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後,母親的態度明顯軟化,她說好說歹,再三保證不過是單純驗孕,靖平方才放心跟了去。

    這家婦產科大夫與母親相識靖平就是由他接生的。母親逕行為她掛了號,與熟識的櫃檯人員閑聊起來。她侷促不安地坐在大廳,感覺許多好奇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待診的,多半是牽著孩子的年輕母親,只有她,齊耳的學生頭,運動衫、牛仔褲,與這裡的氛圍格格不入。

    門突然開了,面無表情的護士叫喚她的名,她機械化地站起來,手中多了個小塑膠杯。

    「去解小便啊,杵在這裡幹什麼﹖」母親笑著說﹕
    「要不然怎麼驗孕﹖」

    母親的口吻輕鬆得出奇,昨夜的哭鬧與責打仿彿飯桌上一滴不經心的油漬,稍稍一抹,已不留蛛絲馬跡。靖平心中狐疑著,卻也硬著頭皮,走進洗手間。

    之後,她被喚進一個小房間,聽從指示,除去下半身的衣物。躺上診療檯。護士囑咐她岔開雙腿,踩在兩旁的支架上。她一陣緊張,掙扎著坐起來,哀求道﹕
    「媽,不要檢查了。我們回家吧。」

    「別擔心,只是例常的檢查。」母親按著她的雙肩,迫使她躺下來。她別過臉,避開母親尖銳的眼光。

    賴醫生大約五十開外,滿頭白髮,看起來慈眉善目。他和母親寒喧幾句,隨即戴上手套,開門見山地說﹕
    「驗尿結果是陽性反應哦。我來做個內診。」

    靖平不安地扭動身子,眼淚簌簌流下來。

    「不哭。放輕鬆。」醫生按按她的小腹,另一隻手迅速地探入體內,緩緩說道﹕
    「從妳病歷上填寫的經期判斷,應該差不多懷孕三個月了。如果再遲些時候來,想拿掉就會比較麻煩....」

    「我要生下來。」靖平緊張地打斷他的話。

    「靖平,別插嘴。」母親蹙著眉道。

    「那麼﹐我們來照個超音波,看看胎兒的模樣,好不好﹖」醫生笑吟吟地對靖平說。

    「不用了。」母親代為拒絕,同時站了起來。「賴醫生,最近我身體不太舒服,有個問題想私下請教一下。」

    母親拉著醫生走出去,還回頭交待一句﹕
    「靖平,妳稍等一下﹐檢查還沒結束。」

    她乖乖躺在檯上等著。半晌,另一個護士走進來,抓住她的手腕,拍拍打打,像是在尋找靜脈。
 
    「先打針。」

    「為...為什麼要打針﹖」靖平感覺事有蹊蹺,正想掙脫,已然昏昏睡去。

    轉醒時,她躺在一張小床上,手上吊著點滴。母親坐在床邊看報紙。

    「靖平,妳醒啦﹖」母親順順她的髮,「先別動,點滴還剩一些。」

    「媽,我剛剛怎麼突然昏倒啦?護士來打針,就....」她愣愣地問。

    「是啊,醫生說妳身子虛,幫妳注射了葡萄糖和生理食鹽水點滴。」

    護士走進來,把靖平手腕上的針頭拔掉,叮囑道﹕
    「如果頭還暈,再多躺一下,別忘了到櫃檯領藥。」

    靖平掙扎著坐起來,發現底褲不知何時已被穿上﹐好像還墊了衛生棉之類的東西。她套上牛仔褲,雙腳虛浮得無法使力。母親上前攙扶她。

    走到外間的櫃檯,她感覺下體傳來些微的緊繃感,帶著若有似無的漲痛。她知道不對勁了,正要開口,櫃檯小姐遞過來一包藥,和一張標題「流產手術後注意事項」的影印紙,公式化地說﹕
    「回家按時吃藥,多休息。一星期內不可以行房。」

    靖平愕然看著母親,雙腿一軟﹕
    「媽,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靖平....」母親好聲勸慰。「冷靜一點,大家在看。」

    「我的小孩,阿霆的小孩,妳殺了他,是妳....」靖平淚水糊了一臉,目光狂亂。「妳是騙子,騙子....」

    母親半拖半抱地將她帶出門,揮手招來計程車。

    天空很藍,太陽很亮,今天是個踏青寫生的好日子,然而,姜霆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她的世界﹐孩子——兩人之間僅存的神秘聯繫﹐沒了。

    無視外人的詫異眼光,她伏在車窗,嚎咷大哭起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Dear all,
    嗯﹐其實﹐這流產手術的後續detail
    是根據朋友的敘述和古狗大神那兒搜尋而來的
    若有唬爛之處
    請不吝指正唷:P
  • natumicat
  • 嗯...靖平媽真的滿厲害。
    與其勸半天大家都雷
    倒不如先下手為強
    只是如果愈到認死扣的孩子
    後續就要多注意...
    不然會出人命!
  • 是啊﹐靖平的老母的確是狠角色
    靖平的前半生
    由於她老母的操控
    過得粉悽慘
    幸好後來她"想飛"
    而且還真的飛起來了:P
    吼﹐現在還在斟酌
    飛起來後
    到底要讓她安穩降落
    還是乾脆讓她失事算了...

    ilovesonata 於 2007/05/14 14:38 回覆

  • 小皮
  • 好恐怖喔…
    整個覺得她媽媽很冷血 @@

    之前好像聽過類似的故事(小說)
    也是媽媽逼著去的 汗顏...
  • Dear小皮﹐
    系滴
    被媽媽逼去夾娃娃是最悲慘的
    靖平她娘大概想像得到她的痴心女兒不會乖乖就範
    只好用哄騙的方式
    先除去後患再說
    吼~~我幹嘛沒事塑造了這個冷血老母啊@_@

    ilovesonata 於 2007/05/14 14:41 回覆

  • 戀弦
  • 小邪姐姐

    手術 需要8小時的空腹 

    飲水 也最好不要。
  • Dear戀弦﹐
    好險好險
    從頭到尾我沒有提到吃東西喝東西
    要不然就整個被抓包
    謝謝妳提供的寶貴資料唷^_^
    (((HUG)))

    ilovesonata 於 2007/05/14 14:42 回覆

  • Vince
  • 以前的父母會想盡辦法把女兒的腳骨打斷去作成三寸金蓮。同樣的泠血不是嗎﹖
  • Dear Vince,
    吼~~這三寸金蓮光是想就恐怖
    好好一個人﹐硬把她搞成殘廢
    變態的審美觀不知荼毒了多少女性同胞呢
    不過﹐以前的父母肯定也是不得已的
    為了讓女兒嫁給好人家
    只好一代接著一代變態下去...

    ilovesonata 於 2007/05/15 12:38 回覆

  • shoshay
  • 這個媽看起來冷血
    其實有點笨喔
    怎麼不先跟醫生護士串通好
    直接就在檢查時搞定
    然後告訴女兒根本沒懷孕
    只是月事遲來
    母女還能維持感情
    真是笨喔
    欸 我好像更冷血
    當我女兒真可憐
  • Dear小姐姐﹐
    妳妳妳(用欽佩的眼光審視妳ing)
    真是深思熟慮啊XD
    這不失為好辦法哩
    反正靖平呆呆的啥也不懂
    哈哈

    anyway,
    她老母為了要拆散兩人
    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下下章節還有別的花樣:P

    ilovesonata 於 2007/05/15 12: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