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歐巴桑式閑聊﹐內容又臭又長﹐請慎入

雖然﹐最近我在閉關
雖然﹐我一向低調﹐絕口不提老公小孩那些生活瑣事
又雖然﹐我看小壘球我女兒啦不爽已經很久了
但忍了幾天﹐還是決定把這件喜訊廣為招搖分享

事情是這樣滴
前幾天﹐得知一個好消息——
小壘球參加Reflections比賽提交的美術作品
獲選喬治亞州第一名

Reflections是此地的一年一度盛事﹐自幼稚園到11年級﹐人人都有機會參加文學﹑繪畫﹑音樂﹑影片製作等幾項比賽。小壘球對這類過五關斬六將的激烈比賽一向不積極﹐我也一直懶洋洋的沒啥興趣﹐但或許因為朋友慫恿﹐今年她突然主動參加了。

首先﹐學校從眾多報名作品中每年級選出兩名代表學校﹔小壘球的畫作被評選為第一名。再來﹐便是縣市評選階段——從本縣市各校的代表作品選出兩名優勝者——小壘球再度以第一名成功上壘了。她的作品將代表縣市(county)﹐繼續參加州際比賽﹐和其他縣市的優勝作品一決勝負

第一次參加美術比賽即旗開得勝﹐走到這裡﹐我已經很滿意了。上個月帶她去領縣市獎時﹐為避免她患得患失﹐我還諄諄教誨之:「接下來的比賽難度會愈來愈高﹐所以別期待太多﹐我覺得這樣已經很好了唷…etc」

然後﹐我完全忘記比賽的事了。

前幾天﹐小壘球臨睡前﹐突然走到我身邊﹐細聲細氣地說:「我的畫畫拿了State的champion。」

「什麼畫畫?什麼state?」話一出口﹐我才熊熊想起那個Reflections比賽,歡呼了一聲,然後忍不住責怪她:「什麼時候知道的?怎麼不早點兒告訴我?」

「今天早上﹐學校announced的﹐回到家就忘了。」她笑嘻嘻地說。

吼~~這等大事﹐怎麼說忘就忘!(整個感覺臭屁得好像三天兩頭在得獎似的)

由於在state勝出﹐她的作品﹐將代表喬治亞州﹐參加全國性比賽。不過還是老話一句﹐接下來﹐比賽會愈來愈激烈﹐況且我已經很滿意她這次的表現了﹐所以不敢太期待。這樣已經很好了﹐真的。

除了比賽的事﹐還有件大事宣佈— —最近小壘球開始「賺大錢」了。

幾個月前開始﹐我苦苦哀求她施捨幾張電腦繪圖作品﹐好讓我貼在部落格和大家再次分享﹐但她卻冷冷地說﹐最近的新作﹐全是某漫畫網站的邀稿﹐因版權問題﹐不能張貼它處。

哦﹐邀稿?

我沒放在心上﹐罵她一句小氣鬼﹐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上個週末﹐小壘球喜孜孜地說﹐她收到公司來函﹐通知圖稿酬勞$750美元已匯入我的Paypal帳號。我半信半疑﹐登入查詢一番﹐哇勒﹐果然帳上多了一筆意外之財﹐
金額正好是USD$750!!!

「妳賣了幾張少女漫畫啊?」我慈祥和藹溫柔可親地問道﹐雙眼閃爍著$$$。
「就15張啊﹐一張pay我 USD $50。」
「畫一張圖大概要多少時間?」我又問。
「差不多3小時。」她答。
嗯﹐以她細膩的畫風來看﹐三小時算蠻快的了。這樣的酬勞雖然不多﹐但也不算壓榨童工﹐況且﹐做出口碑和名氣之後﹐酬勞肯定會漲。

不過﹐在考慮那些有的沒的之前﹐我在意的是﹐她打算怎麼用這$750元?

「媽媽為了這個家﹐這些年來﹐一直很辛苦﹐也很可憐﹐對不對?」我搭著她的肩﹐口吻極其哀怨﹐「所以這些錢﹐正好可以買一台 iPhone送我﹐而且還有剩耶。」

她一臉為難地看著我﹐「我想存起來﹐以後才用。」

「那這樣好不好…這次的錢先存起來﹐下次賺的錢﹐再用來買 iPhone。我五月底生日﹐肯定來得及。」

「可是﹐畫畫很花時間的﹐我已經告訴他們暫時不畫了﹐暑假時有機會再說。」

嗯嗯﹐我點頭稱是﹐這顧慮是對的﹐現階段還是學業為上最明智哪。不過﹐心裡還是犯嘀咕:馬的勒﹐這些年來﹐妳要什麼我給什麼﹐例如兩年多前﹐妳說要 iPod﹐凜祖媽我當時養病在家沒工作沒收入﹐還不是眉頭不皺﹐就花三百美元給妳買了iPod 30GB。妳妳妳現在終於知道錢難賺了吼……。

我慈心大發﹐放過了她﹐而心心念念的 iPhone依然和我無緣。

嚴格說來﹐這並不是小壘球的第一筆收入。由於「出道」得早﹐小小年紀的她﹐已是某網站的駐站畫家﹐作品備受肯定。去年夏天﹐有人請她畫十來張釣魚icon(就是釣竿雨鞋和各式小魚的那種小小插畫) ﹐某釣具網站要的。她一下就畫完了﹐也領到$50美元酬勞。從那時開始﹐我算是開了眼界— —我從沒想到﹐畫那些撈啥子東西可以賺錢﹐更沒想到﹐這瘦瘦小小的女孩的畫作﹐已到了足以賺錢的Level了。

好﹐得獎﹑賺錢的事先報告到這兒﹐接下來﹐我要談談小壘球如何讓我不爽。

話說小邪林祖媽我本非愛心之輩﹐自十多年前莫名其妙從肚裡蹦出了個小孩﹐直到今天﹐「母親」這個角色﹐我一直做不好﹐也做不像。

從小壘球四﹑五歲開始﹐我斷定這女兒和我八字不合。先不談其他的﹐就說個性好了﹐她害羞內向到幾近自閉的程度﹐見了人(尤其是陌生的成年人)﹐從不會主動打招呼﹐即使鄰居﹑超市收銀員﹐乃至親友﹑學校老師主動和她寒喧﹐說她多可愛多聰明﹐她也只是低頭﹐一副「老子可愛關你屁事」的架勢。因為這樣﹐我總得努力幫她收尾﹐笑臉迎人逢人解釋﹐她生性害羞﹑她心地善良﹑她拙於言辭…etc ﹐等來人走開﹐我又苦口婆心地勸解﹐要她放開一點﹐做個有禮貌的小孩﹐以免別人以為媽媽沒教好云云。小時候﹐只要可愛﹐一切都不成問題。「沒關係沒關係﹐小女孩嘛﹐長大就會比較大方」每人都這麼對我說﹐於是我等了又等﹐教了又教﹐直到進入teenager的今日﹐她依然害羞。

想當年﹐我雖然絕非校內的火紅人物﹐但人緣還算不錯(除了teenager其中3年鬧彆扭搞自閉之外) ﹐國二競選模範生時﹐甚至黑白通吃﹐被放牛班和升學班﹑認識的+不認識的男女同學力挺當選。像我這樣天生的酒店公關﹐竟生養出一個和我個性完全相反的女兒﹐真是令人挫折到連翻好幾桌啊 (馬的﹐大細漢捺ㄟ差這麼多!)我並不奢求她成為學校裡最popular的女生﹐但逢人沉默以對的死樣子﹐實在令我無法接受。人生如戲﹐每天眼一睜﹐大家不也都在舞台上作戲?既然如此﹐擺出笑臉﹐對四週人寒喧幾句是會死人啊!

當然﹐小壘球有朋友﹐而且是一群從小學開始就黏在一起的死黨。我發現﹐對人﹐她很難一見鍾情(友情)﹐總要小火慢熬﹐到了某種熟度﹐才願意敞開心房﹐但這樣的脾氣顯然不適於美國自我推銷掛帥的社會。課堂上﹐她從不主動舉手提問/回答﹐而同班同學裡﹐她不爽深交的﹐整年下來﹐一句話也沒交談過。我猜想﹐若不是學業表現優異﹐老師恐怕會忘了這個人的存在。

由於人脈不夠﹐嘴巴不甜﹐加上膽怯內向﹐很多榮譽/比賽/活動的參加機會﹐皆被錯身而過﹐縱然她比那些參與者更有程度/資格﹐但不懂得自我推銷﹐凡事不夠積極﹐就得甘心接受這樣的苦果。如果她害羞得超然﹐我無話可說﹐問題是﹐她既害羞又驕傲﹐不願擴展人脈﹐卻在乎外在的肯定。對於她的挫折感﹐我雖然心疼﹐但只能冷眼旁觀。我只是母親﹐不是她的背後靈/跟屁蟲/替身﹐能做的﹐該說的﹐我都差不多顧及了﹐其他的﹐只能靠她記取教訓﹐慢慢頓悟﹑改變了。

或許前幾年吃過太多的虧﹐我發現﹐小壘球近年來有了小小的改變。舉例來說﹐過去和她上街購物﹐結帳時﹐收銀員往往會拿起小壘球選購的可愛東西﹐對她問東問西(從小學開始﹐她挑選衣物的品味就不錯) ﹐每次都是我這為娘的在一旁幫忙回答。去年開始﹐情形稍有不同。有一回帶她上超市﹐她買了一張project用的海報紙板﹐店員很細心地捲起來﹐交給她﹐她竟然開口說了聲Thank you ﹔註冊當天﹐我帶她到校辦手續﹐走廊上﹐不少女孩對她招呼﹐而那些人﹐並不是從小到大玩在一起的﹐顯然都是新朋友。最近這幾個月﹐每當氣候回暖﹐下了課﹐她會和一群女同學(當然﹐都是gifted class裡的乖小孩啦) ﹐去學校附近的Starbucks喝咖啡聊是非﹐或在H Mart的food court吃點心﹐才結伴走路回家。她依然話少﹐但由於不多話﹐每次開口﹐顯然較具份量。她並不在乎在人群中是不是最活潑耀眼的那一個﹐她在乎的是﹐有朋友圍繞﹐在群眾裡身為一份子的參與感。對於「大人」﹐她不再那麼懼怕﹐大概因為身高抽長﹐發現自己其實和那些成年人份量差不多﹐她開始會找老師問問題﹐尤其她最在乎的美術相關疑問。雖然﹐她音量還是很小﹐神色靦腆依舊﹐對於這樣的突破﹐我已經很滿意了。

除了上述的個性差異令我這些年來吐了好幾臉盆的血﹐關於才藝課的過去種種﹐也是我不爽的主因。

※以下為2/26/08的增加部份。內容恐有自吹自擂之嫌﹐不爽者請轉台。

由於少子化趨勢﹐這年頭﹐只要家裡勉強過得去的﹐多少會讓小孩課外學一些雞屎貓毛有的沒的。我的某朋友最誇張﹐由於錢多得放火燒不完﹐加上神經質偉大母愛作祟﹐於是卯足全力揠苗助長栽培她唯一的寶貝兒子。自她兒子五歲以來﹐每週七日﹐行程排得爆滿﹐除了週六的中文課﹐其他日子﹐分別是﹐週一kumon(公文數學) ﹑週二karate ﹢英文閱讀/作文﹑週三chess﹐週四鋼琴﹑週五游泳﹐以及週日的畫畫。她日日趕場接送﹐忙得不亦樂乎﹐見了人﹐聊沒兩三句﹐即沾沾自喜地把話題拐到哩哩扣扣的才藝班﹐仿彿錢繳愈多﹐孩子的前途便愈有保障。但事實上﹐這種沾醬油的學習方式成效不彰﹐如此過了兩﹑三年﹐小男生什麼都學了﹐卻什麼也學不好:數學成績普普;玩chess從沒贏過;鋼琴彈不完整首曲子;作文錯字連篇兼不知所云﹔而中文呢﹐因為朋友在家愛烙英文﹐小孩聽中文的機會只限於週六中文學校的那幾個鐘頭﹐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

我一向主張學習在精不在多(況且老子也沒那麼多錢可燒) ﹐加上平常上班﹐只能在週末卯足了勁接送﹐因此這些年來﹐小壘球陸續上過的才藝班都是深思熟慮後年年貫徹下來的﹐然而﹐在各項目漸成氣候之際﹐她竟然給我一一喊煞車。

首先是芭蕾。為了克服小壘球的害羞天性﹐加上她骨架纖細﹐手腳修長﹐整個就是學舞的料﹐從她五歲開始﹐每週六早上﹐我強忍瞌睡﹐送她去學芭蕾(馬的﹐連上五天班還不夠﹐週末還自願被操) 。事實證明﹐這小女生舉手投足還挺有架勢的﹐舞台上﹐也出人意料地放得開。跳出心得和興趣之後﹐週末一到﹐她快快樂樂地去跳舞﹐我輕輕鬆鬆地趁她入關時溜去買菜。如此相安無事地過了五﹑六年﹐直到年前暑假結束前﹐她突然宣佈﹐不跳了。

罷舞的原因很簡單:新學年開始﹐她又晉升了一級﹐此後上課﹑公演一律改穿硬鞋。機車兼膽小的她﹐聽前輩提起穿硬鞋練舞有多麼累多麼痛多麼無聊﹐兼之動不動受傷﹑腳趾頭容易變形﹐便立即打消練舞的意念了。

「我才不要讓自己的腳趾頭變醜勒。妳說dance只是for fun﹐那既然變得painful and boring﹐就別跳了啊。反正以後我不會是一個professional dancer﹐過幾年還是會give up﹐所以現在就quit不是更好?」她斬釘截鐵如是說。看在平素順從乖巧的她難得表達了自身主張的份上﹐我考慮幾天﹐毅然忍痛答應了。是啊是啊﹐一些堅持要小孩學舞的朋友﹐即使ㄍㄧㄥ了多年﹐到了孩子上初高中﹐或離家上大學時﹐紛紛因課業忙或外務多而放棄了舞蹈﹐然後在那裡逢人靠么:「好可惜啊﹐花了這麼多時間和精神﹐最後還是半途而廢了」﹑「早知道會放棄﹐就讓她少跳幾年﹐還可以省下不少錢哩」…etc。

當然﹐這個決定是心痛的——以小壘球當時的表現來看﹐若堅持不輟﹐待年齡﹑資歷累積到一定份量﹐很可能在舞團公演中挑大樑﹐但繼而想想﹐當初送女兒學舞﹐只純粹想讓她沾染一些藝術素養罷了﹐並非要讓她成為一名舞女舞蹈家。雖然希望她在舞蹈領域裡多浸淫幾年﹐但她既不爽學﹐我又何必苦苦相逼。於是﹐歷時六年的芭蕾舞便這麼匆匆劃下句點。

再來是鋼琴。

我學過琴﹐也熱愛彈琴。在我以為﹐最爽的莫過於電影散場回家﹐趁主題曲還在腦海裡嗡嗡作響﹐自編自彈﹐玩出風格類似卻不盡相同的版本﹐以指尖詮釋另一種意境。小時候﹐我媽讓我學琴﹐如今我女兒熬成媽﹐當然要承襲傳統﹐也讓小壘球培養這一項自娛本領。

從她差不多五﹑六歲大﹐心理與生理(手骨發育) 條件齊備﹐即開始到老師家學琴。或許從小耳濡目染﹐也說不定真有點天份﹐她的學琴過程﹐平順得少有滯礙。勤於練習是原因之一﹐加上我耳朵靈光﹐小壘球練琴時﹐只要節拍有誤或彈錯鍵﹐即使我正在廚房做菜﹐也會忘情地手持鍋鏟﹐殺到起居室﹐在第一時間提醒/糾正/鼓勵﹐因此﹐她的進度整個飛快前進﹐其他人平均花半年練成的SUZUKI系列﹐她2﹑3個月就搞定一本﹐每週帶回家的指定練習﹐也幾乎都一次過關﹐極少有review再review的情形。很快的﹐她成為鋼琴老師眼中的得意門生/明日之星﹐教材亦從原先的2﹑3本增加為4﹑5本﹐除了Sonatina/Sonata﹑徹爾尼﹑哈農﹑世界名曲系列﹐還有彈著玩的爵士/流行曲練習本。奇的是﹐她是那種臺下80分﹐臺上100分的怪胎﹐她雖則害羞﹐表演時卻能放下包袱﹐不把觀眾當一回事。
 
每隔半年﹐鋼琴老師會選在mall或其他開放場所舉辦音樂發表會﹐讓學生們輪流上臺展示學習成果﹐順便練膽。縱使許多人因緊張而凸鎚﹐小壘球總是老神在在(她偷偷告訴過我﹐這老神在在是裝出來的﹐其實她比任何人都緊張都在意) 。演奏會結束後﹐總有幾個家長圍過來﹐七嘴八舌問起小壘球的練琴情形﹐好奇小小年紀的她何以進度飛快﹐彈得好那些難度較高的曲子。無論是我或老師代為回答﹐她總是臉紅紅的低著頭﹐露出暗爽的微笑。我這才明白﹐在冷漠的外表下﹐她實則悶騷得可以;她戀棧被讚美的快感﹐也愛極了掌聲。

我以為﹐音樂本身是快樂的﹐而這樣的快樂﹐不應攙入雜質﹐因此最初三年﹐我從沒讓小壘球參加音樂比賽。然而﹐第四年開始﹐老師經常有意無意提及一些鋼琴比賽/檢定的schedule 與規則﹐我則哼哼哈哈地不表示意見﹐之後﹐眼見稍有程度的同學朋友紛紛下海比賽﹐小壘球也心動了﹐竟主動表達了參賽的意願。我楞楞看著她﹐想勸退﹐卻說不出令她信服的充份理由。我眼光掠過牆角的黑亮鋼琴﹐突然間﹐完全相反的念頭冒了出來——是說﹐如果贏了獎盃什麼的﹐放在光禿禿的琴上裝飾應該不錯看哩(這…動機單純到有些白痴XD) ﹐反正賽前的斯巴達式訓練整個枯燥到爆﹐吃過這種苦頭﹐或許明年她就沒興趣參賽了。

沒想到﹐此後幾年﹐她參加的比賽都順利得獎了。由於第一年表現不俗﹐接下來﹐不繼續比賽仿彿對不起四週人的期許。每到賽前的二﹑三個月﹐她必需反覆練習老師為她挑出的參賽曲﹐滾瓜爛熟還不夠﹐整個要倒背如流﹐每小節每音符的強弱﹑兩手之間的調和度﹑節拍控制﹐整首曲子的氣勢/味道﹐老師都反覆琢磨到幾近吹毛求疵的地步。於是﹐每年總有那麼幾個月﹐學琴進度整個緩慢下來﹐只為了比賽那短短的幾分鐘上場。

上了小四﹐為避開體育課﹐小壘球加入校內的絃樂團。次年﹐基於競爭心態﹐她希望在樂團拿到較好的席次﹐於是我只好邊幹譙邊掏錢﹐為她找了一個貴桑桑的violin tutor。

每天放學﹐她先彈至少一小時鋼琴﹐再拉半小時左右的提琴。隨著年齡與技巧增長﹐鋼琴老師的指定教材﹐現在更進階了。除了必彈的哈農與調劑用的爵士鋼琴曲﹐她開始進攻德布西與莫札特的單本鋼琴曲﹐或許她先天的藝術特質使然﹐德布西迷濛而充滿詩情的印象派曲風﹐她竟能詮釋得活靈活現﹐不僅我﹐連老師也大感驚異。

雖然音樂佔據了不少休閒時間﹐她還是一步一腳印﹐認真地經營下去。然而﹐三年前﹐毫無預警的﹐她突然表明不想學鋼琴了﹐理由是﹐後來接觸的那些經典作品﹐必需花加倍功夫練習﹐她厭倦了壓力﹐不願繼續鞭策自己。

「那…我請老師少出功課﹐把進度放慢﹐這樣就可以減少練琴時間。」我這麼勸慰道。

小壘球是那種求好心切的機車女﹐不練則已﹐一練就沒完沒了﹐因此﹐隨著程度進階﹐不知不覺的﹐每日的鋼琴時間﹐從原本的一小時﹐延長為1小時半﹐甚至兩小時。放慢進度﹐喘口氣﹐應該是很好的折衷方式吧﹐我這麼認為。

「彈琴已經愈來愈無聊了﹐現在都focus on太多details。There is no fun at all。以後我想多練小提琴instead。」那一年﹐小壘球考進校內的chamber orchestra ﹐為不辱所謂「精英」樂團的硬體需求﹐我們捨棄了原先的租琴方式﹐ ﹐為她添購一把音色優美的德製小提琴﹐就像其他Chamber成員擁有的樂器層次。轉練小提琴的要求﹐乍然聽起來理直氣壯﹐但為此放棄鋼琴﹐這…不值得吧?

我結著一張屎臉﹐還沒回答﹐她又接著說:「其實我沒那麼喜歡彈鋼琴啦﹐只不過每次聽我彈琴﹐看我練琴﹐妳都一副很開心的樣子﹐為了讓妳一直高興下去﹐我就努力練習。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學鋼琴了﹐而且﹐我想去學畫畫…」

那時﹐她經常坐在電腦前﹐利用繪圖軟體﹐以手寫板畫些有的沒的少女漫畫。我考慮過讓她學畫﹐但週末已經排滿了﹐實在沒那個生命再安排其他課程﹐唯有放棄鋼琴或小提琴其中一項﹐時間才喬得出來…

大概彆太久了﹐她忙不迭又補充「以後有空﹐我還是會彈鋼琴的啦。妳不是說﹐彈琴是很快樂的事嗎?所以開心地彈自己喜歡的曲子就好啊﹐反正家裡有琴﹐隨時都可以彈。」媽的﹐聽她在放屁﹐後來她根本很少碰鋼琴﹐大多是我在彈好嗎

那年我身體出現狀況﹐正等待安排手術﹐心情比較亂﹐加上鋼琴老師家稍微遠了點﹐住院/療養期間的接送恐怕有困難﹐於是心一橫﹐答應了她的要求﹐並在手術前聯繫上附近一個頗有名的美術老師﹐讓爸爸接送她學畫畫。

此後﹐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年﹐小壘球又有話說了。

「我不想學小提琴了。」

「嘎?為什麼?」我正躺在沙發上重讀京華煙雲﹐從民初返回現實的隨意門﹐整個恍如夢中﹐以為自己聽錯了。

「聽說上high school以後﹐ 如果繼續參加樂團﹐每天都要排練﹐可能沒時間參加別的club。可是﹐以後我想參加Art club ﹐Junior Beta ﹐Cooking Club ﹐還有French Club。而且喔﹐high school的chamber orchestra很難考進去﹐even進了﹐也很難拿到前面的seats。」

自從小壘球考進初中的chamber orchestra ﹐並不是很快樂。那裡的成員﹐大多是5 ﹑6歲即開始學提琴的老鳥﹐整個驕傲到不可一世。小壘球小五才開始上private class﹐也努力讓自己提高席次﹐並通過皇家考級檢定﹐雖然和老鳥群距離愈拉愈近了﹐但那裡勾心鬥角的生態﹐以及幾個首席盛氣凌人的架勢﹐令害羞閉塞的她更為退縮。因此﹐即使考上高中chamber﹐她依然不快樂﹐反之﹐倘若只待在一般樂團﹐她肯定更不爽— —
我很能了解她「做魚當做大鯊魚﹐當狗該當哈士奇」的心態。換句話說﹐退出樂團﹐應該不算壞事﹐畢竟當初她學violin的動機只是為逃避體育課罷了﹐既然當事人都已自行定奪/計較過得失﹐就順著她吧。而樂團生涯既告一段落﹐也不需另外花錢去上課了。小提琴這東西和鋼琴硬是不同﹐真要練好它﹐就得加入樂團﹐融入群眾﹐閉門造車通常沒三小路用的。不過…他媽的﹐決定不練了也不早說﹐那把貴死人的小提琴﹐我該怎麼處置啊?

少了鋼琴和小提琴的日常練習﹐小壘球的休閒時間驟然增多﹐人也變得更宅了。她開始全心投入畫畫﹐只要得空﹐不是拿著素描本塗塗畫畫﹐就是坐在電腦前瞎摸。每週日﹐她固定到畫室學畫﹐從基礎鉛筆素描﹑水彩﹑彩色鉛筆﹑壓克力乃至油畫﹐一樣樣探堪﹐學習。她以嚴謹的態度上課﹐以輕鬆而略帶神經質的筆法作畫。她的進步﹐讓老師另眼相看﹔她的作品﹐則成了畫室的現成教材。很顯然的﹐她這回是玩真的了。

好了﹐趁著報導得獎實況﹐我連著新仇舊恨一併出清﹐竟不知不覺靠么了七千多字﹐也差不多該打住了。現在我的心情其實有些矛盾﹐我擔心哪天她前科再犯﹐突然走到我面前﹐溫柔地宣佈放棄畫畫﹐也怕她走火入魔﹐幾年後以藝術系為唯一目標(好像有此跡象了) 。我這人雖則開通明理﹐卻擺脫不了士大夫的包袱﹐一方面羨慕她隨手畫幾筆就有錢賺﹐另一方面則憂心忡忡:「讀藝術﹐真能養家糊口嗎?」不過兒孫自有兒孫福﹐老子暗地裡操心跳腳也沒用。我相信﹐身形漸漸長大﹐心理日趨成熟的她﹐會很快摸索出適合自己的生存之道。

綜合以上﹐我只想以簡短一句作為總結︰乖孩子﹐雖然妳這個靈敏內斂害羞自閉一整個嘴巴很拙的巨蟹女和妳那聰明伶俐活潑可愛一整個嘴巴很甜的雙子媽的八字不算天作之合﹐但為娘的還是很愛很愛妳啦。

The End

以下是小壘球的幾張去年作品和幼時照片。

*哈哈﹐好詭異的畫風↓


*原圖檔蠻不錯的﹐縮小+改JPG後品質變差了↓


*也是去年畫的﹐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鉛筆畫掃描的↓



*這是幾個月前她繳交出去的學校project﹐右下被她自行加了LOGO。吼~~拿學校PROJECT來哄我﹐太混了。



以下是三張舊照片
那時家裡還沒數位
SCAN之後效果並不好
將就看看囉
這好像是小壘球頭一次曝光耶
嘿嘿

*大概2歲左右吧﹐住LONG ISLAND時拍的。
哈哈﹐她的鼻子看起來好扁﹐其實她鼻子很挺唷↓



幼稚園時拍的。後面鏡子上都是她的手印↓


*小一暑假時的舞團公演。
練舞6年期間﹐這小男生REMY到處宣稱小壘球是他的女朋友
事實上﹐小壘球根本不愛理他
這張是小壘球應雙方的三八家長要求
勉為其難照的(換牙中﹐嘴巴還漏風哩)
這小男生竟然趁機對小壘球伸出鹹豬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