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抒情系列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YY, 我的摯愛﹐

每個夜裡
在魂魄飄搖如縷﹐而心神格外分明之際
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想著你
年復一年
這份執念﹐已不僅僅是習慣
也成了病態的執拗﹑一種自我救贖的信仰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ear YY,

現在是午夜十二時整
紛亂擾嚷的一天於焉結束
思念﹐卻沒有隨著時針一併歸零
昨天、前天的牽掛還來不及淡去
又添加了午夜後重生的份量
新鮮得像農場剛摘下的蔬菜
翠綠、討喜﹐還帶著濕潤氣息
就像此刻
我眼裡浮動的淚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刊登皇冠雜誌三月號/2006)
 
我站在流理台前,打開解凍的碎牛肉,正要為家人做一道中式漢堡。

他,無聲無息靠了過來,從背後圈住我,輕聲說﹕
「身體不舒服的話,別硬撐,晚上隨便吃就好。」

我笑了笑,搖頭。從三菜一湯簡約成漢堡,已經夠「隨便」了,我說。

他的手往下探,暖暖的掌心覆蓋著我略微隆起的左腹,就這麼久久停留在那裡。隔著長T恤,我仍然感覺他指尖傳遞的溫柔,彷彿他正在愛撫的是個剛成形的胎兒,而不是一顆令人聞之色變的腫瘤。

自從兩個月前身體出現異狀,歷經一連串折磨人的檢驗後,確定左邊卵巢長了一個長達十五公分的腫瘤。初步估計為良性,但必須開刀化驗後,才知道確切結果。

當我得知開刀已是不可避免的事實,又聽了過來人提及術後療養的痛苦情形,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爸媽曾經這樣騙過我,我以為我絕不會這樣對待我的孩子,沒想到我不但騙,而且變本加厲……

    「其實妳不是我們家的小孩,而是路邊撿到的棄嬰……」 

    童年時,家人三番兩次這麼唬弄過我。當我得知自己坎坷的身世,不禁悲從中來,以陌生而感激的眼光看著眼前被我喚為爸媽的恩人,除了悽涼,心裡還有一絲絲寂寞…… 

    人類的血液裡或多或少都含有頑皮因子。我相信,頑皮不是小孩的專利,要不然,與我有類似童年遭遇的朋友不會這麼的多。小孩心地單純,很自然地將大人的話視為圭臬,而父母往往利用這個弱點滿足自己的演戲天份,殊不知玩笑一開,脆弱的童心已經遭到荼毒。稍大一點,我立誓,以後決不對自己的孩子開這種慘無天倫的玩笑。

    然而,當我升格為人母,才知道抗拒撒這樣的謊,實在需要極高的道行。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有人說﹐部落客都是不甘寂寞的﹐對此﹐我深表同感。將自身的生活見證﹐從束之高閣的日記本裡挖了出來﹐堂皇公諸於世﹐就是潛意識裡渴望被瞭解﹑被認可的行為表徵。我喜歡到各部落處走走看看﹐也重視大家回覆的隻字片語。很快的﹐我發現﹐這個原本只能稱之為人煙稀少的後花園﹐已被慢慢被踩出一道蜿蜒繽紛的花徑。訪客雖然沒有多到絡繹不絕的程度﹐至少﹐固定駐足的讀者增加了﹐也時見浮上水面與我交流談心的朋友。我的重心﹐因此由其他兩個據點慢慢轉移到此處。

今年之於我﹐可謂風風雨雨的一年。從五﹑六月發現身體出現異兆﹐七月掃描檢驗﹑八月開刀﹐九月化療到現在﹐我還在努力調適心情﹐並克服身體上的種種不適。幸而許許多多素未謀面的好朋友們﹐在我面臨低潮之際﹐前來加油打氣﹐甚至給予許多養生方面的寶貴意見﹐讓我在風雨飄搖中重新站穩了腳步。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5) 人氣()


化療是一種耗時耗力的密集抗戰﹐需要絕對的休息與調養﹐不宜過度勞累。是以大多數癌症患者﹐為對抗層出不窮的副作用﹐在化療期間﹐不僅把工作放一邊﹐也避免出入細菌滿天飛的公共場所﹐。

為了八月九日的卵巢手術﹐自八月一日開始﹐我暫停工作。巧的是﹐八月下旬﹐即第一次化療的前兩週﹐老公雙胞胎弟弟的兒子來美國唸書(女兒的堂哥出生於德州﹐在台灣受教育至國二)﹐於是﹐弟妹帶著他﹐扛著三箱行李﹐從台灣風塵樸樸地前來亞特蘭大伴讀半年﹐而這半年﹐正好與我的化療期間重疊。打從聽說他們要來﹐我心裡不免犯嘀咕﹕「你們還真會挑時間哪!老子開刀後體弱﹐化療時體虛﹐到時可別肖想我有力氣照顧客人....」然而﹐一個多月過去了﹐事實證明﹐之前的顧慮全是我的小人之心作祟。

老公這對雙胞胎兄弟﹐不僅長相神似(天啊﹐兩個一模一樣怪咖!殺了我吧)﹐連說話聲音﹑脾氣乃至小動作幾乎如出一轍﹐唯一不同的是挑選老婆的標準。我是個典型的雙子﹐活潑好動﹑凡事虛張聲勢﹐東拉西扯﹐對家事興趣缺缺﹐而這個大我四歲的弟妹﹐則是典型的巨蟹居家女﹐平日進退有據﹐素喜縫縫補補﹐烤蛋糕﹑做餅乾尤其拿手﹐自從她來了以後﹐我過的是前所未有的的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悠閑生活﹐每天吃飽即睡﹐睡飽再吃﹐換句話說﹐我非但沒能照顧他們﹐反而被照顧得妥妥貼貼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那一天﹐是女兒學校管弦樂團的演奏會。

  坐在觀眾席﹐開場前30分鐘﹐我想著你。

  四週很吵。除了孩子們臨場練習的絲竹聲﹑毫無節奏的腳步聲﹑手機鈴聲﹐還有家長談笑的嗡嗡聲。擁擠的聲浪持續了將近10分鐘﹐慢慢重疊在一起﹐壓縮成一顆超重的保齡球﹐陡然陷落地板裡。我感覺不到那些雜音了﹐耳膜仿彿貼緊在真空管縫隙似的靜悄悄的純粹﹐剩下的﹐除了思念﹐還是思念。

  從遠距離看著觀眾席的自己﹕一個裝扮樸素的女子﹐戴著無邊眼鏡﹐在異國一隅懶洋洋坐著﹐膝頭上很不合時宜地放了一本‘海邊的卡夫卡’﹐攤開的書頁正面對面發著愣。我的左右各有一名濃妝艷抹的婦人﹐手上是猩紅的寇丹﹐令人眼花繚亂的首飾散發著俗麗的光芒﹐兩人不約而同穿著夾腳高跟鞋﹐翹起二郎腿晃啊晃的。

  我低頭﹐看著自己素淨的雙手﹑中規中矩的包包鞋﹐內心輕若無物﹐除了滿足。「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簑煙雨任平生。」東坡先生在風雨中既不為所動﹐反而吟嘯徐行﹐驀然回首﹐自是無風無雨也無晴了。也許是自以為是吧﹐總覺自己也正在慢慢凌駕物質界定的層面﹐曾幾何時﹐我不再追尋流行的尖端﹐也不再汲汲營營於表相的成就。各種類型的文字﹐早已取而代之﹐給予我無上的平靜與快樂。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日子在沉默的河裡流淌著憂傷。我隱遁在陰鬱的堡壘﹐再一次﹐為更多失控的狀況擊毀。

    很久沒有這樣了。

    早上起床﹐睜開眼﹐我依然躺著﹐任由無端的淚從眼角滑落枕畔。

    親愛的﹐這時候﹐你正在下班的路上。你可知道﹐昨夜在線上與你戲謔談笑的我﹐幾分鐘前﹐經歷過什麼樣的夢境。你可知道﹐此刻﹐你的寶貝﹐正絕望地流著淚。她不想起床﹑不願上班﹐甚至﹐她的求生意志薄脆如深秋的楓葉﹐只要足尖那麼微微一踏﹐脈絡中怒衝的血液﹐足以在瞬間將她淹沒。

    你總是那麼的忙。公事﹑私事﹑不可抗力的外務﹐把我們僅剩的時光切割成碎片。你的雙肩駝負著自身的心事﹐即使如此﹐每當我鬱鬱寡歡﹐你卻又回過頭來﹐耐心逗我一笑﹐一次﹑兩次﹐我接受得心安﹐你付出得快慰﹐然而﹐當越來越多的狀況一再將我擊倒﹐當憂鬱習慣性地肆虐每個長夜﹐我已經不知如何面對自己﹐更不知該以什麼樣的面貌﹐回應你的關切與猜疑。

    這些年來﹐我是個被囚禁的罪犯﹐以迴光返照的青春償付過往的罪愆。在這個四面都是牆的幽禁歲月﹐不快樂的理由可以有千百種﹐快樂卻只是春華一現的奢侈品。親愛的﹐你一直對我深具信心﹐而我﹐在許多渴望見你﹑卻又害怕見你的夜裡反覆思量之後﹐只能決定暫時棄守了。我的沉痾已深﹐任憑再多的期許與擁抱﹐恐怕永遠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昨夜﹐我夢到了絕望。

    絕望﹐是一條綿長而沒有盡頭的鐵軌。我坐在空蕩蕩的車廂裡﹐舉目四望。窗外沒有柳暗花明的風景﹐只有無邊無際的晦暗。火車穿過一個又一個黑沉的隧道﹐黎明的曙光卻遲遲不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