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以來,靖平日夜奔波,睡眠不足已成積習。越接近期末,各門老師指定的作業與報告接踵而至,每天忙得只睡三、五個鐘頭。她整個人瘦了一圈,小小的瓜子臉,瘦得只剩下一雙驚惶失措的大眼。期末考一結束,她就病倒了。

    她發著高燒,全身軟綿綿的,吞了兩顆台灣帶來的感冒膠囊,卻連隔夜飯菜一併嘔了出來。她扶著牆,舉步惟艱地走到門外,借用廚房的投幣電話向餐館請了假,她昏昏沉沉躺了兩天,連起身打理吃食的力氣也沒有。

    第三天傍晚,靖平依然直挺挺地躺著。忽然聽得門外有人按電鈴,一聲急似一聲。她沒去理會,翻個身,又沉沉睡去。直到隔壁室友前來敲門。

    「Joanne,有人找妳。」外頭的人持續敲著門,鍥而不捨地呼喚﹕
    「Joanne,Joanne,妳在嗎﹖」

    靖平撐著上身,費了一番勁兒站起來,兩腳卻虛浮著,一屁股又跌回床上。

    「Joanne應該去餐館了吧。羅斯福大道上的那家。」室友不知在向誰解釋。「生病﹖不曉得啊。好幾天沒見到她人了....」

    有人在轉動門把。或許靖平前天燒得迷糊,忘了鎖門,猛的房門被推開,老陳搶先衝進來。

    「妳....臉色怎麼這麼白﹖生了什麼病﹖感冒嗎﹖」他一疊聲地問,伸手探探靖平的額頭,吃了一驚,「快﹗我帶妳看醫生去。妳發燒了。」

    「不必....」靖平的聲音很微弱。一想起學生醫療保險給付之外的昂貴自費額,她連忙婉拒了。「今天好多了。真的。」

    「都病成這樣了還心疼錢!」老陳對靖平的經濟情形本已略聞一二,今日目睹這個破舊陰暗的住處,方知靖平的窮困程度比他所想像的嚴重。也不知是生氣還是心疼,他一邊嘀嘀咕咕,一邊從床頭撈起毛衣和大衣,胡亂幫她套上,也不顧男女之嫌,就這樣一把抱起她,往門外走去。

    門口停著一部簇新的德國車。老陳打開車門,讓靖平躺在後座,然後繞到駕駛座,疾速醫院靖平雖然病著,意識倒還清楚。她不曾見過老陳開車,是以一直以為他沒車。那麼,既然他有車,為何天天陪她走長長一段路回家﹖餐館附近就是個大停車場,停車根本不成問題的。她隱然覺得不安,越往下想,就越覺頭痛,索性閉上眼,將滿腹的疑慮丟在腦後。

    醫生判斷靖平得了流感,肺部亦略有感染跡象。由於連著三日不吃不喝,她已呈輕微的脫水狀態。在醫院待了半天,回家路上,老陳下車替她買了廣東粥和處方藥,到家後餵她吃粥吃藥,盯著她睡著才離去。

    靖平一覺睡到次日中午,醒來覺得舒服多了,燒似乎也退了,伴隨而來是強烈的飢餓感。她正想下床為自己弄點兒吃的,聽見大門被打開的聲音。有人走近,以鑰匙開了她的房門,老陳捧著兩個大紙袋走了進來。

    「醒了嗎﹖肚子餓了吧﹖」他伸手往靖平額頭一探,「退燒了。很好。」

    靖平瑟縮床角,滿臉警戒地盯著他。他旋即懂了,微笑解釋道﹕
    「對不起,昨天我實在放不下心,所以把妳的鑰匙一起帶走了。你們這裡白天沒什麼人,萬一妳又燒得昏昏沉沉,我送吃的來,誰來幫我開門....」

    他打開紙袋,把東西一件件取出來﹕兩大杯熱騰騰的稀飯、肉鬆、小菜、一小袋富士蘋果、柳橙汁、還有一罐多種維他命。

    「稀飯是家裡熬的,其他東西是剛剛買的。」他指著那罐維他命叮囑道﹕
    「妳平日那麼忙,應該養成每天吃維他命的習慣,免得營養不良。」

    老陳把靖平拉到書桌前,熱心地為她佈置碗筷。靖平吃著溫熱的稀飯,豆大的眼淚一顆顆滴滴落在碗裡。一年多沒嘗到媽媽煮的稀飯了,龍祥園的油膩食物吃多了,今天這碗白稀飯竟是如此之美味!而身旁這個年齡比父親只小一歲的男子,與自己素昧平生,為何待她這麼的好?

    「咦﹖怎麼哭啦﹖不舒服嗎﹖」他又伸出手,她頭一偏,躲開了。

    他尷尬地笑笑,彎下腰,從另一口紙袋拿出的一個繫著紅絲帶的扁平紙盒遞過去。

    「Merry Christmas!」他說,表情略帶戲劇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nail
  • 雖然知道老陳是討厭的角色 可是看到這集實在狠不下心討厭他...Orz
  • Dear nail,
    嗯嗯﹐其實他對靖平蠻照顧的說:P
    不過寫到後來
    我好像故意把他醜化了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28 回覆

  • shoshay
  • 我也是
    沒那麼討厭老陳了
    尤其是看到廣東粥的時候
    我也要
  • Dear小姐姐﹐
    我也好懷念正宗的廣東粥啊
    這裡賣的廣東粥都偷懶
    不放油條﹐放那種油炸餅乾棍
    感覺就差很多耶
    我最懷念皮蛋瘦肉州和生滾牛肉粥
    自己做了幾次
    雖然tasted ok
    但做不出記憶中的味道>_<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33 回覆

  • Vince
  • 命運弄人﹐不就是這個樣子嗎﹖
  • Deara Vince,
    嗯﹐我覺得靖平的媽實在很機車
    強迫和姜霆分手
    也不需要千里迢迢把女兒送到國外吃苦嘛
    畢竟她出國時才17歲
    想想真不忍心啊
    (OS:都怪寫的傢伙沒事找事啦XD)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36 回覆

  • natumicat
  • 我不要啦!
    繼續討厭老陳ing...
  • Dear女兒﹐
    接下來他會越來越令人討厭
    不過我不會讓他得意太久
    嘿嘿

    我真的莫名其妙
    沒事幹嘛塑造這個人物啊
    要強調靖平可憐命苦
    也並非一定要和這老頭兒扯上邊啊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40 回覆

  • 懶人
  • TMD!不會吧~~真的是老陳喔?嗚哇~~~~
  • Dear懶人妹﹐
    老陳只是過客
    我不會讓醜惡的人佔據小說裡太多篇幅XD
    別擔心
    我會很快讓他game over
    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42 回覆

  • bigKitty
  • 雪中送炭總是比錦上添花容易擄獲人心...
    靖平 小心啦...
  • Dear大貓﹐
    嗯﹐靖平那麼孤獨脆弱無助可憐
    雪中送炭的確對她很有用耶
    而且她沒摳摳
    老陳又有錢....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44 回覆

  • 小皮
  • 嗯…我遇過這種場面耶
    但是我覺得那是他自願的
    跟我無關啊~

    靖平 別被騙到了 :P
    我來亂的 ㄎㄎ
  • Dear小皮﹐
    呵呵﹐幸好妳沒有被對方的關切軟化
    隻身在國外的單身女孩
    在寂寞男同胞充斥的環境裡
    很容易被爭相示好﹑照顧
    雖然很搶手
    但也要很小心
    嗯﹐還是AMOR最好^_^

    ilovesonata 於 2007/06/20 13:50 回覆

  • 小皮
  • 其實對方沒騙我
    只是自作多情 會錯了我的意思
  • Dear小皮﹐
    嗯﹐偶了解了:P
    是說﹐很多人想像力太豐富
    明明沒的事﹐就捕風捉影
    弄得像是真的一樣
    我也經常誤導別人耶
    例如﹐以前我有個同事老是喜歡在星期一向我報告週末去什麼餐館吃了什麼好菜
    我聽得很專心(因為我是愛吃鬼啊)
    雙眼露出很溫柔很神往的表情(對食物)
    結果他以為我對他有意思
    沒事就來勾肩搭背
    還沾沾自喜地跟其他人說﹐我經常含情脈脈地看他什麼的
    媽咧個B
    超法克的啦靠

    ilovesonata 於 2007/06/22 14:26 回覆

  • 大貓
  • 來看了好幾次
    想半天想不出靖平該如何賺到學費...
    輟學嗎? 身份也不成啊...
    覺得...真的要不屈服於環境 很難耶
    現在那麼多笑貧不笑娼 有錢花就好的小女生
    靖平是不同年代的
    要不然可能難抵這樣的誘惑吧...
  • 嗯嗯﹐二十年前
    東岸私立大學的學費大約是每年一萬多
    靖平辛苦一下(灰熊﹐灰熊的辛苦那種辛苦法)
    加上她媽媽的存款
    勉勉強強是夠了
    (本來我文中有詳細分析她的存款數字和紐約生活水平﹐但嫌內容過於繁瑣﹐就把那部份去掉了:P)
    不過事情總有變數
    下一章會提到她家﹐她媽媽的面臨的麻煩事
    所以﹐嗯﹐老陳的誘惑
    會繼續存在
    (嗚嗚﹐很想現在就把他除名...)

    ilovesonata 於 2007/06/24 14: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