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le

 


午後三點﹐正忙得如火如荼﹐肚子突然有如小浪翻攪﹐開始陣痛一陣陣痛起來。基於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龜毛習性﹐林祖媽我通常不在外上大號﹐但忍了十來分鐘﹐拗不過一肚子大便的哀號抗爭﹐我毅然走出辦公室﹐捨棄了鄰近的洗手間﹐到樓下僻靜角落的另一處女廁大鳴大放去也。

我眼觀鼻﹐鼻觀心﹐以九陰真經的上乘內力將體內劇毒緩緩逼出﹐很快即通體舒泰﹐一瀉解千愁。隨後我整理儀容﹐優雅起身﹐把馬桶拉桿往下一推﹐強勁的水柱聲即空谷回音似的縈繞於五尺見方的迷你空間。我面帶勝利的微笑﹐開門前回頭一瞥﹐卻瞧見殘留物一枚四平八穩地滯留於馬桶內側的斜坡上﹐離出水口不過三公分左右。我不假思索地再沖水一次﹐不料它聞風不動﹐依舊以挑釁的姿態杵在原處。

我又壓了拉桿﹐一次﹐一次﹐又一次。當第十一次宣告失敗﹐我知道遇上勁敵了。我低下頭﹐以讚嘆的眼光凝視那坨媲美反清復明頑強精神的大便﹐不由得心醉神迷…

這輩子﹐各式各樣的性格大便林北製造過不少:有筆酣墨飽垂直一條﹐尾端如狼牙棒勾起者;有粒粒晶瑩如鵝卵石﹐鋪陳出六合彩三星明牌者;亦有那雪花片片﹐如燕麥粥盈溢馬桶者;更不用說那些冷熱夾吃﹑暴飲暴食後滋生的淺褐半透明的偽珍奶了。根據吾人幾十年來的製糞經驗﹐世上最頑強的大便﹐莫過於狼牙一字便。此類糞便﹐內在如外表堅毅﹐不時與抽水馬桶鬧彆扭﹐尤其尾端尖勾經常死命附著於馬桶內壁﹐沖水時得份外勞心勞力。

然而﹐今天這坨便便﹐讓我另眼相看的不僅是它所向披靡的頑強度﹐其低調的造型與姿態﹐才是令人肅然起敬的重點。不同於尾端帶勾的耐吉便的霸氣﹐這坨大便呈圓錐體﹐直徑大約六公分。相較一般糞便的淺棕色﹐此便通體橙黃﹐在純白馬桶的襯飾下放射出溫潤的貴氣。根據目測﹐其柔軟度應與霜淇淋不相上下﹐但附著力卻願甚於其他便類﹐無論強勁的水柱如何當頭衝擊﹐它依然屹立不搖﹐溫柔而執拗地固守崗位。

我站在馬桶旁與之對峙良久﹐試圖以水力攻陷它的城池﹐一次又一次。但令人不可置信的是﹐第二十五回戰役結束﹐依然連金磚一角也攻克不下。我左顧右盼﹐想找個東西伸進馬桶喇喇一下﹐但放眼望去﹐只有一捲捲衛生紙﹐以及芳香劑兩瓶。

忙碌的週間午後﹐此起彼伏的電話聲響徹辦公室的各角落﹐而我卻進退維谷﹐與馬桶繼續大眼瞪小眼。奇的是﹐這坨生鮮海膽仿彿具有安神定魄的魔力﹐我非但沒有絲毫不耐﹐心情反而格外澄徹透明起來。

我想起新婚那幾年﹐把拔和我由於年輕氣盛﹐經常為了芝麻小事吵翻天。當時最感不平的是家事——明明兩人都在上班/上學﹐為何煮飯是我﹑洗碗是我﹐打掃抱孩子的也是我?林北揀來揀去﹐揀到這麼一個賣龍眼的沙豬﹐心裡自然很幹﹐因此經常怒氣沖天﹐沒事就擺出一張月經失調的晚娘嘴臉﹐家中亦不時上演碗盤齊飛+床頭吵架床尾和的劇碼。有天傍晚﹐我累得不想煮飯也懶得吵架﹐乾脆以誇張的虛弱口氣對男人說道;「今天偶灰熊不酥胡耶﹐你晚餐自己想辦法囉。」(廢話﹐連著兩晚偷看日劇/港劇到凌晨三點多然後七點起床趕上班不累才有鬼) 說畢﹐我癱在床上﹐立刻睡死。

一覺轉醒﹐竟聞到飯菜香。燈火通明的客廳﹐傳來陣陣Sesame Street的歡樂兒歌。我躡足步出臥室﹐把拔笑盈盈地迎上來﹐「晚飯煮好了﹐正想叫妳起床哩。」我定睛一看﹐乖乖隆滴咚﹐桌上擺了三菜一湯:滷肉滷蛋﹑紅燒豆腐﹑炒空心菜﹐外加一鍋排骨蘿蔔湯。而小壘球已安穩地坐在小餐椅上﹐胖嘟嘟的小手抓住湯匙﹐安靜吃著飯。我心中著實感動﹐但本著「偶爾幫忙煮一頓飯有啥了不起?要我謝主隆恩慢慢等吧」的機車心理﹐我依然結著屎臉﹐坐了下來。

桌上那幾道菜其實中看不中吃:米飯太硬﹑豆腐太鹹﹑滷肉不夠入味﹑空心菜淡得出鳥﹐然而﹐趴了幾口飯之後﹐我的人格開始分裂﹐惡靈退散﹐天使冒出頭了。

「太好吃了!」我舉箸夾菜﹐刻意裝出餓如狼虎的饞相﹐「你真的深藏不露耶﹐我從不知道你這麼厲害。」

「馬馬虎虎啦﹐其實妳煮的比較好吃。」把拔一壁傻笑﹐很爽的樣子。

「不不不﹐我天天下廚﹐水平卻一般般﹐你牛刀小試﹐就一鳴驚人﹐你說﹐這不是天份是什麼?」

「我只是憑直覺做菜而已。」(逆砍砍﹐逆砍砍﹐才說他胖﹐就喘起來了)

「要是我有你十分之一的直覺就好了。你看﹐這碗白飯粒粒晶瑩剔透﹐像珍珠一樣(硬) ﹐豆腐柔嫩多汁超下飯(一塊豆腐打死半碗白飯=死鹹) ﹐還有這滷肉﹐整個健康取向﹐不像外頭賣的黑呼呼油膩膩(就說不夠入味呀) ﹐吃你做的菜﹐讓我覺得好幸福哦!」

「既然妳喜歡﹐以後我經常煮給妳吃。」(是說﹐牡羊男真的很熱血很好騙)

「太棒啦!」我淚光閃閃﹐伸出祿山之爪﹐對他抱抱親親捏捏摸摸一番﹐「那麼﹐以後每星期你至少要掌廚兩次唷。」

「那有什麼問題!」他拍胸脯保障。

自此以後﹐我男人仿彿突然開了竅似的﹐不時捲起袖子下廚切切煮煮﹐雖然滋味不怎麼道地﹐但偶爾坐享飯來張口之便﹐就算是餿水我也認了。

漸漸的﹐我開始熟諳以退為的生存智慧﹐並拿捏出弱勢收服強勢的競爭之道。我經常扮演楚楚可憐的小妾角色﹐以喚醒自家男人的英雄主義﹐好讓他義無反顧地幫忙洗碗打掃刷馬桶﹐然後﹐我會以崇拜而驚喜的姿態﹐重述滿腔的讚美與感恩。在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默契下﹐王子與公主少了爭吵﹐自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多年後的今天﹐面對馬桶裡這坨靈氣逼人的便便﹐我突然感動得老淚縱橫。先總統蔣公公在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的小河畔領悟了力爭上游之道﹐而小邪林祖媽我﹐在亞特蘭大西北三十哩的某公司馬桶邊﹐參透了以柔克剛的處世秘訣。人類是複雜的動物﹐但其單純的共通性是吃軟不吃硬(當然﹐少數只能靠武力解決的天生犯賤者例外) ﹐因此﹐應對家人朋友同事﹐甚至仇人陌生人﹐直來直往並不是唯一答案﹐偶爾把姿態拉低﹐身段放軟﹐方可在殺傷力等於零的局面下掌握住原則﹐甚至讓他人心甘情願為你作牛作馬而不自知。老子說:“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便大辯若訥”( 意思是說﹐會轉彎的才是狠角色啦) ﹔許多年來﹐在爾諛我詐的職場裡打滾﹐最初的泰然情懷﹐以及少女的溫柔調性﹐幾乎已蕩然無存﹐而今日這坨看似軟弱的大便﹐在一次次嚴酷的水刑下﹐依然以溫柔的執拗堅定立場﹐無疑為了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我摸摸口袋裡的手機﹐想拍幾張感性的便便寫真以資留念﹐卻擔心被小壘球罵變態而作罷。然後我突然想到﹐與便便抗爭的十多分鐘裡﹐似乎沒有任何人走進這兩小間女廁哩!換句話說﹐倘若林北棄便潛逃﹐被抓包的可能性應該等於零(為了一坨大便調出走廊上的錄影監視器是很不可能滴…)﹐於是我毅然走出小門﹐隨隨便便洗了手打算腳底抹油。在步出洗手間的那一刻﹐我臨時掉頭﹐不抱任何希望﹐又按了一次沖水桿。這一回﹐便便似乎看穿了我的徹悟﹐自知塵緣已了﹐它旋轉著華爾滋舞步﹐優雅脫身了。

張三丰在覺遠和尚臨終前偷師了九陽真經﹐隱居武當修習十餘年﹐並苦思七日七夜後﹐豁然領會以柔克剛的武術至理。同樣的﹐當步出洗手間那一刻﹐我感覺脫胎換骨﹐仿彿人生之謎獲得了解答。回家路上﹐我回味當日的奇遇﹐忍不住仰天長笑。這一番大笑﹐竟笑出了一位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大宗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