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開始,靖平儘量避開尖鋒時間下班,能加班就加班,可早退則早退。一連幾夜,她做著同樣的惡夢。在夢裡,老陳跛著腳,以極快速度逼近,在她尚未逃離之前,一把將她抓住,臉上笑得猙獰﹐「靖平,我總算找到妳了。這一次,我再也不會放手。」

她甩不開他,只能沒命的往前跑。老陳不良於行,卻不願鬆手,在背後急得大叫:「欸,等等我!」她聽見咯嚓一聲,伴隨著刺耳哀號,回頭一看,老陳已跌倒在幾丈之外,而她的手腕,仍然被緊緊抓住——一隻血淋淋的斷臂。

她驚聲尖叫,在暗室裡猛然轉醒,渾身冒著冷汗,下半夜再也睡不著了。

下個週末,國禎約她在格林威治村附近的義大利餐館吃飯。她特地化了妝,以掩飾明顯的黑眼圈,但連日睡眠不足的疲態卻如何也遮蓋不住。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憔悴成這樣?」一見面,國禎馬上察覺不對勁,「才一星期不見,妳的臉整整瘦了一圈。」

靖平搖頭苦笑。

「工作太累嗎?壓力太大了是不是?」

「做惡夢。」她苦笑,把玩著餐桌上的小天使燭臺。

「被人欺負了?或者…有什麼心事?」

她搖搖頭,眼裡的淚光一閃一閃的。

「靖平,有件事,我忍了幾天,一直沒告訴妳…」餐廳裡,樂聲與人聲雜沓,國禎將椅子挪近,揉揉她的髮,正色說道:
「上星期,副總找我約談。我們加州總公司今年擴充營業,要求各分公司派遣兩名技術人員長期支援,我正是人選之一。因為加州物價高,加上調動後薪資比照主管階級,以後的待遇會是現在的兩倍。雖然我喜歡紐約這個人文匯萃的大都會,但對於加州,一直懷有特殊感情。它濱臨太平洋,感覺上,離家鄉比較近…」

靖平幽幽看著他,腦海裡千迴百轉。

「我遲遲沒有做出決定,因為…我放不下妳,靖平。」國禎緩緩地說,眼神溫柔得堪可漾出水,「妳心事太多,肩頭的擔子太重,我無法就這麼離開,可是,我自知無權要妳和我一起走…」

她閉上眼睛,想起和姜霆南征北討﹑四處取景寫生的那段日子。那時,姜霆經常拎著一台小錄音機,只要去海邊,他喜歡在寫生時播放The Beach Boys的老歌錄音帶。這個由五位加州男孩所組成的樂團,每首曲子都是幸福歡暢的,在他們清越的合音中,加州的陽光﹑沙灘與棕櫚樹構築成的昇平世界令人嚮往。是了,她還記得,姜霆最愛的一首老歌,恰巧是老鷹合唱團的“Hotel California” 。呵,加州!她不自覺面露微笑,那個代言著她未竟夢想的聖地,離烏煙瘴氣的東岸如此之遙遠,感覺上,似乎和姜霆的心靈又接近了幾分呢!

靖平睜開眼睛,迎上國禎佈滿問號與期待的眼神,她不自覺脫口問道:
「我的過去,那些... 呃,不光采的事,難道你一點也不介意?」

「我說過,我愛妳的全部。這全部的定義包括了童年的妳,青春期的妳,現在的妳,以及多年以後,雞皮鶴髮﹑齒牙動搖的妳。」國禎雙頰微紅,為他罕見的熱情口吻,「靖平,我們…搬到加州,把這裡的一切全拋開,從零開始好嗎?」

靖平怔怔望著眼前這個羞怯善良的娃娃臉男孩,在他的臉上找到了她熟悉已久的安定魔力,近日來的陰鬱和壓力有如水蛭灑上鹽巴,迅速縮小,並消失於無形。國禎是她的守護天使,一直以來都是,她不能,也不願﹐就這麼放開他。

「帶我走,帶我走。」靖平噙著淚,喃喃懇請著。仿彿筋疲力盡的馬拉松跑者,她毫不猶豫地投入國禎懷裡,緊緊的,緊緊的抱住。

(待續)

 ☆    ☆    ☆    ☆ B O N U S ☆    ☆    ☆    ☆

前天在Youtube找到The Beach Boys六0年代很受歡迎的老歌"Don't Worry Baby"
或許是年代久遠的緣故﹐那首MV﹐整個實在爆笑
(是說﹐當時你我都還沒出生啦)
幾個男孩﹐穿著銼到不行的"高腰褲"排排站唱歌
沙灘上的美女﹐扭腰擺臀的舞姿
在那時是風尚
現在回頭看﹐實在怪異到噴飯
但歌不錯聽﹐典型的沖浪音樂
建議先把眼睛閉起來品味一次陽光棕櫚樹的昇平氛圍
再打開眼睛看爆笑版
或許我的embed語法有問題﹐想重看時﹐請重新整理網頁
youtube小螢幕就會恢復正常



說到The Beach Boys﹐一定要提他們的靈魂人物Brian Wilson以及他的經典作品之一"God Only Knows"
這是首"魔歌"﹐被許多有名藝人翻唱過
年輕時﹐我可以整天反覆聽它不膩
但心情不好時別聽﹐失戀時當然也要避開它
在Youtube抓到了2﹑3年前Brian Wilson垂垂老矣的站台演唱
雖然效果不及唱片
但頗有紀念價值
也順便一起貼上來分享
這兩首MV前後相隔差不多40年
對照之下﹐不得不感慨歲月催人老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