呷罷﹐眾人移駕客廳。男士們圍坐暢談國事——徐伯伯居中侃侃而談﹐其他人正襟危坐洗耳恭聽﹔以徐阿姨和邪媽為首的一群三姑六婆﹐則另闢一角﹐閑聊著工作﹑家事﹑小孩這類令人度姑的話題。兩個連路都走不穩的猴死囝仔黏著我不放﹐一個死命摟緊我的脖子﹐豬哥涎滴得到處都是﹐另一個則在我腿邊爬上爬下。我厭煩得想給他們一掌巴下去﹐礙於老母在場﹐不好發作﹐只得尿遁走避。

廁所旁邊是個三坪大小的書房﹐我閃身入內﹐在成堆政治﹑法律﹑歷史等硬梆梆的書裡﹐找到少得可憐的幾本文學小說﹐坐在地板上翻閱打發時間。

「咦?怎麼一個人躲在這裡?」

驀然﹐一個陌生人聲自頭頂傳來﹐我轉頭﹐姓周的正笑吟吟地俯視著我﹐「徐老師說妳不見了﹐要我…呃﹐把妳找出來。」他盤腿坐下﹐不待我回答﹐接著又問:「會不會覺得…無聊?」

我楞了一下﹐想點頭﹐又覺得似乎太過直接﹐便吶吶說道:
「書…很好看。」

「妳在讀什麼書?」他湊過頭來﹐盯著我翻開的書頁。我正讀著張系國遊子魂組曲的「征服者」﹐女主角的那句情色開場白「讓我在上面好不好?」顯得格外刺眼。他臉一紅﹐調開頭去﹐「我特別喜歡張系國的一篇小說﹐關於保釣運動的…」

「昨日之怒。」我得意洋洋地插嘴。

「看來﹐妳讀過不少書。」他面露驚異﹐語氣中帶著讚賞﹐「這年頭﹐愛讀書的人愈來愈少了。妳年紀這麼輕﹐還靜得下心飽覽群書﹐真不簡單呀!」

「我只愛讀小說。主題太嚴肅的﹐我讀不來。」才被誇一句﹐我尾錐整個翹了起來﹐話也變多了﹐「不少作者﹐把現實中無法成真的理想寄情於小說﹐所以每個故事﹐都具有無限的可能性和延展性﹐這也是小說的特殊魅力所在。」

姓周的盯著我半天﹐突然雙頰一陣潮紅﹐仿彿正用盡吃奶之力和便秘拉鋸似的﹐好半天﹐終於排出了一句:「明…明天﹐妳…妳妳有沒有…空?我想請請請…妳吃... 飯。」

我一臉為難地僵在那裡。馬的勒﹐林祖媽我熊熊忘了今天前來的原因。嗯﹐所謂相親﹐意思大約就是「男女雙方在自願被把的前提下以吃吃喝喝的方式互相判定有無續攤可能性的社交活動」﹐那麼﹐如果其中一方認為沒有繼續往來的必要﹐應該可以明言拒絕吧!

「對不起﹐明天我家裡有事。」我收斂起笑容。

「那…後天呢?」

「不行﹐最近都忙得要命耶。」再白目的人﹐被連續拒絕兩次﹐肯定也懂了吧。

「可以給我…妳妳妳…妳家電話嗎?」他緊張得一再口吃﹐從口袋掏出紙筆﹐遞了過來。

這下子我更為難了。晚餐席間﹐我老母對這姓周的一副愈看愈有趣的嘴臉我全看在眼裡﹐倘若連電話也不給﹐回家後﹐我穩死無疑…

我接過紙筆﹐還在天人交戰中﹐冷不防﹐我老母的聲音自遠至近飄了過來﹐「周世駿啊﹐你們應該約個時間出去走走。我們家小邪才剛放寒假﹐時間一大把呢。」

姓周的畢恭畢敬地站了起來﹐或許自知有了靠山﹐語氣突然變得滑溜順暢﹐「可是﹐她剛剛說家裡有事﹐明天﹑後天都沒空呢。」

幹﹐小人得志。

「快過年了﹐家裡需要大掃除。」我隨口掰了一個很瞎的理由。

「過年還早哩。妳儘管和周世駿出去玩吧﹐家裡不需要妳幫忙。」我老母瞪了我一眼﹐其厭煩的神色很明顯地寫著「少裝了﹐死查某鬼仔﹐哪次大掃除妳不是找藉口開溜啊」。

我兩手一攤﹐認了﹐「時間?地點?」

沒想到﹐光是吃飯地點﹐這姓周的就呲牙咧嘴地想了老半天﹐連個屁也擠不出﹐只好把問題丟回給我。

「忠孝東路靠近立法院那裡有家『靠肴』歐式自助餐﹐你知道吧?」

「我不知道。」

「咦?就在你公司附近耶﹐不是嗎?」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

「那…就去鬥牛屎吃牛排好了﹐南京東路那家。」嘿嘿﹐當年赫赫有名的連鎖平價牛排館﹐總該去過吧。

「南京東路哪裡?幾段?我沒去過。」他一臉赧然﹐頓了一下﹐突然雙眼發亮﹐「對了﹐我們去○○飯店XX廳吃飯好了﹐我們研究所謝師宴就是在那裡舉辦的。」

「不好。」我反射性拒絕了。在那個世代﹐○○飯店的消費頗高﹐吃人嘴軟﹐老子不想欠他太多人情﹐「這樣吧﹐我們去公館的啃得急吃炸雞好了。」啃得急炸雞位於T字路口﹐標的明顯﹐加上白髮老公公桑德斯的大扛棒﹐再瞎的人也絕不會沒印象吧。

「啃得急我知道﹐我經常經過那裡。」姓周的明顯鬆一口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natumicat
  • 啃得急咧...
    是說,對周先生,我怎麼突然產生一種...惻隱之心?
  • 哈哈﹐見到壽星駕到超開心的啦
    讓我再說一次"HAPPY BIRTHDAY!"^_^
    是說﹐把約會地點定在速食餐廳
    對男方應該是一種侮辱吧
    嘿嘿﹐當時太年輕了
    沒想到這麼多:P

    ilovesonata 於 2007/10/31 14:34 回覆

  • winwangee
  • 喝,姓周的和小邪「痛」不合啦
    光是找個吃的就兜不起來
    這個親怎相啊?
  • 是啊是啊﹐
    這男人超宅的
    在台北求學好多年了
    出門還會迷路耶
    我靠
    不過吼﹐後來我帶他到處吃吃喝喝
    也算是公德一件
    (增長了他的見識捏:P)

    ilovesonata 於 2007/10/31 14:37 回覆

  • ㄚ仁
  • 趕鴨子上架 @_@
    原來小邪當年乏人問津,話又說回來,和宅男吃飯是很痛苦的阿,無言...
  • 還好耶
    剛開始很不習慣
    想說怎麼有人這麼遜
    完全和現實社會脫節這樣
    後來覺得那個人其實還OK
    也很快把他"再教育"起來

    臭丫仁
    我娘是擔心我亂交朋友啦>_<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33 回覆

  • susanwu
  • 呃…
    餐廳的名字怎麼感覺都是妳掰出來的啊?
    哈哈哈 但是我越看越覺得好笑~

    最後一個啃得急很經典 XD
    周先生的確急的咧 :P
  • 立法院附近的歐式自助餐店名是我亂拗的
    因為吼﹐當年那家店已經倒了

    哈哈
    是說﹐也不知他在急什麼捏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35 回覆

  • 懶人
  • 好好笑....我怎麼覺得那個男的很危險?
  • 吼~~~
    整個感覺就是羊入虎口嗎
    嘿嘿

    不過雖然他是古意人
    畢竟是男人耶
    危險的是老子啦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37 回覆

  • shoshay
  • 那人真鈍耶
    還窮追不捨 真搞不懂
    啊妳 還跟他吃喝好多次
    他後來不傷心死
    幫他介紹個配一點的才是上策
  • 是啊﹐吃吃喝喝的
    而且莫名其妙的還越來越有話聊
    不過那時我很粗魯耶
    (因為不是我的菜﹐所以整個真面目就露出來了XD)
    這樣他還會潦落去
    偶也...沒辦法捏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40 回覆

  • Vince
  • 這個邪媽真用心﹐其中必有緣故。這個小小邪真有個性。
    故事很精彩。沒後悔吧。
  • 嗯嗯
    那時我認識了幾個在家人眼中被歸類為三教九流的人
    我娘擔心我交壞朋友被騙
    所以才這麼熱心吧XD

    沒後悔
    反正就是人生的一小段學習過程柳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46 回覆

  • Vince
  • 我不曉得張先生也淪落到誰“要在誰的上面”去了。
  • 哈哈
    引用這句感覺有點色色滴
    (沒辦法﹐我就是容易想歪XD)

    p.s.那傢伙姓周捏

    ilovesonata 於 2007/11/01 13:48 回覆

  • Vince
  • 周某的反應是預料得到。我是指張系國。
    那麼晚睡實在不容易。
  • 哈哈﹐原來如此
    我特別喜歡張系國早年的文學作品
    那句話被我稍稍扭曲了就是
    因為那是文學﹐肯定非情色哩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03 13:27 回覆

  • ㄚ仁
  • 教育?
    養成?
    培養?
    訓練?


    女王樣?!!! >0<
  • 是說﹐有些傢伙就是欠管教捏
    當然﹐他那副沒主見的樣子
    也是促使女王樣的主因啦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03 13:40 回覆

  • 小草
  • 好精彩的相親
    真好玩
    如果能再年輕一次
    也要來幾個相親玩玩
  • 呵呵﹐是滴
    相親不但有吃有喝
    又可以挑戰自己的急智與魅力
    所以說﹐實在挺好玩滴
    (只要不相成習慣的話:P)

    ilovesonata 於 2007/11/03 13: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