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平愕然地站在廚房,腦子裡快速切換著零散字幕﹕出事、刀槍、污點.... ﹐這些碎片,瞬間聚合了一張恐怖的拼圖。她緊抓著門沿,好讓自己穩穩站立,然而,眼前卻是一片漆黑,仿彿有個大布袋憑空自頭頂套下來。她呼吸困難,手腳發軟,「砰」的一聲,雙膝跪倒在地。

    失去意識不過幾秒鐘時間,她很快又警醒了,但四肢無力,全身的血液仿彿凝結於心臟,無法導入支流。她感覺被一雙強壯的臂彎抱起,輕輕平放沙發上。

    「靖平,妳不舒服﹖」是父親。
   
    「爸,姜霆他....發生了什麼事﹖」她睜開眼睛,眼淚好似驟雨後樹梢上顫動的雨水,成串成串滾落。

    父親和母親交換了意味深長的眼神之後,父親開口了﹕
    「上星期五晚上,姜霆和村裡小四那群人在西門町獅子林打電動,跟板橋的一群混混起了衝突。小四他們被打傷,姜霆....殺了人。」

    「啊....」靖平摀著嘴,雙手抖得厲害。

    「那人沒死,不過傷得很重,差半吋就刺到心臟。」母親補充道﹕
    「當天十幾個人就被請到警察局。姜霆雖是初犯,凶器也不是他的,但畢竟動了刀。他....星期二那天已被遣送到桃園輔育院管訓。」

    阿霆,你為何那麼沉不住氣﹖你明明答應不和旁人起衝突的,你說高二結束,就要收心讀書,不再到外頭瞎混…﹐再一個月就放暑假了,怎麼不稍微忍一忍呢﹖靖平心口的千言萬語,猶如沙灘上去而復返的浪潮,濕濕鹹鹹的刺痛感衝上眼眶。她轉過身,輕聲啜泣。

    「只能說阿霆這孩子運氣不好。最近少年組在大力掃蕩西門町的不良份子,雖然他沒有案底,平常也算規矩,但是逞了一時之勇,正好被抓去湊業績....」

    「我去找姜伯伯。」靖平掙扎著站起來,狂亂地說﹕「爸,你們一定有辦法救阿霆的,對不對﹖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時氣不過罷了。空軍總部的長官那麼多,一定可以幫他說說情....」

    「靖平,妳別著急。聽著。」父親按著她的雙肩,迫使她坐下。「管訓的事發生得毫無預警,姜伯伯也正在努力想辦法。現在很晚了,有什麼話明天再說。」

    「爸,讓我去。拜託....」靖平紅著眼,無視於父親悲戚的神色,搖搖晃晃走了出去。母親連忙尾隨而上,穩穩地攙扶著她。

    如靖平所料,姜伯伯並沒有任何好消息﹐面對靖平一連串的質問﹐只搖頭嘆氣﹐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疊得四四方方的紙片﹐遞了過去﹐「下午會客時﹐姜霆臨時寫給妳的。」

那是一張從活頁筆記本撕下來的紙﹐沒有信封﹐只在對折兩次的角落釘上訂書針﹐顯然是倉促成書的:

靖平﹐
這幾天﹐我既茫然又惶恐﹐
為一時衝動鑄下的大錯﹐
也為茫茫的前途。
靖平﹐我尤其擔心失去妳…

妳是陪伴我一路走來的摯友
也是我最鍾愛的家人、情人
除了妳﹐此生我別無所求
只求妳千萬不要放棄我
也別生我的氣
好嗎?

我們之間的約定﹐
我從沒有忘記
無論花多少年的時間﹐
我會努力讓它實現的。
但話說回來﹐
像我這種陰溝裡的耗子﹐
可還有資格要求妳的寬恕和等待?

靖平折起紙片﹐抽抽答答地表明了前往桃園探望姜霆的意願姜伯伯只黯然苦笑﹐語重心長說道﹕
    「姜霆這孩子自尊心極重,雖然你們從小要好,他肯定不願讓你看見現在失意的模樣。靖平﹐妳就別去了。」

    「可以給我地址嗎﹖我想寫信給他。」她緊抓著姜伯伯的衣袖﹐歇斯底裡問道。

    「靖平,別這樣﹗」母親在一旁輕斥。

姜伯伯和母親對望了一眼﹐似乎在徵詢後者的同意。半晌,他走進臥房,拿出一張寫有通訊地址的紙條。「姜霆這孩子誤入歧途,恐怕連高中也畢不了業。以後你們的距離會越來越遠。靖平,忘了他吧,別浪費心思在他身上。

忘了姜霆,談何容易!從十歲開始,兩人即理所當然地走在一起,成為彼此的生活重心。這些年來﹐姜霆就像個貼身氧氣罩﹐為社會適應不良的她提供源源不斷的新鮮空氣﹐而今少了他﹐她感到呼吸困難﹐分分秒秒都是凌遲。

姜媽媽去世後,靖平體悟到世事無常,時常陷溺於莫名的消沉。姜霆的事,更是讓她瀕臨崩潰,比過去更為害羞自閉﹐但每晚臨睡前,她必定寫一封信給姜霆。信裡,她壓抑著滿腹心事,刻意表現一副樂觀開朗的模樣,並信誓旦旦等他歸來。

    姜霆沒有回覆過任何一封信。

 (待續)

時間

Dear all,
不好意思﹐我的電腦前幾天出了問題
硬碟雖然有兩個
但C DRIVE太小
可刪除的應用程式太少
搞到後來連virtual memory都不夠用
雖然那部電腦外表光鮮
LCD大螢幕﹐wireless keyboard+mouse
實際上﹐內部之老舊可列為古董級了
嗯﹐趁電腦壞掉
順便請家裡老爺整個upgrade
(其實是重裝一部啦﹐case,主機板﹐CPU﹐HDD﹐RAM﹐OPTICAL DRIVE...etc整個換新)
但老爺忙著出客人的訂單
同樣是組裝電腦
當然以能賺錢糊口的優先柳:P
所以週末才會有空弄我的電腦
這兩天暫用小壘球的
剛剛才把中文輸入法灌進去
這篇稿子雖然不盡滿意
(正確說法是﹐很不滿意)
由於懶得改
還是硬貼上來了
請大家多多包涵:P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natumicat
  • 啊...
    唉...
    整個我也呼吸困難了。
    好悲傷。
  • Dear女兒﹐
    吼~~別傷心
    讓我來為妳人工呼吸
    嘿嘿﹕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14 回覆

  • shoshay
  • 真好啊 壞了才有理由換新啊
    像我的古董電腦 怎麼用也不壞
    沒壞就換掉 可不在我的字典裡
    這節呢 交代的很清楚
    可能靖平就有新人追了吧
    雖然不太喜歡姜霆 看他也真可憐
    女人的同情心很可怕的 
    會害她們一輩子
  • Dear小姐姐﹐
    嗯嗯﹐其實就簡單用途來說
    我那部老電腦還可以再撐個幾年
    但因為加裝公司會計軟體
    也有Photoshop那些大程式
    整個...就不敷使用
    慢慢就被我abused壞了

    靖平的行情一直很好
    還有不少爛桃花勒
    嘿嘿
    不過她超死心眼的就是: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18 回覆

  • 大貓
  • 每個情緒的描寫譬喻都好生動
    像在讀詩一樣
    好感動...
  • Dear大貓﹐
    以詩比喻小說
    之於我﹐真是最高榮譽呢^_^
    (開心ing~~)
    姜霆被抓去關的這段﹐故事本身有點芭樂
    我啊﹐就儘量壓低它的芭樂味: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23 回覆

  • 大貓
  • 忘了問妳 可以給我妳家公司的網站嗎?
    有機會可以光顧一下 :P
  • Dear大貓﹐
    當然當然
    歡迎妳三不五時上去玩玩^_^
    有不少客人反映我們網站架得不錯
    我們自己也覺得挺好用滴
    待會兒我就去妳家留悄悄話
    謝謝大貓(((HUG)))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26 回覆

  • Vince
  • 我 比 較 欣 賞 這 一 篇 。發 揮 你 的 拿 手 好 戲 -細 膩 。
  • Dear Vince﹐
    其實哦﹐我這人整個粗心到不行
    這輩子有過太多丟臉事跡
    全和粗心有關
    寫小說時﹐我倒是比較入戲﹐也比較細心:P
    嗯﹐下次有機會把我的丟臉故事寫在懺悔錄好了^_^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