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連著兩星期﹐姓周的和我差不多隔天見一次面﹐不是借書還CD就是搞造型﹐兩人也越來越有話聊。我發現﹐平常對我在外冶遊頗為不爽的邪爹邪娘﹐只要得知當天姓周的和我有約﹐便一句話也不吭。於是﹐那傢伙成了我的免死金牌﹐我非但善加利用﹐甚至濫用——和別人出去混﹐也搬出他的聖名招搖撞騙。

除夕前一晚﹐天冷得像巫婆的奶頭(嘿﹐借用麥田捕手的比喻)。姓周的說要還我CD﹐見面後﹐我把他拐到自助火鍋店﹐兩人大啖了一頓平價又有料的石頭火鍋。吃到差不多的時候﹐他突然唉了一聲:
「啊﹐我又忘了!」

「忘了啥?」我大口享受著吸滿火鍋湯頭的凍豆腐﹐含糊不清地問道。

「餅乾禮盒。前天廠商送的﹐我想轉送給妳﹐可是老是忘記。」

「餅乾!!」我歡呼一聲﹐樂得滿臉諂笑。是說﹐香香脆脆的餅乾﹐無論進口的台製的機器的手工的﹐甜的鹹的夾心的捲心的﹐一向是我的罩門。只要不臭不潮不霉不爛﹐遇上我這個專業殺手﹐很少能全身而退的。「走﹐現在就去你家拿。」我清空碗底﹐抓起包包﹐仿彿腳底生彈簧似的跳了起來。

從公館沿著基隆路直線走下去﹐沒多久就到了學生宿舍。由於年關將近﹐整棟大樓空如鬼域﹐只偶爾飄過幾枚不克返鄉的僑生。

研究生宿舍房間不算小﹐雖然兩人共用﹐整個感覺還是空蕩蕩的。屋裡收拾得很整齊(以我天生髒亂的低標準來說) ﹐地板平滑得像一面鏡子﹐似乎經常有人在擦洗。

房間角落有一張不知從哪弄來的古董沙發﹐已經搖搖欲墜﹐隨時可能解體。姓周的招呼我坐下﹐從櫃子裡翻出花俏的春節伴手禮盒﹐獻寶似的捧上來。我道過謝﹐即迫不及待地撕掉膠帶﹐打開鐵蓋﹐研究該先吃哪一種好。

「想不想喝茶?還是咖啡?」見我兩眼發直的饞相﹐他笑瞇瞇的﹐不知在樂什麼。

「不用。謝謝。」我頭也沒抬﹐輕輕揭開一張波紋蠟紙﹐赫然發現禮盒分為上下兩層﹐簡直爽翻了﹐「對了﹐你室友呢?叫他一起來吃嘛!呃﹐不對﹐他回家了是嗎?」

「嗯﹐他今天早上回新營了。」

「那你怎麼還不回去呢?」

「我明天一早就走﹐搭同事的順風車。」他走過來﹐一屁股坐到我身邊。

突然間﹐一種女性的直覺使我渾身毛孔進入警戒狀態。我豎起耳朵﹐察覺整棟樓竟是安靜得嚇人。馬的﹐如果今晚不幸被非禮被活埋被分屍﹐恐怕要等到寒假結束﹑異味飄揚在校園的每一角落時才會被挖出來吧。雖說姓周的個性單純正直﹐終究脫離不了以下半身思考的宿命啊!林祖媽我才不想以身試法﹐繼續考驗他的獸性。

「走吧﹐我們去校園散散步。」我霍然站了起來。

「現在嗎?」姓周的一臉狐疑﹐屁股依然緊緊地黏在椅子上﹐「可是今晚好冷啊﹐外面好像在飄雨。」

「這點兒小冷算什麼?沒當過兵是嗎?來吧﹐讓我們學習梅花﹐愈冷就愈開花…」每當我一緊張﹐就開始語無倫次。的﹐你又不是我男友﹐林北才不要跟你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勒﹐「走啦走啦﹐這種天氣﹐最適合去湖邊看女鬼。」我指的是該校某湖多年前為愛殉情的女孩。

他心不甘情不願地站了起來﹐打開大門﹐一陣陰風吹過﹐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妳確定要去嗎?」

「對啦對啦。你不去的話﹐我就回家囉。」吼﹐這人有夠龜毛﹐「你有腳踏車嗎?在校園兜兜風也不錯啊!」

「我室友有腳踏車。」他走回宿舍﹐再出來﹐手中多了一支鑰匙。

姓周的體積龐大﹐有他帶頭乘風破浪﹐我縮著脖子躲在後面倒不覺得冷。車子東彎西拐﹐一路險象環生﹐我四下摸不到扶手﹐只好圈著他軟綿綿的鮪魚肚。

不出所料﹐寒流來襲的春假期間﹐湖邊人影稀稀落落﹐更別說鬼影子了。但無論如何﹐待在冷颼颼的公共場所﹐總比溫暖的密閉空間令人心安。

我們繞著環河步道慢慢走著﹐老周開始講古了:
「聽說這裡早期是瑠公圳的調節水塘﹐那時﹐從台北工專到此地為止的整截新生南路是個大排水溝。我們系上有個老師還留著幾十年前的照片唷。」

他說起瑠公圳的歷史﹐以及它荒廢與重建的故事。過了十來分鐘﹐他愈說愈起勁﹐我也聽得津津有味。

「…其中有一條支線﹐從辛亥路往北﹐經復興南北路﹐到榮星花園現址。」走在前頭的他猛然停步﹐害我煞不住車﹐幾乎一頭撞上去。「呃﹐對了…」

「幹嘛?」我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我…﹐我可不…可以聞…」

「聞什麼?」

「聞…吻妳。」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小皮
  • 有很多人說這種男人很沒種很呆
    不過 我卻對這種男人比較有好感
    以此類推 呆的人應該是我 LOL XD

    小邪回家囉 ^^
  • 啊﹐小皮﹐妳在線上XD
    嗯﹐以前覺得他好銼銼呆呆滴
    現在回想﹐覺得他實在好老實唷
    要吻就吻﹐
    吻下去再說啦XD
    問這麼多幹嘛
    (不過如果他真敢這麼做
    林祖媽會先翻臉﹐嘿)

    小皮妳不呆哩
    這樣想粉對

    是滴﹐偶肥來囉^^

    ilovesonata 於 2007/11/25 11:33 回覆

  • 小皮
  • 因為我討厭男生隨便的舉動
    出奇不意可能很浪漫
    但是如果對方是妳不喜歡的
    會嘔死啊~

    所以我覺得這是基本禮貌 噗
    這裡就有龜毛到了 XD
  • 是哩﹐如果對對方有意思
    突然來這麼一下真的很讚喲
    就怕那種不知死活的傢伙
    以為出去吃個飯就可以予取予求
    那就很令人吐奶了

    小龜毛很好哩
    這樣才像小皮妳呀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5 11:42 回覆

  • Solo
  • 這位周公子的故事, 當是我們忠厚老實, 純情少男之流的前車之鑑 XD
    小弟我一邊抄筆記一邊睜大眼睛期待劇情如何發展中...
  • 是說﹐打從決定寫這篇相親記開始
    我就做好了被成群忠厚老實的純情少男拖去活埋的準備了
    SOLO的期待﹐更加深了我慷慨赴義的覺悟
    (泣奔~~~)

    p.s.那盒餅乾很好吃哩﹐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11/25 15:23 回覆

  • Solo
  • 其實我本來以為他會拿孔雀餅乾或是可口乃滋出來的...
    所以說, 從七七乳加巧克力到高級餅乾,
    周公子的成長真是有目共睹一點就通, 好比那未經琢磨的璞玉, 不曾發亮的鑽石,
    堪稱為忠厚老實純情少男的代表..
    古人有言, 以人為鑑,可以知得失,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
    所以說這筆記一定是要抄一抄的...XD
  • 哈哈﹐不行不行
    我快笑死了
    SOLO你想像力太豐富了
    我整個。。。笑到肚子痛
    是說﹐如果他真拿出孔雀餅乾旺旺鮮貝可口奶滋
    我恐怕會當場昏死
    化為艷屍一具
    那些東東就正好可以拿來拜拜用啦XD

    嗯嗯﹐同鞋
    小邪偶講話速度慢
    寫黑板也是一個慢~慢~慢~
    您這筆記﹐就慢慢給它抄個仔細吼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14 回覆

  • 小皮
  • 周先生那句"系上有個老師還留著幾十年前的照片"有筆誤噢~
    小邪你寫錯了...
    我也雞婆的來指正一下 :P
  • 乖小皮﹐謝謝指正^_^
    不過我很瞎哩
    怎麼看不出哪裡不對勁捏@_@
    小皮﹐妳告訴我哪裡要改好嗎
    3Q 3Q :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16 回覆

  • pwipwi
  • 哈, 我知道妳說哪個校園了
    那個瑠公圳水源地附近
    現在整修成似個公園
    我們常去那裡溜愷愷
  • 呵呵﹐我寫到這裡的時候正好就在想著PWIPWI妳耶
    因為那校園經常出現在妳的網誌
    而且愷子爹和那裡淵源頗深呢: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18 回覆

  • ㄚ仁
  • 果然是石器時代的人種阿...

    要先從臉頰開始阿,再往上移到耳珠

    咳,咳...
  • 是啊﹐從臉頰開始﹐往上移到耳珠
    再沿著下巴﹐往鎖骨慢慢滑行....

    哈哈﹐幫你寫完了意淫部份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20 回覆

  • 大貓
  • 至少他有問啦
    不過 廠商送的餅乾禮盒來轉贈...
    比較像是朋友吧
    快寫下去
    這樣吊人胃口...厚...
  • 是啊﹐如果沒問
    我恐怕會整個驚到哩
    嗯﹐轉贈禮盒比較像是朋友
    不過我本來就把他界定為朋友
    所以接受得理所當然心安理得XD

    好﹐會繼續﹐會繼續....
    那天因為字數差不多而且睏了
    就不爽繼續寫啊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24 回覆

  • 懶人
  • 吼~~我...我可不...可以...吻妳?
    我看這下小邪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吧!
  • 沒有哩﹐妳小邪姐姐不是被嚇大滴啦XD
    不過他前一秒還在說那個瑠公圳
    下一秒突然轉移話題談親親
    我當時小小滴surprised一下沒錯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26 回覆

  • shoshay
  • 覺得姓周的越來越可憐啦
    他快可以告你始亂終棄了
    妳給他夠多遐想
    很難不會錯意耶 快放過他吧
  • 臨睡前才發現差點漏了回覆這篇:P
    偶發誓﹐偶沒有對他怎樣啦
    萬一他不幸懷孕
    我會給他一筆錢好不好XD
    (OS:整個就是痞子嘴臉)

    呃...人家就帶他到處吃吃喝喝搞造型而已哩
    況且偶已經進入落跑倒數了捏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5:46 回覆

  • Vince
  • 這 真 是 個 難 解 的 題 。 要 問 也 不 行 ﹐ 不 問 更 不 行 。
    問(吻 ) 與 不 問(吻) 間﹐ 周 身 千 萬 難 。
  • 啊﹐VINCE開始作詩了耶
    嘿嘿
    我覺得最好的方法
    介於問與不問之間
    就是牽女生的手
    靠過去﹐含情脈脈地青著她
    再瞎的女人到這裡也應該懂了XD
    如果女人不想被親親
    就不會讓他繼續柳

    ilovesonata 於 2007/11/27 13:29 回覆

  • 小皮
  • 嗯 妳已經把錯誤修正了呀 :P

    還有 我到家囉 :)
  • 啊﹐小皮回家囉^_^

    咦﹐張貼之後﹐
    我好像沒有修正任何地方耶
    (還是說我修正過忘了也難說@_@)
    不過謝謝小皮唷
    以後如果還有什麼錯誤地方
    一定要再告訴我吼^_^

    ilovesonata 於 2007/11/28 14: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