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陳果然是真心誠意的。第二天一早,他親自送來學費的差額,並催促靖平打包搬家。

    房租是付到月底的,只消和房東打聲招呼即可。實際上,靖平東西不多。一床二椅是租屋附帶的﹔書桌是二十元買的二手貨,老陳嫌舊,不給帶走。其他帶得走的,是幾箱書、一箱衣服,以及鍋碗瓢盆等雜物。開學前一天,靖平向餐館請了假,老陳開車來載,才一趟就搬空了。

    靖平的新居,位於一棟附有警衛的新式公寓三樓。嚴格來說,它不算套房,而是更高一級的統倉(Studio),廚房、臥室與客飯廳皆備。除了衛浴,一切是開放式的﹐少了隔間,屋子更顯得光明敞亮。

    老陳為她備妥了整套傢具用品。自客廳的沙發電視、餐廳的小飯桌,乃至成套的書桌書架,無一不備。當她一眼望見屋角那張鋪著簇新被單的大雙人床,不由得雙手發抖。

    「靖平,我有事離開一下。妳慢慢整理,晚上我帶晚餐過來。」

    老陳站在背後,雙手搭著她的肩。她發現他改口叫她靖平了。之前,兩人之間一直是掐頭去尾沒名沒姓的。

   「這個月的錢,妳收著。」老陳掏出一疊鈔票,放在飯桌上,想了一下,又從皮夾裡數了五張百元鈔,「這屋子缺東少西的,下午有空,妳自己出去逛,還差什麼就買,別虧待自己。」

    「這裡....已經很齊全了啊。」靖平囁嚅地說。老陳口口聲聲嫌這裡簡陋,但比起那個不見天日的地下室,以及多人共用的狹小浴廁,這樣的居所已經是天堂了,況且她還有豐厚的月錢可花用。

    「傻瓜。跟我在一起,妳不需學著省錢,而是要學著花錢。」老陳把錢塞進她的手心,忍俊不禁。

    老陳走後,靖平再次打量這個新居,從裡到外繞了一圈。廚房的流理台旁有一扇玻璃門,門的後面,是一個小小的陽臺。她打開門,倚著欄杆,眺望遠處川流的車陣,耳邊依稀傳來行人的一波波歡笑聲浪,以及街頭藝人時斷時續的快節奏Rap音樂。她側耳傾聽了片刻,忍不住也笑了。

    她走回屋裡,為自己燒水泡了熱茶,然後慢條斯理地拆箱整理,不到半小時即收拾完畢。她察覺自己正快樂地哼著歌,心下一震,立刻住嘴了。已經多久沒唱歌了﹖那些由歌聲與笑聲串連成的記憶,有如童年時水泥地上的粉筆塗鴉,幾番落雨,漸漸被沖刷得模糊了。多少次,與姜霆踩著新生南路的紅磚道,從台大一路走回家,大多是姜霆唱,她微笑傾聽,偶爾應和。來美國以後,不是忙,就是亂,不是累,就是慌。日子粗糙得容不下絲竹管弦,甚至容不下——姜霆。三年了,他應該早已結束管訓,甚至開始準備考大學了吧﹖她明明給過舅舅家的通訊地址,他亦瞭然她對愛情的一番愚痴,卻連隻字片語也不曾捎來,真枉費兩人自童年到青春期一路走來的相知與默契!

    她甩甩頭,站了起來,決定出去逛逛。老陳多給的五百元,彷彿一塊有棱有角的石子,頂著牛仔褲口袋,有些刺痛,卻帶著一種奇異的充實感。

    她散步到緬街一帶最平民化的百貨公司,買了洗潔精、桌巾、浴帘、門墊等用品﹐正要結帳,想起老陳偶爾會來吃飯,又買了兩組餐具。她拎著大包小包走進專賣台灣小吃的台菜館﹐大手筆點了蚵仔麵線、臭豆腐和燒仙草三種家鄉味。她靜坐餐廳一隅,突然想到,這還是出國以來第一次上餐廳吃飯呢!如果老陳請吃牛排那次不算的話。龍祥園也賣台菜,但不做小吃。之前,她好幾次走經這家餐館,羨慕地看著出入的人們,貪婪地吸著廚房飄出的家鄉味兒,卻一直捨不得花錢。現在她終於可以理直氣壯地走進來,氣定神閒地點選自己愛吃的東西了。

    有錢,真好啊!她輕嘆了一口氣,盤算著下午的計劃。首先,她得回家一趟,把滿紙袋的日用品歸位,休息片刻,再上中國超市買菜。老陳喜歡吃涼麵,她會做很道地的四川涼麵和台灣涼麵﹐先把佐料買齊了,以後有機會做給他吃。他待她這麼好,她也該用心回報他才是....。對了,有空還要買個微波爐。以前老是借用別人的,現在得自備一個才行。還有,電視機上光禿禿的,也許可以放個小盆栽或水晶飾品點綴一下.....。老陳說得沒錯﹐以前忙著省錢,如今忙著花錢。早知生活可以是這般的輕鬆適意,何苦拖到今天才點頭呢!想到這裡,她笑著搖頭,又忙不迭的點點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susanwu
  • 嗯 現實的生活是殘忍的
    是說靖平也忍很久了
    會有這樣的心情代表她還沒有太過壓抑

    是說她也稍微放鬆一些些了
    雖然不是很好
    但是總是不需要為錢擔心了
  • 嗯嗯﹐能往好處想就對了
    (雖然還是為她惋惜)
    她一直神經緊繃
    能暫時舒緩一下也好

    老陳只是過客
    所以吼~~我不會對姜霆放棄希望
    我會讓他功成名就
    會讓他抬頭挺胸
    我超愛姜霆這號人物XD

    ilovesonata 於 2007/10/04 14:31 回覆

  • susanwu
  • 對啦 對啦
    姜霆才是主角
    他一定要振作
    努力挽回靖平的心!!!
  • Dear小皮﹐
    嘿呀﹐這個姜霆吼
    我會讓他努力上進
    我會讓他功成名就
    小小跌一跤真的不算什麼捏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4:50 回覆

  • shoshay
  • 她不用去餐館打工了嗎
    我以為還沒被辭退
    如果一下子辭掉不去
    很奇怪耶
    我還在抗拒中
    畢竟 跟一個沒感覺 年紀差很多的人
    很不可思議
    以後老陳應該不會太壞吧
    或許想讓靖平心甘情願
    可是我還是討厭他
  • Dear小姐姐﹐
    我會讓她繼續在餐館打工
    不過打工時間縮短了
    要不然這樣一直硬操下去
    靖平恐怕活不到和姜霆重逢的時刻就掛了捏:P

    我也討厭老陳
    超討厭的
    所以打從開始就沒打算讓他佔據太多篇幅
    不過接下來2﹑3章妳還得忍耐一下下唷:P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4:53 回覆

  • 大貓
  • 有人照顧是幸福的 儘管是個沒有愛情的老頭子
    只怪靖平父母太早把她送出家門了
    我一直認為沒有雙親在身邊的小留學生是很可憐的
    什麼出人頭地都比不上慈愛雙親在身邊的成長過程
    吃得苦中苦又如何 幸福與否和成就無關啊

    或許我眼光太狹隘了吧...
  • Dear大貓﹐
    靖平的老母雖然是一番苦心
    卻苦了自己的寶貝女兒
    說真的﹐我覺得她又笨又殘忍哪

    靖平那麼內向木訥
    沒錢沒親友沒門路
    有人照顧
    總比一個人拼得頭破血流好:P

    是說﹐小留學生﹐我家就住有一個捏
    是我家爸爸雙胞胎弟弟的兒子
    小壘球的堂哥
    (他在美國出生
    後來他爹畢業回台工作﹐他跟著回去讀完小學+國中)
    雖然他乖巧獨立
    但我們畢竟不是他爹娘
    總覺得再怎麼用心
    能做到的有限
    加上我超懶的...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5:01 回覆

  • Vince
  • 正在思考中。
  • Dear Vince,
    嗯﹐就...
    接受事實吧
    凡事總有正負兩面
    往好處想
    就會舒服些吧:P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5:02 回覆

  • 懶人
  • 總覺得有些錯過的,便再難回頭....
    若他們倆非得繞一大圈再重新開始,
    那過程必定艱辛無比,靖平辛苦了,姜霆也是。
  • Dear懶人﹐
    是說﹐這兩個人還不是普通命苦捏
    不過真愛無敵捏
    請期待兩人重逢的那一刻
    (吼~~那段....我超用心的)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5:04 回覆

  • 芽芽
  • 我不太喜歡故事沒看完前發表意見
    不知為什麼!

    可是我忍不住了!

    因為...
    我在濁流時就開始揣測
    依小邪的風格
    會讓靖平淪陷嗎?
    是會在即將淪陷時踩煞車
    滿足人心的完美性
    還是讓故事就屈服實際的現實
    任由它往該發展的方向伸展呢?

    結果...
    馬的

    都到第十章了
    小邪還在ㄍ一ㄥ


    (深深呼一口氣)


    好!沒關係!
    我!等!
  • Dear芽芽﹐
    呵呵﹐已經ㄍ一ㄥ不下去了啦:P
    錢都拿了﹐家也搬了
    接下來只好乖乖履行義務捏

    秋水這故事整個比較寫實
    畢竟它不算言情
    所以醜惡部份我也不打算視而不見

    嗯﹐明天偶會面對現實
    乖乖把續文貼上
    芽芽乖捏
    (((抱抱)))

    ilovesonata 於 2007/10/07 15:12 回覆

  • Vince
  • 我想起我哥哥高中時﹐家父要他學醫。他怎麼也不幹。 後來到了四十歲(哈﹐比我早七歲。 美國是不同的。)﹐才去中國醫藥學院念中醫。人生的道路多麼的曲折。可又好像很自然。
  • Dear Vince,
    聽你這麼一說
    覺得人生好微妙啊
    你和你哥都繞了一點路
    最後找到自己的方向耶
    所以說﹐只要能達成目標
    無論或早或晚
    都是可喜的
    很多人﹐終其一生還不知道要把目標訂在哪裡呢

    ilovesonata 於 2007/10/08 14:45 回覆

  • Vince
  • 好像不是這樣說的。
    從醫的目標﹐我從來都沒有過。不止如此﹐因為我高中時﹐幾個保送醫學院的同學﹐人品都有問題。我一直對台灣的醫界﹐頗不信任。自己走這一條路﹐只能歸功於宿命吧。哈。前面的路走不下去了﹐沒法度。結果發覺還滿適合的。
  • Dear Vince﹐
    呵呵﹐
    所以說﹐山不轉路轉
    路不轉...人轉
    未經柳暗花明
    怎能又見一村呢:P

    應該說是你之前一直在摸索吧
    做自己有興趣的事
    是最幸福滴^_^

    ilovesonata 於 2007/10/10 12:36 回覆

  • Vince
  • 嗯﹐好像跟你故事的主人公一點一樣。哈
  • 你是說靖平嗎
    哈哈
    她不過借他人之力
    讓自己走得順一點捏:P
    不過把它解釋成宿命也可以說^_^

    ilovesonata 於 2007/10/10 12: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