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夜裡﹐她剛完成一個project。連日來的緊張鬆懈了下來﹐突然像是沒了目標﹐雙手也不知往哪裡擺。她很難得的在網上到處亂晃﹐無意中晃進一個為美國東岸華人設置的聊天室。

  她一直以為﹐網上聊天﹐是浪費時間的愚行﹐是以幾乎從不上聊天室。那天登入之後﹐起初也不過存著好玩的心態﹐睥睨著那幾個半夜睡不著的曠男怨女打情罵俏。後來漸漸注意到﹐頻繁對話的三女兩男中﹐有個暱稱Justin的﹐「古意」得可愛﹐對於「今天過得好嗎﹖」這類應酬式問候﹐回答得相當認真﹐該說的、不該說的統統說了﹐只差沒有交代當天拉了多少屎、做了幾次愛。他的老實引來一陣訕笑﹐隔著螢幕﹐也讓人感覺到他的窘迫。她天生有一種草莽本性﹐看到弱者﹐會禁不住扶持一把﹐於是她想也沒想﹐即浮出水面與大家打招呼﹐閑聊之中不時替他頂回一些刻薄的字句。

  突然有個小視窗打開了﹔是那個Justin以悄悄話的方式向她道謝。她打開Justin的名片檔﹐看到這樣的自我介紹﹕


台南‧台北‧波士頓‧紐約﹐
我用二十年時光逆溯浮生
家﹐卻漸行漸遠。


  就像一根心弦出其不意被挑起﹐「錚」的一聲混雜著尾音在耳邊嗡嗡打轉﹐她想起遠在台北的家。這個男人離家二十年的寂寞與她淺淺的鄉愁相比﹐似乎超越了地平線的遙遠距離。

  因著同情與好奇﹐她與Justin在小視窗個別聊了起來。原來﹐他也是因緣湊巧﹐頭一回踏入聊天室。雖然與她同是虛擬世界的嫩咖﹐對人﹐他卻多了幾分孩童式的天真和信任﹐才聊開沒幾句就把自己的家世背景全盤托出。

  他自小生長於台南﹐十五歲到台北唸高中、大學。來美國拿了學位﹐即在大紐約地區一直待了下來。算算年紀﹐他大她整整十二歲﹐而今依然孤家寡人。

  兩人從台灣小吃聊到紐約牛排﹐從填鴨式教育說到美式的自由學風﹐這一聊﹐牽牽絆絆﹐竟搞到半夜三點多。意猶未盡之下﹐相約第二天同一時間續攤﹐接下來﹐又有了第三天﹑第四天...。從此﹐線上交談成為她每夜的節目之一。

  她自詡擁有超齡的世故﹐也深諳網路無帥哥的真理。對這樣的良性互動﹐她無意往更深一層的意義探索﹐只覺他滄桑中難得的純真形成一股魅力。不同於男友直來直往的個性﹐他稍嫌靦腆﹐卻也體貼可喜。他就像一壺溫牛奶﹐微寒的夜喝上一杯﹐有安定神經、平撫睡眠的功效。心情不佳的時候聽他安慰幾句﹐下線時﹐情緒就平靜了許多。漸漸的﹐聊天平台從聊天室換到MSN﹐她更習慣這麼一個朋友的存在了﹐而動不動就抱抱親親的網路禮儀使兩人之間不知不覺產生一種模糊的情愫。

  男友的思想偏向大男人主義﹐兼且個性急躁﹐好幾次她興沖沖盼著他﹐見了面卻又不歡而散。相反的﹐每個晚上﹐Justin總是忠心耿耿守候線上﹐當她忙著趕作業時﹐在一旁安靜不出聲﹐晚了﹐又及時提醒她早點兒睡。雖然是虛擬世界﹐她卻感受到他真實的關切。

  有一回和男友吵了架﹐她氣呼呼地上線﹐存著報復和微妙的期待﹐第一次把自己的照片傳給Justin。

  看了照片﹐他驚為天人﹐從頭到腳讚美了一輪。她很了解自己不過中人之姿﹐但崇拜式的吹捧似乎產生催眠作用﹐聽了倒是受用得很。她一高興乾脆連手機號碼也給了他﹐同時拿到他的電話號碼。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