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陳再進門的時候已經六點多了。他換了一件藍色POLO衫,頭髮仔細梳理過,看起來年輕不少。也許還洗過澡,全身香噴噴的,舉手投足散發著古龍水的氣味。

    他打開兩個大塑膠袋,把東西一件件佈置餐桌上﹕兩人份的日本定食、沙拉、味噌湯,幾顆貴得沒道理的水梨,以及一瓶紅酒。靖平把定食分裝磁盤,從廚房拿出兩個馬克杯權充酒杯,然後與他對坐晚餐。

    「祝我們....」老陳擎著杯,沒頭沒尾地說。

    靖平只微笑,象徵性地抿了一小口酒。

    一頓飯,吃得七零八落。靖平想起今晚老陳前來的目的,緊張得手心冒汗。她喝湯過,吃了幾塊壽司,就再也吃不下了。

    老陳幫忙把剩菜收拾冰箱裡。靖平泡了咖啡,兩人看著電視新聞,有一搭沒一搭閒聊。老陳洞悉她的緊張,說了些冷笑話,然而,她只是僵硬地遠遠坐著,大氣也不敢喘一下。

    「明天早上幾點的課﹖」老陳閒閒地問。

    「九點。」靖平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那早點兒睡吧。」老陳關了電視,深深看她一眼。

    「我...去洗澡。」靖平避開他的眼光,從衣櫃胡亂抓了衣褲,閃入浴室。

    這個澡,比往常洗得久。

    靖平刷了一層厚厚的沐浴乳泡泡,慢條斯理地沖洗身子。她的手,輕撫過滑溜的頸項,慢慢挪移至前胸。從高二暑假出國以來,洗澡都是匆匆忙忙的,這還是頭一次審視自己的裸體。這幾年,同齡的朋友大多停止發育,她反而抽高了幾公分。生活的磨難並沒有使她形色枯槁,她雖然瘦,胸部發育得很好,相較於和姜霆相與時的青澀,似乎又豐滿了幾分。

    那時候,姜霆總喜歡把頭埋在她的胸前,吸吮著她的乳房,像個孩子似的迷戀她的母性特徵。她心疼地摟緊他——姜媽媽過世沒多久,姜霆對亡母的哀思,她或多或少感同身受。

    在靖平窄小的單人床上,兩人裸裎相對,探索著對方每一寸身軀。下課以後,夕陽的餘暉戀戀不捨地拖曳過眷村小徑,到了靖平的窗口就打住了。她掛起厚重的窗帘,屋裡微涼的幽暗令她心安。姜霆是一團外放的熱焰,而靖平永遠是害羞內斂的,那一把心中悶燒的火,除了姜霆,沒有人探測得出來。

    她不否認和姜霆做愛的感覺甚好,雖然她一直體會不出書上形容的高潮。兩人繾綣交歡之際,她老是害怕爸媽突然下班回家,更擔心安全期計算有誤。第一次體會到性交的快感是高二寒假,當時兩人跨入親密關係已經半年。那天早上,姜霆並沒有和那群哥兒們混在一起,兩人手牽著手,到西門町看了一場當紅電影「蘇菲亞的抉擇」,散場後,又在萬年地下樓吃了一客台式鐵板牛排。回到家,才午後兩點。

    姜霆靠了過來,親吻她的耳垂,撒嬌地央求道﹕「我們做愛吧!」她經期才結束,知道正逢安全期,也溫順配合了。或許因假期中情緒較為放鬆,加上寂靜暖冬的慵懶氣息,她彷彿化身為蓄勢待發的仙女棒,在姜霆生澀依然的撫弄及綿延不絕的熱力引燃下,斑斕的火花迅速蔓延開來,快感一波波地通徹了四肢百骸,好似魔法中的流星雨,頃刻點亮黑沉沉的夜空。

收音機裡的ICRT正播放著Brian Adams的當紅歌曲「Heaven」,姜霆俯下身,笑著吻她,把她無意識的呢喃完全吸納而去。之後,他靠在她的胸口急促喘息著,她摩挲他覆蓋腦門的柔軟短髮,另一隻手,則緊緊將他圈住。隨著音樂的旋律﹐她輕輕哼唱著:「Baby you’re all that I want, when you’re lying here in my arms. I’m finding it hard to believe, we’re in heaven…」。

是呵!那些日子,兩人在純淨無憂的天堂裡翱翔著,幸福得連魔鬼也要嫉妒,是以愛情結束得如此之倉促,還沒來得及開花結果,即凋零了一地枯葉。

靖平仰著臉,任蓮蓬頭的水柱沖散兩頰的淚花。她穿上衣褲,吹乾了半長的直髮,打開浴室的門,以決絕而膽怯的複雜心情,走向屋角的大床。

天花板的吊燈已經熄了,床頭的小夜燈泛著詭譎的柔光,有如暗夜裡一雙嘲諷的眼睛。

老陳似乎睡了,平緩起伏的背影,依稀伴隨著均勻的鼻息聲。靖平鬆一口氣,躡手躡腳地繞到另一側,以分解動作一點一點滑進被窩,像一隻入殼的寄居蟹。微光中,她睜大眼睛,蜷縮床的一角,唯恐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破壞了這偷來的寧靜。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幾分鐘,也可能是幾十分鐘,朦朧中,老陳翻了個身,一隻手,不偏不倚著落在她的前胸,試探性地捏弄著。她緊張得渾身僵硬,只下意識地夾緊雙腿。突然間,他的大手往下挪移,伸入她的上衣下擺,打了個轉,從她光滑的腰腹順勢而上,左搓右揉起她的乳房,沒有任何衣物屏障。

「不…」對方微涼的指尖觸及肌膚,她心口一震,正要開口婉拒,但臨到喉頭的話語,卻被硬生生打住了。老陳為她張羅學費﹑供她吃供她喝,而今在他的屋簷下,兩人共用一床,她還能以什麼理由﹑什麼樣的姿態臨陣逃脫?

「靖平,妳冷嗎?怎麼在發抖呢?」老陳靠過來,從背後緊緊圈住她,生怕她下一刻就溜走似的,「別害羞,我們…慢慢來。我會讓妳很舒服的,妳放輕鬆…」他在她耳邊呵著氣,手上動作不曾間歇,仿彿千百條款行蠕動的蛇。漸漸的,她感到週身一股莫名的燥意,不自覺停止掙扎。

夜,並沒有想像中來得長。

從老陳的臂彎裡悠然轉醒,貧困和潦倒已成了光年外的神話,黑暗潮濕的地下室,則伴隨著青澀純粹的過往,一併埋葬了。如今,她住在新穎敞亮的高級公寓,百葉窗一拉開,陽光毫不吝嗇地刷亮了每一縷空間,她聞得到中庭花園盛開的玫瑰香氣,看得見偌大皇后區的繁華景致。

但是,她看不見自己的未來。

(待續)


在youtube首80年代相當歡迎的"Heaven"
Brian Adams沙啞嗓音
搖滾抒情
記得我teenager曲子在ICRT點播
當然舞會之一
網頁背景音樂欣賞這MUSIC VIDEO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vonC
  • 小邪,
    故事好看,歌也好聽
    不過看著靖平心卻很亂
  • Dear Avon,
    晚上聽他的歌蠻舒服的吼:P
    我們這裡有個專播放80年代歌曲的收音機頻道﹐
    每次聽了那些曲子
    就懷念起過去美好的青春歲月呢
    (是說﹐偶老了啦:P)

    靖平啊﹐我寫的時候心也好亂
    覺得自己好像成了推她入火炕的劊子手
    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0/10 12:44 回覆

  • 懶人
  • 在公司看著這篇後續令我緊張得半死,
    顧不得桌上的文件,隨著靖平的心情起伏,
    唉....終究,其實我好想掉淚喔!T T
  • Dear懶人妹﹐
    因為不愛在老陳部份著墨太多
    尤其是性愛場景
    所以把姜霆也扯了進來
    不料兩者相比
    我竟越寫越悲
    嗚嗚
    妳的心情偶了解
    (((秀秀)))

    ilovesonata 於 2007/10/10 12:48 回覆

  • shoshay
  • 想了半天 還是留些話吧
    雖然看得很嘔
    小邪你真是劊子手
    到目前為止 沒有角色在我心裡翻得了身
  • Dear小姐姐﹐
    靖平老公人還不錯
    大概再2﹑3章就會現身了唷
    不過我還是最愛姜霆
    畢竟有才氣的人
    在小說中較有展現魅力的舞台:P

    ilovesonata 於 2007/10/11 12:29 回覆

  • 懶人
  • 天啊~~靖平居然還嫁人了....要死了要死了喔!(哀嚎中)
  • 嘿﹐偶要好好給妳處罰
    (打10大板啦XD)
    第一章開頭就是靖平離家
    故事是從現在推衍回去的
    靖平如今是結了婚﹐有小孩的三十幾歲女人
    不過真的不怪妳捏
    第一章張貼上來到現在已經太久了XD
    會忘記是正常滴

    ilovesonata 於 2007/10/12 15:20 回覆

  • natumicat
  • 我覺得一切問題在於稱謂
    是說幹嘛叫“老陳”
    改陳先生會不會好一點?
  • 當地華人都稱之老陳
    靖平也跟著這麼叫
    (嘿﹐寫的時候這麼想的
    但忘了在小說裡交代一下
    因為本來就對這號人物反感)
    謝謝女兒滴細心提醒
    我會回頭補上這裡
    對了﹐我有想過直接叫他陳克強
    不過他是小人物
    所以也在斟酌:P

    ilovesonata 於 2007/10/14 1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