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聲音出奇的好聽。低沉、溫暖﹐還帶著大提琴聲特有的厚實感。習慣了男友的毛躁善辯﹐他不慍不火的語調自有一番新奇的魅力。


  第一次通話﹐雙方都頗為對味﹐於是﹐無聲的交談再也不能滿足他們。除了三天兩頭互通電話﹐Justin亦屢次寄小禮物和親筆信到她的郵政信箱。以理工科的標準來看﹐他的文筆算是不錯的了﹐而他一手剛健遒勁的字體更是具有殺傷力。她就像個看見酒瓶即忍不住想聞聞香氣的酒鬼﹐對這個溫文儒雅的男人的愛慕與好奇逐日以加乘累積。

  就現實的觀點﹐男友還在苦拼學業﹐能不能唸得出名堂未見分曉﹐而Justin可是正牌博士﹐也是全美排行前一百名公司裡的主管級人物。雖然年紀是大了點﹐但感覺上是個體貼的新好男人﹐比年齡相近的男友與她針鋒相對的火爆關係還要有意思得多。女人天生是算計的動物﹐愛慕虛榮的她更是個中翹楚。即使攀登熱戀的山頭﹐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伺機物色其他風景更美的高峰。

  她問他要過照片。他以相當抱歉的口吻說﹐他生平不愛照相﹐是以手邊沒有什麼照片。話一說完﹐怕她誤解﹐馬上補充道﹐他打算買台數位相機﹐自拍後傳給她﹐但看了照片千萬別對他的長相失望。

  這樣的遷就反倒令她不好意思了。她盲目地相信﹐一個聲音好聽﹐態度誠懇的男人﹐必定也懷有謙虛的美德。畢竟﹐男人的好看難看並沒有具體的標準﹐重點只在於順眼與否。在電話裡﹐她故意嬌嗔地責怪他小看了她﹐並一再強調自己絕非耽溺於皮相的俗物﹐否則也不會愛上素未謀面的他。

  對於線上劈腿﹐她的罪惡感並不深。甚至﹐她刻意在言談中抹黑自己的男友﹐並暗示兩人隨時可能完蛋。每回她誇張描述男友的惡形惡狀﹐總引起Justin的一陣心疼與安慰﹐於是她越發裝著楚楚可憐的模樣﹐企圖讓這個條件優秀的「備份」對她死心塌地。

  原先計劃和男友在情人節當日到紐約上州滑雪﹐連旅館也訂了﹐不料兩天前突生狀況——男友的project出了問題﹐必須在deadline之前修改完畢﹐否則會死得很難看。這表示﹐兩人的滑雪計劃泡湯了。

  想到情人節週末又要一個人窩在斗室裡吃泡麵﹐她悲從中來﹐在電話裡又哭又鬧﹐連同出國以來的舊恨新愁也一併揪出來算總帳。男友本已情緒不佳﹐禁不起她這一鬧﹐乾脆對著話筒大吼﹕
「和我在一起讓妳受盡委屈了是不是﹖想分手就請便﹐別說我涎著口水拉著妳不放!」

  沒等他說完﹐她用力摔掉電話﹐伏在書桌前氣哭了。莫名其妙嘛!從前在台灣﹐兩人還親親熱熱的﹐不料出國後全變了。忙碌成了他壞脾氣的藉口﹐每次稍有不順心﹐受氣的是她、看盡臉色的是她﹐那麼﹐是不是也該由她提出分手才算合情合理﹖反正又不是沒人追﹔條件比他好的這裡多的是!

  拿起話筒﹐她想也沒想﹐直撥Justin辦公室﹐火速敲定情人節中午見面。他又驚又喜﹐立刻在餐廳訂了位﹐並探問她的住址﹐打算當天過來搭載。

  猶豫片刻﹐還是保留了一點隱私。她推說週末有事在外﹐自行搭地鐵過去即可。這段日子﹐雖然情也談了﹐愛也說了﹐整體的感覺卻像一幅少了最後幾筆的油畫。他的高薪高學歷仿彿催情的美酒﹐她應和他的熱情﹐在迷迷糊糊中擺出媚態﹐意識倒還殘留一絲清醒﹐好似酒醉的人﹐想吐的時候還知道必須趴在馬桶上吐一樣。

  前一夜睡得不好。早晨起床﹐見鏡中的自己慘白著臉﹐駭了一跳﹐趕緊塗抹整修一番﹐然後換上成套Victoria’s Secret的火紅內衣。為展現前凸後翹的曼妙身材﹐二月的大冷天﹐很神勇地穿上高領挖肩洋裝。黑絲絨襯著白嫩修長的肩臂﹐小巧圓潤的雙乳驕傲地張凸前胸﹐她左看右看﹐不由得感嘆自己實在美得沒有天良。她匆匆忙忙套上大衣長靴﹐到了車站﹐正好錯過一班地鐵。

  一路搖晃到42街﹐再轉搭綠線往北﹐待走出車廂﹐早過了約定時間。她在地鐵站出口瞭望了一下﹐遠遠看見日本料理的招牌﹐便急急忙忙往那裡開步。猛然﹐一團龐然大物像座山似的堵在前頭。她收不住腳﹐差點兒撞上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玉婷
  • 很好看ㄋ<br />
    希望姐姐多貼一些文
  • ilovesonata
  • Dear 玉婷﹐<br />
    謝謝妳^^<br />
    我會三不五時就來更新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