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波許多天,腳底磨出了水泡,依然徒勞無功。一天晚上,靖平疲憊地回到住處,拿出前一天的剩菜,卻胃口全無。她癱在床上,孤獨而絕望得想落淚。這時,房東過來敲門,請她和另一位室友上樓吃海鮮餃子。

    她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推說不餓。房東太太眼尖,看到飯桌上一張打滿紅圈圈的報紙分類廣告,問靖平是不是在找工作。

    「嗯,好幾天了,拿學生簽證很難找工作.....」靖平聳聳肩,竭力裝作不在意的模樣,眼眶卻紅了。

    「其實,很多華人公司寧願僱用非法,因為打黑工的一般比較賣命,薪資也較低。據我所知﹐不少華人餐館是透過職業介紹所徵人的,妳沒去試試看嗎﹖」

    「沒有。」她低頭,有氣無力的說道。兩天前,她曾在介紹所門外徘徊許久,隔著玻璃門,看著煙霧瀰漫的辦公室,以及一些皮膚黝黑、操著潮州話或廣東話的男子進進出出,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走進去。從側面聽說不少職業介紹所的黑暗內幕,對那樣複雜的場所,她難免有先入為主的恐懼。

    「對了,龍祥園妳知道嗎﹖就是羅斯福大道那家餐館,他們廚房打雜的小陳下星期要走。」房東太太從頭到腳打量她一眼。「老闆娘跟我算熟,昨天在街上碰見還聊了幾句。妳看起來這麼文弱,可願意打餐館工﹖」

    「願意。」靖平連忙點頭。「暑假一天天過去,到現在還沒有收入,我心裡好著急....」

    房東太太倒也熱心,她拍拍靖平的肩,安慰道﹕
    「吃完餃子,我帶妳上龍祥園一趟。萬一不行,我再問問其他朋友。找工作沒問題的。」

    餐館打工的事,當晚就敲定下來。或許因為有人陪同壯膽,靖平一反平日的木訥,與對方娓娓而談,還趁著行將打烊的空檔,在廚房露了一手剁蒜末切蔥花的功夫。老闆娘本來嫌靖平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樣,不適合廚房烏煙瘴氣的粗活,見她身手俐落,即點頭應允了。

    龍祥園是一家規模中上的川菜館,座落於繁華的法拉盛市中心,與靖平住處大約相距十分鐘腳程。走進塵埃不染的自動玻璃門,迎面是紅黑相間的中式裝璜,以及泥金題字的具幅扁額。檯布是雪白的,刀叉也簇新得嶄亮。美其名曰川菜館,實際上賣的是南北合兼港式燒臘。老闆也是台灣來的,一家三口坐鎮餐廳。老闆掌大廚,老闆娘管收銀,三十來歲的獨子是餐廳經理,負責外場的座位調度以及人事管理,再加上六名企檯、廚房的二廚和洗碗打雜工,以及負責送外賣的小弟,組成十幾個人的堅強陣容

    衝著房東太太的面子,靖平的待遇比照有經驗熟手,月薪八百美元。她把一頭長髮高高盤起一個髻,有模有樣地做些洗菜、切菜、剝蝦殼的瑣碎工作。

    開始幾天,動作還生澀,好幾次來不及切好薑末,或是忘了浸泡香菇,被脾氣急躁的二廚罵得眼淚汪汪,後來做上手,反倒還是二廚鼓勵她最多。

    廚房裡另一個打雜的北京女孩見靖平老實可欺,便經常對她頤指氣使,動不動把自己份內的工作丟給她。有時要她切完整袋子的洋蔥,要不就是請她盯著油炸鍋,自己溜到外場找企檯閑聊。對於這些額外的工作,靖平既不推卻,也不抱怨,只逆來順受地埋頭苦幹。其他人看在眼裡頗感不平,對善良的靖平因此增添了幾分好感。

    每天早上,靖平十點左右上工,即一頭鑽進廚房洗洗切切。十一點餐館開門,迎接第一波的午餐人潮。晚餐前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之後一直忙到餐廳打烊,再把廚房洗刷收拾一番,回到家,已經十點多了。

    餐館的工作時間長,工作量大,幾乎從早站到晚。靖平回家,洗去一身油煙味,即睏倦得只想躺平。她想念爸媽,想念姜霆,也想念那個擁擠而熱鬧的眷村。她的鄉愁,是一具無人認領的浮屍,在漫漫長河不斷漂流,找不著停泊的據點。每個夜裡,疲勞匯聚為沉重的石塊,繫上腳踝,她的靈魂,得以在河底的水草和淤泥間短暫棲息。

    她幾乎自虐式地工作著。賺錢,是她現今的唯一目標。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小皮
  • 當我看到她月薪八百
    眼睛真的要掉出來了呢
    我的工作也不過月薪六百多 哈

    我知道不能醬子比啦 嘻
    美國月薪沒有兩千左右是活不下去的
    不過真的感覺自己賺的不多說...
  • 小皮﹐
    這個800還是1991~1992我住紐約時聽說的行情耶
    現在肯定不止
    不過﹐妳說得對﹐不能降子比
    這裡消費水平比較高吧
    而且萬萬稅
    (雖然靖平打的是黑工沒錯)
    我相信600在哥國已經算是相對不錯的待遇了
    而且可以過得很舒服呢^_^

    ilovesonata 於 2007/06/03 12:35 回覆

  • Vince
  • 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像舊地重遊。當然我的日子要比靖平好多多。
    80 年代﹐法拉盛的中餐館還不錯﹐可是要更好的﹐就得到曼哈頓唐人街。週末過去﹐真是天下一大享受。湘園﹐銀宮﹐第一﹐上海456。三﹐四年前去﹐真失望。好的都不知道那去了。又擠﹐又亂﹐又髒。
  • Dear Vince,
    嗯﹐你說的銀宮我去過幾次耶
    記得沒錯的話是港式飲茶
    456也有印象呢
    至於其他兩家﹐就比較模糊了
    當時是90年代
    也許有些餐廳已經改頭換面了
    不過CHINA TOWN整個就是髒亂
    當時我很少去那裡
    (想吃東西﹐FLUSHING就有了:P)
    anyway, 現在亞特蘭大的CHINA TOWN只能算是CHINA PLAZA
    不像紐約真有個"town"
    所以反而挺懷念那裡的說:P

    ilovesonata 於 2007/06/05 14:22 回覆

  • 大貓
  • 好苦的留學生唷
    八年前我出來就沒遇到這樣克勤克儉的台灣留學生了
    能節簡自己煮飯就很了不起了
    可能是真的又窮又省的人不會選擇來紐約市吧
    連大陸同學都比闊的...
  • Dear大貓﹐
    我也蠻慶幸當時不必那樣打工
    雖然學生都嘛很窮
    但那個年代
    台灣留學生多少都還有一點經濟後援
    像靖平那樣窮到辛酸的是有
    但也差不多絕種了:P
    有幾個內地同學我真的很佩服呢
    他們程度都很棒
    但出國門時無法帶太多錢
    (好像有美金管制吧)
    大多是靠獎學金和打工打拼出一片天
    他們真的很不簡單呢

    ilovesonata 於 2007/06/05 14:35 回覆

  • shoshay
  • 八百感覺上很好耶
    大概紐約消費高錢也多吧
    十年前我在幼稚園一個月才四百
    雖然每天只去四小時
    可是稅扣掉三分之一 拿到那一點錢
    都快哭了 
    那時每天換二十多次尿布
    每換一次用肥皂洗一次手
    手都起水泡 還越來越多 好癢喔
    後來在家帶小孩 一小時才二元
    吼 現在過的真是少奶奶的生活
    最後一段形容的好極了
    好可怕的鄉愁
  • Dear小姐姐﹐
    好辛苦哦妳
    換尿布洗手洗到起水泡
    想想好心疼哦

    在家帶小孩也是
    錢少少﹑哪裡也去不得
    而且﹐責任很重大呢

    嗯﹐還是現在好
    就說妳苦盡甘來了捏
    呵呵^_^

    鄉愁啊
    突然想到﹐雖說是描述靖平
    但也可以套用於我呢
    嗯﹐我台灣的家人差不多散了
    整個還真像無人認領的浮屍呢:P

    ilovesonata 於 2007/06/05 14:41 回覆

  • katherine
  • I guess I was a lucky one, $500 per week as a part time waitress over 10 years ago. But I was also helping owner on bookkeeping other than waiting tables, though. Had 3 part time jobs at the same time and 6 courses during that semester was pretty wild, but a roomate from Curacao(one of ABC islands)questioned me not being part of Spanish culture almost killed me. This just refreshes my memory bank and still hard to verify how I felt back then...
  • Dear Katherine,
    所以說﹐靠LABOR真的賺得不多
    多了bookkeeping的background
    雖然還是part-time
    薪水就是比simply waiting tables來得好耶
    妳那時好拼啊
    3個part-time加六門課
    天啊﹐太佩服妳了
    如果是我﹐早就掛了(真的@_@)

    ilovesonata 於 2007/06/05 14:52 回覆

  • 芽芽
  • 她的鄉愁
    是一句無人認領的浮屍
    在慢慢長河不斷漂流
    找不到停泊的據點

    伲坎坎
    伲坎坎

    這到底是誰教你的啊

    是怎樣的情緒
    讓小邪有這樣的靈感
    能夠有這麼傳神的比喻呢!

    老實說
    小時候一定有老師教你們如何想像喔?
  • Dear芽芽﹐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
    熊熊就冒出這個帶點黑灰的比喻
    大概是想到自己吧
    每次回台
    總是這裡住住那裡住住
    感覺真的成了客人
    雖然心在那裡
    所以﹐嗯....
    就比喻得比較悲傷(也誇張了點)

    雖然老師沒教
    但鄉愁的確可以殺死人滴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06/05 14: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