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收拾完畢,走出餐館,冷不防,一個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妳今天好晚啊。本來以為妳請假,不打算等了。」
 
    靖平淚痕未乾,只勉強一笑,繼續往前走。
 
    「妳哭過了﹖發生什麼事﹖誰欺負妳了﹖」老陳連忙跟了過來,頻頻追問。
 
    一早在舅媽那裡碰了個釘子,晚上在餐館被喝來喚去,老陳是一天下來唯一對她流露溫情的人了。靖平鼻子一酸,摀著臉,又嚶嚶哭了起來。
 
    「別哭,別哭。」他拍拍靖平的肩,見四週人來人往,提議道﹕
    「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好嗎﹖有什麼事說來聽聽嚜。」
 
    靖平順從地尾隨老陳,走進一家全天營業的快餐店。老陳自作主張點了沙朗全餐,柔聲說道﹕
    「什麼都別想,吃飽再說。」
 
    滋滋作響的鐵板牛排,蒸騰著和她聞慣了的中菜截然不同的香氣。折騰了一天,靖平突然覺得餓了。她刀叉並進,很快把套餐吃得一點不剩。
 
    咖啡和甜點上了桌。老陳往椅背一靠,試探地問﹕
    「發生了什麼事﹖說出來聽聽吧,別老悶在心裡。」
 
    靖平手托下顎,雙眸慢慢泛起淚光。咖啡這麼香醇,牛排這麼美味,對坐的男子,眼神如此溫柔、語調是何等關切。有人照顧、有人憐惜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倘若這就是傳說中的幸福,那麼,何不掂起腳尖,牢牢抓住它呢﹖
 
    「前年聖誕節,你提出一個互惠的建議....」她聽見自己的聲音,遙遠得彷彿來自數十億光年外的宇宙黑洞。「後天要註冊了,我還差三千元。我已經沒有辦法了,想轉學,一時也來不及....」
 
    老陳雙眼一亮,「別急,妳從頭到尾慢慢說給我聽。」
 
    靖平低頭,靜默了幾秒,開始娓娓道出事情的梗概。從昨夜母親的來電、今晨舅媽的奚落、晚間被女客羞辱,一直到方纔小老闆的怒斥為止。她一向口拙,細節也只約略帶過,然而,認識老陳以來,這還是靖平第一次對他說了這麼多的話。老陳動容了,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末了,長嘆一聲﹕
    「妳啊,就是愛逞強!要是妳早些時候答應我,不就可以少吃一點苦嗎﹖」
 
    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輕輕磨蹭。靖平想抽出手,卻反被握得更緊。他的膚質有些粗糙,手掌厚實而溫暖。在他灼熱的眼神下,靖平調開頭,兩頰泛起紅暈。
 
    「改天妳把那一千元送還妳舅舅吧。雖然我不是什麼大富翁,至少比他強一些。我的貿易公司年年賺錢。三個店面,這幾年景氣不佳,勉強打平。幾棟房子,房租倒是按月在收....」他遲疑了一下,問道﹕
    「大一點的房子,最近全租出去了,只剩下一間套房空著。妳暫時搬到那裡,以後再換成一房一廳的,好嗎﹖」
 
    「地下室那裡我住得挺習慣的。你把套房租給別人吧。」靖平不想欠他太多人情,何況她一個人,住公寓似乎太豪華了。
 
    「傻瓜,不住公寓,我怎麼方便....找你﹖」
 
    靖平聽得他話中有話,臉又紅了。
 
    「呃....妳是...處女嗎﹖」
 
    她震了一下,迅速看了他一眼,搖頭。
 
    「那就好。」老陳鬆一口氣,玩笑似地說﹕
    「這麼一來,我的罪惡感可以減輕一點。」
 
    老陳的眼神直接得近似赤裸,彷彿飢餓已久的豺狼,見獵物入甕,恨不得立即將她生吞活剝。她開始後悔了。難道,貧窮果真令人喪失廉恥心﹖還是說,她骨子裡本來就含有淫蕩成份,因而禁不起老陳的溫情攻勢﹖今晚,她八成失了心、著了魔,要不然,怎會主動對這個年逾五旬的男子投懷送抱﹖
 
    「算了,我們還是不要...。我覺得這樣不好。」靖平抽出自己的手,神色淒惶。「錢的事,我另外再想辦法,大不了非法半年....」
 
    「別這麼死腦筋了。後天就要註冊,妳哪裡弄得到這麼一大筆錢﹖」老陳一臉不可思議。「非法﹖妳以為兩手一攤,熬過半年轉個學就算了﹖去年紐澤西有個大陸留學生,我朋友的朋友﹐也是沒錢註冊,暫時非法居留,結果呢﹖被移民局遞解出境了。雖然這是極少見的倒霉例子,但也決非不可能。」
 
    這番話雖有危言聳聽之嫌,對年輕的靖平依然產生了阻嚇作用。她眉頭深鎖,苦惱地看他一眼。
 
    「女人啊,再怎麼強,總得有個人倚靠才是。況且妳也不是沒經驗....」老陳察覺靖平變了臉色,趕緊解釋﹕
    「跟我在一起,妳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妳非但不必再端盤子,也不需轉學。妳成績這麼優秀,應該風風光光從名校畢業才對,妳說是不是﹖放心,我保證會好好待妳。就算有一天,妳不再需要我的資助,甚至想嫁別人,我也不會拉著妳不放....」
 
    老陳的每字每句,彷彿綿綿春雨,一滴滴滲入她枯旱已久的心靈。她沉睡經年的希望復甦了﹗綠油油的明天正在眼前萌芽。即使還有些微的不安,此刻已化作黎明前的孤星,迅速被耀眼的陽光遮蔽。
 
 
    她點點頭,笑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Dear All,
    考慮再三
    還是決定暫時把靖平推入火坑
    沒辦法捏
    因勢利導﹐這只是她應付生活的權宜之計
    (馬的﹐當初應該把老陳塑造得帥一點﹐討喜一點...)

    OS:吼~~妳如是琉璃寫不過癮嗎?神經病。
  • 小皮
  • 哎...
    這就是現實嗎?
    好難過喔...
  • Dear小皮﹐
    乖乖﹐別擔心捏
    靖平以後會越來越好
    在那之前﹐嗯﹐只能暫時委屈她一下...

    ilovesonata 於 2007/10/02 12:06 回覆

  • Vince
  • 人心是很奇怪的動物。一點不假。孔孟一大堆的“人性本”﹐其實都是廢話。坐在廟堂上看下去﹐很難了解“小人”的生活。
    可是小邪這一段的發展﹐卻使我想到在廁所大喊趕羚羊的故事。
  • Dear Vince,
    其實老陳基本上對她還不錯
    不過想罵髒話是必然反應
    這麼一個水蔥兒似的小女生就要羊入虎口了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0/02 12:08 回覆

  • 藍鬱
  • 超不爽的啦!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靖平就快要被那個色老頭給玷污了啦!
    嗚~~都是那個臭姜霆害的,我不要啦!
    這真是沉重的故事,要一直含淚看下去嗎?
  • Dear藍鬱,
    這只是過渡期
    我會儘快把老陳收拾掉
    以後靖平會漸入佳境
    雖然她的苦難還沒結束

    是說﹐她也夠可憐了
    才20歲不到
    離鄉背井﹐又窮又弱
    先吃一些苦
    以後就倒吃甘蔗囉^_^

    ilovesonata 於 2007/10/02 12:12 回覆

  • shoshay
  • 這個故事很不討喜耶
    到目前為止沒有角色喜歡的
    靖平多小啊 怎麼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被遣送回台就回台啊
    要不休學半年賭賭看
    然後還有國際學生辦公室可找啊
    寄宿家庭啦 人家大陸來的門路都多
    以前一個大陸朋友
    說她來的時候跟親友借了美金八十元
    就來了 住寄宿家庭
    然後努力申請獎學金
    也有賣I20的啊 或是語言學校
    先混一學期嘛
    怎麼過都比這樣混下去好
    真是氣人耶 這女生真笨
    對不起啊 當了媽的 最討厭看到笨女孩
  • Dear小姐姐﹐
    嗯嗯﹐我也認識了幾個如妳所述的大陸同學
    剛來美國時身上不超過100美金
    也是這麼撐過來了
    不過靖平天生個性就悶
    比較膽小﹐也不懂尋求門路
    加上出國之前一直被父母保護得好好的
    應變能力和膽識自然比較弱

    姜霆和國禎都是好人
    靖平以後會很幸福的
    這是文藝﹐而非言情
    所以吼﹐粗糙的現實還是要面對滴:P

    ilovesonata 於 2007/10/02 12:17 回覆

  • 懶人
  • 被妳叫藍鬱怪怪的,我還是繼續叫懶人好了....^^
  • 藍鬱筆劃太多了啦XD
    真的
    而且吼~~當電腦字體設定為超小時
    乍看之下
    所有筆劃擠在一起
    容易混淆視覺哦
    嘿﹐我還是喜歡叫妳懶人

    ilovesonata 於 2007/10/04 13:4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