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有一天﹐全世界人類被硬生生地劃分為好人與壞人兩種﹐我肯定坐落於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既上不了天堂﹐也不下不了地獄…

這箇中辛酸不是三言兩語得以道盡的﹐簡單來說﹐縱然我自詡善類﹐但所有壞人的基礎學分﹐例如逃學﹑作弊﹑從媽媽皮夾裡偷錢買糖果﹑教唆小流氓對看我不爽的同學要脅兼警告等等﹐我全都沾染過。可惜我壞得不夠入骨﹐惡得不夠進階﹐因此在好人與壞人分水嶺上﹐我經常落得裡外不是人。換句話說﹐在好人眼裡﹐我是人人除而快之的老鼠屎﹐在壞人面前﹐我則是一顆渾身煥發人性光輝的夜明珠。

今天貼出這個聳動的標題﹐想必熟識的朋友們已開始議論紛紛:「夭壽啊﹐看妳滿臉淫邪之氣﹐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歐買尬﹐小邪這款玉潔冰清楚楚可憐的資深美少女也會貪污?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無論你是震驚也好﹐不屑也罷﹐這「貪污」二字﹐實在太沉重了﹐因為當年那場烏龍事件﹐或許不夠格稱之為貪污﹐但是﹐我亦想不出更適合的字眼套用於其上了。

看倌們﹐且聽我娓娓道來!

話說學生時代的每學期開學日﹐固定會舉行那個撈啥子班級幹部選舉。當時有個陋習——班長﹑副班長在功課排名前三的同學中甄選﹐其他股長﹐則由前十名的同學中提名投票。換言之﹐如果你的成績不算太糟﹐肯定會被點名﹐然後莫名其妙地成為什麼鳥股長。由於我正是那倒楣的前十名之一﹐因此除了班長﹐自副班長到康樂股長的烏紗帽我全都戴過。沒當過班長的原因很簡單:當時我年紀雖小﹐卻已參透世事﹐崇尚道家的無為而治(白話翻譯就是出了名的不負責啦﹗)﹐因此從沒人膽敢把全班信譽押在我這種憊賴份子身上。(再註:哈哈﹐很少考第一才是主因啦。)

這些亂七八糟的「官職」裡﹐我最痛恨的當屬衛生股長和總務股長。衛生股長掌管班上的清潔工作﹐鎮日週旋於臭烘烘的廁所﹑髒兮兮的玻璃窗﹐灰塵滿天飛的地板﹐以及永遠擦不乾淨的黑板﹐然後像個惹人厭的老巫婆這裡唸唸那裡罵罵﹐實在有辱我不食人間煙火的小龍女形象﹐加上我上學經常遲到﹐極少督促全班的晨間掃除工作﹐因此小三那年﹐在本人的英明領導下﹐本班曾創下連續十週蟬聯全校衛生比賽倒數第一的輝煌紀錄。從那之後﹐老子名垂青史﹐終生豁免衛生股長一職。

至於渾身銅臭的總務股長﹐自然和清高如我者八字犯沖。我這人雖然頹廢邋遢﹐但基本潔癖還是有的。每當從同學手裡接過髒髒皺皺爛爛的鈔票﹐總是嫌惡地往信封一塞﹐然後以大便快拉出來的速度衝出教室﹐以肥皂大力洗手﹐恨不能搓去一層皮。再者﹐我數字概念極差﹐小小一疊鈔票﹐在我小小的手心裡小小心心地點數五次﹐通常會產生五個不同數字﹐想當然爾﹐這種令我視之如畏途的鬼差事﹐我能賴就賴﹐能免則免﹐但即使如此﹐依然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擔任過幾次總務﹐幸好從沒出過什麼差池。

小四下學期的第一天﹐全班照例選出幹部數枚。當時﹐連任兩次學藝股長的我﹐已經做得很幹了﹐於是事先放話表示﹐倘若這次再度連莊﹐老子將當場刎頸明志。為避免鬧出人命﹐死黨們表現得極為合作﹐我如願脫離了收作業﹑做壁報的噩夢﹐搖身一變﹐成為新任風紀股長。

嘿嘿﹐想當年﹐風紀是我唯一瞧得起的職位呢!因為我從小就是個精力充沛的猴死囝仔﹐最痛恨睡午覺﹐偏偏學校規定每天午休45分鐘﹐12點半一到﹐全校學生就得統統趴在桌上裝死﹐無論你睡得著睡不著。身為風紀﹐不但可名正言順地免除午睡的酷刑﹑大搖大擺地坐在講臺前看漫畫﹐還可以公報私仇﹐把看不爽的傢伙列入破壞班上秩序的黑名單﹐然後由老師替天行道…。天啊﹐這種肥缺捨我其誰!可想而知﹐當投票結果出爐﹐我仰望蒼天﹐梨花帶淚﹐恨不得大吼一聲「媽﹐我出運囉!」﹐一吐幾年來被逼著午睡的鳥氣。

事實證明﹐我想得太天真﹐也太簡單了。雖說風紀要做的事﹐一般只是擺出晚娘面孔維持秩序﹑擺不平的時候向老師哭訴幾句﹐但之於我們那個問題重重的四年五班﹐就不僅僅是這些了。

(待續)

說到無為而治﹐就想到Bechild這篇令人思量再三的無為而治按下去
Bechild爹娘的放牛吃草哲學﹐和痞子小邪的憊賴﹐自然是完全不同層次滴。嘿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