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交待︰

「哦,盈真...」Mitch再次抱緊她,激動地、喃喃地說道﹕「當初妳為何不告訴我實情﹖明知那傢伙人格有缺陷,為何偏要嫁給他﹖為什麼你總是一心為我設想,寧可獨自揹負背叛的罪名,寧可我心壞怨懟,忍辱求生了這些年....」

「因為...」盈真仰起頭,兩頰的淚好似精彫細琢的水晶,在夜燈下透著微光。「因為....,我愛你。」


===================我是變態分隔線=================-


 「盈真...」他想說些什麼,但喉頭被一陣突來的苦澀給淹沒了。

「你的脾氣,我再清楚也不過了。就像我信上說過,倘若讓你知道實情,氣憤之下,你很可能放下學業,回台為我討回公道。甚至親手殺了那人也說不定...」盈真打了個寒顫。「當時你正在準備碩士資格考,我怎麼能讓你淌進那灘渾水﹖我們兩個,只要其中一個幸福,那就夠了....」

「小乖...」Mitch的指尖滑過她秀挺的眉,微彎的唇,夢囈似地低語﹕
「妳好傻...」

「惡霸,我愛你。從十八歲那年和你在社團活動認識,這些年來,我的心裡從沒有容納得下其他人過,只有你,只有你...」

Mitch再也按捺不住醞釀了整晚的情緒,他低下頭,嗅著她的長髮馨香,嘴唇自頸間慢慢滑過她細嫩依然的臉頰,然後急切地搜尋她的唇。那張微顫的、蝶舞似的紅唇,有著他過往熟悉的香味與觸感。唇齒相接,她微微抗拒了一下,又很快迎了上來,在深不見底的回憶渡口,他不由自主地被捲入驚濤駭浪的時空中。

也曾經是這麼一個清明的夏夜,地點是溪頭度假小屋,兩人在陽臺忘情相擁,恨不得融入對方形魄之中。那時,盈真瞞著家教嚴謹的雙親,與他南下共遊﹔那時,兩人不滿二十。事隔多年,他依然記得,身著嫩黃洋裝的盈真,為第一次的奉獻,雙頰泛紅的羞澀模樣....

Mitch試探地往她挺俏的胸部探了過去,她沒有拒絕,反而緊貼他的肩臂。在他的懷裡,她仿彿一團輕如無物的棉花,飄飄然的衝擊裡,他感覺不到實質的重量,只想進一步尋究記憶的源頭,追索那一把昨日之鑰。

倘若她是熱焰,他就是芯子引燃下的蜂蠟。這道火線,從陽臺燃燒至客廳,又快速綿延到臥房。他聽不見周遭的任何聲響,只覺體溫逐漸攀升,肢體一吋吋融入火舌之中。正當他全身上下就要化為滾燙的燭淚,一串尖銳而短促的嗶嗶聲仿彿爆裂的鞭砲,在寧靜的夜裡炸開了花。

是Mitch手腕上的電子錶鬧鈴。

他慌忙坐了起來。有幾秒鐘的時間,他的雙足仍舊陷溺在回憶的沼澤,然而,一種溫柔而執著的悸動把他的意識一點一點拉回岸頭。

「好可愛的手錶...」盈真抓起他的左腕,細細端詳那隻與他的年齡身份不甚搭調的米老鼠手錶。

一年多前,Mitch與靜靜同遊花蓮,兩人有了肌膚之親。Mitch錶上的轉鈕在親熱時不慎脫落,回台北後,靜靜用自己打工賺來的錢,買了這只米老鼠手錶送給他。Mitch非常珍愛這只錶,儘管畢業後每天西裝革履地上班,依然一直戴在手上,為此,同事們不時開他玩笑,他卻也不以為杵。

Mitch的工作壓力大,他經常把工作帶回家,往往一頭栽了進去就錯過睡覺時間。靜靜搬離他的公寓時,特地將他的手錶鬧鈴調至每晚十一點十分。

「記得喔,無論再忙,只要鬧鈴一響,你馬上得立刻停止工作,準備洗澡睡覺。」靜靜把手錶遞給他時,鼓著稚氣的臉蛋,像個小媽媽似的一再叮嚀﹕
「當然,臨睡前一定要打電話給我,讓我確定你沒有熬夜,要不然我會很擔心很擔心。」

靜靜,今晚妳獨自在家,必然很寂寞吧﹖空蕩蕩的屋子,是不是讓妳感到害怕﹖妳哭了嗎﹖對於我突然斷訊,妳開始擔憂了吧﹖或者,妳已經坐在書桌前生了一晚的悶氣....

Mitch垂下頭,十指插入濃密的髮裡,久久不能自已。

「惡霸,妳怎麼了﹖」盈真靠了過來,長及肩的直髮拂落在他裸露的胸膛,是令人心旌蕩漾的麻癢,也彷彿危機四伏的蛛網。

他不著痕跡地撥開她的髮,從床頭拾起白色罩衫,輕輕披覆在她衣衫不整的胴體上。

「盈真,對不起。我差點兒就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不行,我無法和妳共處一室,誘惑太大了。」他顫抖著聲音說﹕
「這附近有一家旅館。我現在送妳過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突然感覺背後冷颼颼的<br />
    好像有許多充滿怨毒的眼神箭一般的穿刺心口<br />
    呼呼﹐別扁我啦<br />
    雖然....的確耍你們很久了<br />
    <br />
    (腳底抹油~~)
  • natumicat
  • 天啊<br />
    天啊天啊<br />
    沒有做嗎<br />
    果然沒事嗎<br />
    再看一次<br />
    真的啥都沒發生嗎<br />
    天啊<br />
    我好高興又好失望啊<br />
  • pwipwi
  • 哇, 終於看到新的一篇了.<br />
    請問, 碩士也要考資格考哦?
  • ilovesonata
  • Dear女兒﹐<br />
    哈哈<br />
    妳的感覺﹐我了^_^<br />
    又期待﹐又怕靜靜受傷害.....<br />
    Mitch竟然因為一只便宜手錶緊急煞車<br />
    想了就覺得奇妙又詭異
  • ilovesonata
  • Dear pwipwi,<br />
    嗯嗯﹐看學校﹑看科系規定<br />
    Mitch學校在PA﹐不算好唸<br />
    有QUALIFICATION考試<br />
    (有的學校甚至還有口試耶﹐不是博士班唷)<br />
    <br />
    以前我那間學校比較平民級<br />
    2個PROJECT通過就OK
  • pwipwi
  • 人家以為妳把PHD寫成碩士了, 呵呵<br />
    我以前念的碩士學位更簡單<br />
    課修完就差不多了<br />
    我老公他們學校也是做project就可以<br />
    說真的, 以前不曾聽過碩士要資格考咧<br />
    算是長了見識
  • 懶人
  • 唉,按照常理來說,男人是不可能拒絕得了這種誘惑的!
  • susanwu
  • 他在心靈出軌之前<br />
    硬是把自己給拉回來<br />
    (當然啦 若不是有那隻手錶 我想他就會這樣僚下去吧 :P)<br />
    靜靜的手錶萬歲 呵呵 :P<br />
    我來亂的... ^^"<br />
  • ilovesonata
  • Dear pwipwi,<br />
    我剛出國時﹐<br />
    本來打算一學期後轉到費城附近一間不錯的學校<br />
    很純粹很清幽的大學城<br />
    內地人也比紐約人純樸許多<br />
    但那學校也是要碩士資格考<br />
    那時我天不怕地不怕<br />
    根本不把它放心上<br />
    後來有人勸我別轉<br />
    理由是﹐在紐約唸得好好的<br />
    何必給自己添麻煩<br />
    況且很多學校資格考很機車<br />
    後來就沒轉了<br />
    那個勸我別轉學的<br />
    後來成了我老公:P
  • ilovesonata
  • Dear懶人﹐<br />
    呵呵﹐對啊<br />
    要是我﹐就先"撩落去"再說XD<br />
    <br />
    <br />
    Dear小皮﹐<br />
    嗯﹐對啊XD<br />
    一隻萬字起跳的名錶<br />
    比不上附有鬧鈴裝置的平民級卡通錶<br />
    米老鼠手錶真是便宜有料又有效啊XD
  • Vince
  • 我贊成小邪的作法.機會稍縱即逝.永恒的後悔呀. <br />
    <br />
    勸人不要轉學,就可以賺個嬌美的太太. 這一招要傳下去.
  • ilovesonata
  • Dear Vince,<br />
    哈哈<br />
    這招的確很管用<br />
    至少對我來說如此<br />
    <br />
    <br />
    說來說去都是緣份<br />
    我老公本來在OH的某某名校<br />
    (比紐約那間高明許多)<br />
    後來因鄉下地方生活淡得出屎<br />
    加上他大學死黨慫恿+奔波<br />
    一學期後﹐他就捲鋪蓋轉到紐約<br />
    也認識了剛出國的我<br />
    那時我們各自有BF﹐GF<br />
    沒想到後來竟然走在一起<br />
    現在想想﹐覺得命運真是奇妙啊
  • shoshay
  • 多看小說多學招數<br />
    這點要牢記啊<br />
    可是天底下誘惑何其多<br />
    端看那人有沒有良心了<br />
    所有事都是緣分<br />
    早一點晩一點認識<br />
    故事就不同了<br />
    現在是由許多過去堆砌起來的<br />
    即使再多悔不當初<br />
    如果沒有過去 也沒有現在的緣<br />
    好奇妙啊
  • ilovesonata
  • 小姐姐說得極是<br />
    許多的過去<br />
    堆砌成現在的自己<br />
    即使有懊悔有惋惜有慶幸有思念<br />
    也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因緣啊<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