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平怔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聖誕前夕。連日的忙亂加上這一場病,她已是五蘊皆空的混沌。老陳的細心,令她既感激又不好意思,卻也沒打算把東西收下。老陳的手懸空許久,見她不收,把紙盒往床頭一扔,賭氣似的說﹕
    「不過是件毛衣罷了,我不會拿回去的。妳不要,丟掉算了。」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靖平抬起頭,開口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

    「妳的經濟情形,我大概了解。」他環顧四壁,答非所問,「我知道妳在存學費,也大概知道餐館打工的價碼。可是啊,紐約消費這麼高,就算妳不吃不喝,每個月存下的數額還是有限,而且,這樣長期透支體力,沒有人吃得消。」

    靖平默然凝視著他,清澈的瞳仁仿彿一本攤開的無字天書,看不出任何表情。

    「這個地方出入太雜,既潮濕、又髒亂,根本不適合住人。為了妳的健康,妳必須早日搬出去,同時停止這樣沒命的打工....」說到這裡,老陳鬆弛的臉泛起一股潮紅。他轉過頭去,避開她眼底坦然的問號。「我有個一房公寓最近租約到期,就在三十七大道,立體停車場附近。妳可以搬進去住。」

    靖平雙眼圓睜,不懂老陳葫蘆裡賣什麼藥。在那個年代,法拉盛的獨立單元,尤其帶有管理員的大樓住家,月租少說也要六百元起跳。他明知她住不起那樣的地方,何以開口邀她搬過去住﹖

    「我有一個互惠的建議。」老陳瞥了她一眼,又迅速把頭轉開。「妳不須付房租,日後也不必這樣打工。只要專心讀書就好。每個月,我給妳三千元。用剩的存下來,付學費綽綽有餘。」

    靖平聽得一頭霧水,表情更加迷茫了。在老陳眼裡,她的經濟問題似乎完全不成問題,那麼,既然是互惠,她到底該拿什麼來換﹖

    「妳....有男朋友嗎﹖」老陳瞇著眼,細細打量她。

    老陳投射而來的赤裸裸的眼神令她背脊一陣發涼。她搖搖頭,突然懂了。

    「嗯﹐我猜得沒錯。很好,這樣就單純多了。」他鬆一口氣,臉上難掩得意之色,復而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小心翼翼地說﹕
    「妳要做的事,很簡單。呃....妳知道,我太太已經去世,小孩也大了,我很寂寞,難免有生理需求.... ,而且,我真的很喜歡妳....」

    靖平張口結舌,思路瞬間停滯了。之前她以為,老陳對她好,是基於朋友之間發乎情止於禮的關切,即便對他的居心偶有猜忌,亦告誡自己不該對人性的良善質疑,不料,到頭來,這段忘年之交,依然跳脫不出七情六慾的窠臼。

    她全身發抖著,因憤怒和失望微微提高聲量﹕
    「我雖然窮,還不至於出賣自己。」

    「別這麼想。我完全沒有輕視妳的意思。」老陳不慍不火地勸說﹕
    「我保證絕不會虧待妳,而且妳可以自由來去。等妳畢了業,經濟獨立,不再需要我的支援,妳可以選擇離去,或是....嫁給我。」

    像是聽到一則荒謬已極的故事,靖平不可置信地搖頭、再搖頭,仿彿亟欲甩開與它沾附的任何細枝末節似的。

    「謝謝你來看我。」她站起來,擺出送客的姿態。「我的事,不勞你費神。」

    老陳訕訕地走到門邊,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放在靖平桌上,「妳仔細想想,這樣的生活,到底還能撐多久﹖女孩子家別那麼倔,跟了我,我會好好照顧妳。」

    大門輕輕閤上,然後是引擎啟動的聲音。老陳走了。

    她就這麼呆坐著,腦筋一團混亂,許多不願觸碰的過往,像跑馬燈一般爭先恐後奔騰眼前。她知道不該為自己的窮困尋找藉口,卻也忍不住怨天尤人﹕若不是母親執意帶她出國,現今她依然是家裡的掌上明珠,沒有貴死人的學費壓力,亦毋須面對粗糙的現實﹔若不是姜霆殺了人,她應該已是台灣的大一新生,就像一般同齡女孩,咨意揮霍著青春年華…

    出國一年多的寂寞、委屈,和辛酸,匯聚成氾濫的淚水,第一次,毫無保留地傾瀉而出。

    靖平趴在桌上,心肺俱裂地大哭起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nail
  • 我決定繼續討厭老陳了 囧
    他講的話實在太欠揍了
  • Dear nail,
    好﹐讓我們一起繼續討厭他!
    有錢有啥了不起啊
    呸呸呸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4:01 回覆

  • winwangee
  • 靖平大哭完了
    可要繼續發憤
    萬萬不能答應老陳喔
  • Dear依一﹐
    妳的顧慮是對滴
    靖平會持續發奮圖強
    但...之後會面對新的狀況
    (是說﹐我真的很莫名其妙哪XD)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4:07 回覆

  • Vince
  • I knew it was bad but not this bad. I read the news that a Chinese landlord frequently raped his tenants at night while they slept in Flushing. This Mr. Chen is as lowdown.
  • Dear Vince,
    嗯嗯﹐我相信這類黑暗事件肯定不只一樁
    而且時時可聞
    不過老陳還算是君子
    至少他態度坦蕩

    以前我在QUEENS時
    住某HOUSE大雜院二樓
    地下室有個女孩身材很好
    但臉長得奇醜
    (不是故意詆毀他人﹐真的﹐她的五官﹐是上帝創造她時的惡作劇)
    她因為沒錢
    和房東先生有一腿
    房東先生背地裡說
    關了燈都一樣啦...etc
    還一副好心人的嘴臉
    把她介紹給不少當地華人
    解決她的生活+生理問題
    (這是那賤嘴房東親口說的)
    嗯﹐在那裡住了半年
    看到太多黑暗面
    也許靖平的部份故事
    是那時所見引發的靈感吧:P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4:18 回覆

  • natumicat
  • 沒別的,一秉初衷持續討厭老陳!
  • Dear女兒﹐
    是滴﹐妳的直覺通常狠準﹐
    偶保證﹐接下來妳會更討厭他:P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3:45 回覆

  • 小皮
  • 他這樣 我更討厭他了 吼~~~
    居然可以很理所當然 ><
  • Dear小皮﹐
    是啊﹐一副有錢就可以砸死人的樣子最惹人嫌
    即使他對靖平很照顧
    一露出真面目就讓人很反感說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3:49 回覆

  • Avon
  • 小邪,

    老陳真的討厭
    可是...
    怎麼有點想幫靖平答應他的想法呢?
  • Dear Avon,
    先抱一個^_^
    ((((HUG)))
    嗯﹐是說...我也有意幫靖平脫離困境捏
    因為她一個弱女子隻身在外
    沒錢﹑沒人照顧實在很可憐
    其實我真該把老陳寫帥一點+討喜一點+年輕一點
    像如是琉璃的CC那樣...:P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3:55 回覆

  • 歆然
  • 吼,
    老陳整個讓人不舒服。

    我遇過這種人
    他的說法是
    他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個好情人
    但至少在物質上可以保證讓我不愁吃穿
    只要我放假有空的時候可以陪他就好
    真是
  • Dear歆然妹妹﹐
    嗯嗯﹐最討厭那種財大氣粗的嘴臉了
    以為有點臭錢
    就可以把所有女人當援妹
    這種男人最令人反胃了
    呸呸呸
    可惜他找錯對象了
    妳當時心裡一定很幹吼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4:02 回覆

  • shoshay
  • 欸 又不是孤兒
    怎麼父母都不管了
    死老陳 太過分了
    看到三千塊就猜出來了
    這個靖平 怎麼沒罵人打人摔門啊
  • Dear小姐姐﹐
    妳真是我肚子裡的小肥蟲
    我下一章節就會提到靖平的老爸老母
    嗯﹐怎麼說呢...她爸媽遠水救不了近火
    而且也有點狀況
    還有﹐靖平的行情比老子偶好太多了
    西門町老杯杯肖想台幣三千來一發
    老陳出價to靖平是每個月美金三千+住處
    算一算﹐這個待遇很優渥唷
    (OS:是說﹐我果然有點神經﹐把reality和fictional event放在同一個天平上比較@_@)
    還有﹐她壓抑習慣了
    而且個性比較柔順捏
    所以都嘛只會哭哭哭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4:14 回覆

  • Jamey
  • 老陳還不夠有錢!
    最起碼像郭抬銘、王蚊洋或嚴楷泰之流的,說實在的,靖平都可以考慮考慮!
  • Dear秀敏姐﹐
    嘿呀﹐老陳不過比一般中產階級好一點而已
    不算大富
    如果帥一點還好
    偏偏被我形容得這麼醜惡
    傷腦筋捏:P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4:18 回覆

  • 懶人
  • 唉....我怎麼覺得到最後靖平會答應他的要求啊?我有懂不祥的預感說....
  • 是說﹐我的確很無聊
    沒事幹嘛把這麼一個不同軌道的人扯進來啊XD
    嗯﹐下星期﹐我會好幾天不在家
    接下來還有別的事要做
    加上對玩BLOG有點倦怠了
    可能會休息一陣唷
    不過﹐我還是會經常到處晃晃滴:P

    ilovesonata 於 2007/06/29 14:02 回覆

  • 向上飛揚
  • ^^

    好久不見了~
    說來慚愧,小邪是近日來才對文些許倦怠
    飛揚則是近一年來……都對文倦怠= ="
    看到你有寫到『如是琉璃』已出版,可我居然在網路書店搜尋不到。
    這些年都靠網路書店在購書,早忘了買書還可以去書局了……虛^^"
    我想可能是書局還未入庫,小女子我再等等唄~
    對了,清貧的生活才能襯出靖平生活的韌性嘛!我支持她!!
    老陳嘛…就當作是人生考驗的一個課題吧! ^^

    祝 身體安康~。
  • Dear飛揚妹妹﹐
    真不好意思
    前天回覆留言﹐
    張貼時﹐竟然把寫給妳的段落給漏貼了
    現在趕快補上

    之前去過妳家N次
    可是門戶緊閉
    有點小傷心呢
    所以再見妳的留言
    那種開心真的難以言喻哦
    我一直很欣賞妳情新純淨的文筆
    希望妳無論多忙
    千萬別放棄寫作
    即使寫篇流水帳式的日記也好
    只要繼續不斷地寫
    保持筆尖不鈍就行了^_^

    最近幾個月
    日劇成了我的精神寄託(kind of)
    精巧細膩的日劇對寫小說應該有些幫助
    至少對我來說
    小說橋段切換的部份靈感
    就是從日劇而來的呢:P

    如是琉璃已經在博客來上架了
    還有﹐嗯﹐我會好好保重身體
    飛揚妹也要乖乖的唷
    有空常來潛水或泡茶
    小邪展開雙臂歡迎妳^_^

    ilovesonata 於 2007/09/20 13: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