﹐任由護理人員驗血打針吊點滴﹐待意識稍稍恢復﹐又被扶起來照X光。

 

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除了輕微貧血和脫水現象。醫生推斷應是過勞造成的感冒﹐打過退燒針﹐讓她繼續留診觀察。

 

她全身燒燙﹐好似在烈焰裡打著滾﹐每一吋肌膚隱隱作疼﹐四肢冷得發抖。她好像哭了﹐在迷離中呢喃著無意義的詞句。她聽見父親以焦急的口吻向護士多要了一條被子﹐也感覺有人不斷為她揩眼淚。當她終於從昏昧的漩渦裡探出頭時﹐她的手正被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握住﹐眼一睜﹐迎上了Mitch的笑臉。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天色漸漸暗了﹐靜靜拎起皮箱﹐慢吞吞地朝反方向走去。她感覺自己發燒了﹐而且頭痛欲裂﹐但她不想回家﹐也沒有特定目標﹐只糊裡糊塗跳上一部公車﹐坐到終點站﹐再換車﹐如此周而復始。當車上乘客越來越少﹐沿路上的店舖也紛紛打烊時﹐她決定到蘭芷家暫住幾天。她在台北車站下了車﹐站定電話亭前﹐突然想到這天是週六﹐蘭芷與台中男友的固定相聚日。


她繼續在街頭緩緩踱著步﹐不自覺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她的腳步越來越虛浮﹐手中的提箱卻越來越沉。行經杭州南路﹐幾個看似混混的年輕人靠過來搭訕﹐她嚇得拔足狂奔﹐跑了好長一段路﹐見沒人追上來﹐方纔鬆一口氣。她發覺自己背後涼颼颼的﹐髮上也泛著水珠﹐頭一抬﹐原來天空正飄著毛毛細雨﹐而她不知在雨裡漫步多久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靜靜站在同一地點﹐留意著對面大樓住戶的出入情形。

昨晚在這裡等到深夜﹐加上連日來早出晚歸﹐她覺得疲倦﹑四肢乏力﹐喉嚨也隱隱作痛。

今天其實不該出門的。既然CC歸期延後﹐她大可不必在這裡苦等﹐只需隨機以電話聯繫即可﹐但為了避開Mitch﹐以及週休二日的父母親﹐她還是一早溜出了家門﹐像個遊魂似的在東區晃了一陣﹐然後不知不覺又走到這裡。

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一整日﹐她滴水未進﹐大多時就這麼站在原處﹐痴痴地張望對面的動靜﹐並密切注意著側邊的停車場入口。她不渴也不餓﹐只希望眼前有一張椅子可以坐下來休息。她想走進附近的快餐店歇歇腳﹐又怕錯過了CC進門的時機——他不見得會今天回來﹐卻也可能在任何一刻鐘回到家。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那天家人到得早。姐姐在收禮檯幫忙﹐母親則忙著招呼親友。哥哥坐在席間﹐與父親嗑瓜子閑聊。遠遠的﹐CC一個人走進門。父親一見他,楞了一下﹐立時雙眼冒火,掉轉過頭。CC似乎早已料到此番場景﹐只頓了一頓,就筆直朝他們走去﹐並主動向父親打了招呼﹐也不管後者臉色多麼臭﹐一屁股坐到旁邊空位。

父親忍不住了﹐漲紅臉﹐開始破口大罵。幸而他尚顧及彼此顏面﹐刻意壓低音量﹐在鬧烘烘的喜宴中倒不至引入側目。然而﹐儘管父親以極盡難聽的字眼指責詆譭﹐CC從頭到尾悶不吭聲﹐只偶爾苦笑點頭﹐擺明一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態勢。母親回到席上﹐見CC赫然在座﹐也嚇一大跳。雖然沒開口幫腔﹐臉色卻也相當難看。

「這頓飯,吃得可真難過!」靜靜苦笑道:
「他收到請帖的時候,必定早料到你們會去﹐為什麼他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清晨六點,趁著家人還在沉睡,Mitch暫住的客房也寂靜無聲,靜靜躡手躡腳地刷牙洗臉,然後拎著一只中型旅行箱,迅速走出門。

箱子很沉,裡頭塞滿了今早臨時打包的換洗衣物和書籍用品。她想叫部計程車,又想到餘錢不多,而且時間還早,便搭上公車,走進CC公司附近兼買早餐的咖啡店。

她續杯咖啡,把店裡幾份報紙雜誌翻遍了。好不容易捱到九點,試打CC的手機,結果竟是空號。

她楞了一下,很快又釋懷了。離家大半年,和CC只限於電子郵件往返,他換了門號,自然不會特意通知她,何況他並不知道她返台。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靜靜嘟著嘴,徑自上樓,Mitch乖覺地尾隨其後。進了房,她往書桌前一坐,指著另一張椅子,冷冷說道﹕「請坐。」

「靜靜,對不起,害妳吃苦了。這幾天﹐妳一定很不好受吧?我…呃﹐根本沒辦法睡覺﹐我…」Mitch伸出手,想摸摸她的頭,見她表情不善,只好狼狽坐下,「我早該知道的﹐從小到大﹐妳總是隱忍委屈﹐一旦壓抑到某個程度而出手反擊﹐必定發揮把人逼瘋的本事﹐甚至抹黑自己也在所不惜。」他乾笑兩聲﹐試圖潤滑緊繃的氣氛﹐口氣卻是嚴肅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為避免和家人打照面,次日一早,靜靜買了份報紙,然後在網咖打履歷、搜索人力銀行廣告,晚上則和幾個高中同學小聚,混到三更半夜才回家。

由於回來得匆忙,她沒來得及把美國銀行的定存帳戶關閉,身上的美金兌換台幣,只有兩萬多元。她一方面心急,希望早日找到工作,另一方面,心情卻是虛浮的,好似處於失重狀態下,雙足踏不著地的感覺,有些焦躁,也有些落寞。她知道這份落寞起源於何處。才幾天不到,她不由自主地回味起Mitch的體貼和溫柔、燦爛如陽光的招牌笑容,以及溫暖結實的臂彎。她也牽掛著Mitch得知她回台後的反應﹐潛意識裡害怕他打電話來,更怕他不打來。每當她察覺自己心神不寧,便痛恨自己沒出息,同時設法把層層疊疊的雜念棄置腦後,然而,那些牽掛彷彿去了又來的狂風,一次次將她力求平整的心湖吹得狂亂失序。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完了!她嘆一口氣,坐了下來。長達二十四小時的旅程沒能安心閤眼,回到家,就得接受父母的圍剿逼供,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去弄個什麼給靜靜吃吧。」父親向母親囑咐,又從頭到腳盯著她看。「在美國都吃些什麼﹖怎麼瘦成這樣﹖」

父親的語氣絲毫沒有嘲諷的成份,她受寵若驚,連忙搖頭,生份地婉拒了。「我...不餓,謝謝。」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午夜十二點整,中正機場依然人聲鼎沸。

靜靜推著兩大箱行李,走出第一航廈大門。

故鄉的空氣是熟悉的潮濕黏膩,與美國的爽利乾燥迥然不同。她貪婪地吸了一口,然後,又吸了一口,不自覺笑了。

回家,真好!

計程車大排長龍在招攬生意。她挑了一部綠十字,請司機把行李擱置後車廂,然後坐了上去。

這是個沒有星星,沒有月亮的夏夜,灰濛濛的霧氣籠罩著天幕。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上,夜色是無動於衷的靜謐。高架橋兩旁的漆黑樹影,間或出現廠房或住家建築物。車燈與綿延的路燈為黑夜挖開一條扎眼的隧道,除此之外,一切是闇黑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她站起身,對著穿衣鏡整理散亂的頭髮,然後走進浴室,擰了條毛巾,把一臉狼狽的淚痕擦拭乾淨。空蕩蕩的脖子上,那道乾凅的血跡顯得刺目而可怖。她輕輕按著傷處,憶起下午Mitch的暴行,忍不住又要流淚,然而,當她想到方纔成形的回台計劃,眉眼立即舒展開來了。CC啊CC,從此以後,我不再需要那個玉墜子了,你就是讓我安神定魄的魔力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靜靜趴在床上,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夜色完全淹沒了大地,她倏然坐了起來,一通電話撥到Joseph那裡。

Mitch人還沒到。Joseph依約在家等候。

「寶貝兒,妳...在哪裡﹖Mitch人呢﹖」Joseph聽出她的聲音,連忙追問。

「我回家了。Mitch半途讓我下車,他單獨赴你的約。他...」說到這裡,靜靜一口氣提不上來,乾脆放聲大哭。

「靜靜,別慌。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Joseph安慰她,卻也忍不住想笑,「妳啊,搞得大家雞飛狗跳的﹔我從沒見過Mitch氣成那樣。他好像知道很多事,又像什麼事都不知道...」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一坐上車,靜靜停止了掙扎,只斷斷續續抽泣著。Mitch猛踩油門,腦筋一片混濁,想到靜靜的不貞與Joseph的從旁造謠,恨不得將兩人碎屍萬段。然而,當車開了個把鐘頭,偏西的陽光不再那麼刺眼燥熱,他的心情慢慢平靜了下來。

莫非,Joseph真的看到了什麼﹖

不,不可能的。他一向潔身自好,不曾與任何人狎褻勾搭。況且,為避免遇見熟人,盈真來訪的那幾日,他幾乎天天帶著她往城外跑。Joseph平常待在辦公室居多,照理說,不會抓到任何不利於他的證據....

總而言之,整件事,以Joseph挑撥離間,無中生有的可能性居多。靜靜閱歷尚淺,兼且無知單純,如何抵擋得住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Joseph有計劃的欺騙誘拐﹖事實上,靜靜和他,都是受害者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通話結束,靜靜聳聳肩,擠出一個無所謂的笑,正想開口,Mich已經先聲奪人。

「什麼時候開始的﹖」

「啊...」她楞了一下,不知如何回應Mitch的話中玄機。Joseph和她只是單純的朋友罷了,除了那夜因沮喪導致的脫序行為,根本沒有所謂的開始。

「什—麼—時—候—開—始—的﹖」Mitch又問了一次,語氣已明顯不耐。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想讀其他已陸續開啟的流離光影章節的人﹐請到“流離光影<長篇小說連載>”目錄下點閱唷。

由北往南的七十五號公路上,Mitch以每小時七十哩的車速,駛向喬治亞州的古蹟城市——薩凡納。

小小的後車廂堆了不少東西,除了泳衣防曬油遮陽傘折疊椅這類海灘用品之外,還有個帆布旅行袋,塞滿了靜靜的換洗衣物和書。明天結束了海灘之旅,Mitch將一路開回他的公寓,以節省在小鎮道路轉折的時間與精力。

汽車音響開得極大,古典重搖滾樂的高分貝幾乎震碎了窗玻璃。靜靜攥起拳頭充當麥克風,以誇張的表情一首接一首唱,忘了詞兒的,即咿咿呀呀帶過,要不就把拳頭伸到Mitch嘴邊,要他接著唱。昨夜的陰霾仿彿已被熱烘烘的朝陽迅速晾乾﹐不留絲毫痕跡。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