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媽媽過世後,靖平不再頻繁出入姜家。

    過去,姜家廚房總是飄來各種食物的香氣﹐大多是山東大餅饅頭,也經常有姜伯伯愛吃的蔥薑辣椒爆炒的川菜﹐如今冷鍋冷灶,門戶深鎖,靖平下課回家,再沒有姜媽媽的爽朗笑聲與親切召喚。姜霆家現在只剩父子三人,為避免左鄰右舍的閒言閒語,靖平的母親反對女兒出入姜家,偶爾煮了什麼好菜,才讓她給送過去。

    事實上,十六歲的靖平已足以料理一家人的吃食。每當母親上下午班,靖平若下課得早,即待在廚房洗洗切切﹐煮一鍋紅燒牛肉、幾樣口味道地的四川家常菜,偶爾也蒸一籠饅頭。靖平喜歡做家事,過去六、七年來,陸續從姜媽媽那兒偷師了不少烹飪技巧。她手腳落,三菜一湯大不了一個鐘頭搞定。

    姜霆不再上圖書館了,現在他經常和村裡的男生混在一起,儼然群龍之首。那些十幾歲的男孩成天上彈子房、混西門町、嘴裡叼根煙、衣著流裡流氣,靖平頗覺不安,含蓄地反應了幾次,姜霆卻苦笑著說﹕
    「跟他們玩在一起,我覺得很快樂啊。別擔心,我保證高三就會收心。」

    姜媽媽過世才兩個月,姜伯伯已公然地把另一個女人帶進家門,引起村裡好事者的竊竊私。她知道姜霆心裡難受,不愛和自己父親打照面,便任由他去了。

    幸而姜霆天資聰穎,玩歸玩,功課倒還差強人意。每天下了課,總要來電寒喧幾句。靖平煮好晚餐,經常為他留下豐厚的一份。倘若時間還早,或正逢週三半天課,姜霆會趁著靖平的父母回家前過來吃飯,才和那批狐群狗黨會合。

    男女之間,一旦突破最後一道防線,就很難走回頭路。姜霆正值一觸即發的青春期,經常渴望與靖平親熱。她擔心父母回來撞見,也害怕懷孕,大多好言婉拒了。然而,姜霆的熱情好似綿綿野火,她稍不留神,即燎原般的引燃渾身上下的末稍神經。倘若當天是估計中的安全期,靖平半推半就後也就順著他,但由於顧慮太多,她鮮少品味到男歡女愛的愉悅。

    春節過後,年近五十的姜伯伯正式把外遇對象娶回家。新娘不過三十來歲,髮長而捲,單眉細眼,臉上搽得紅紅白白﹐人未走近,就聽得見細碎的腳鏈叮噹聲、聞得到濃郁刺鼻的茉莉花香水味。大家在背地裡,臆測姜伯伯新太太的出身。或許是感覺到鄰人的輕視眼光,她因此老愛擺出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情,甚至對靖平母女的寒喧也愛理不理﹐兩家人從此更形疏遠,姜伯伯亦不再像從前那般經常來串門子。

    父親續弦,對唸國三的姜震似乎沒啥影響。他從小迷迷糊糊,現在則全心放在暑假的聯考,成天不是補習班就是圖書館。反倒姜霆的雙眉越擰越緊,整個人像是熱水壺裡將滾未滾的水,充塞著抑鬱、不安,與躁動的氣泡。聽說姜霆與繼母處不好,且與姜伯伯經常起爭執,現在除了睡覺,幾乎不待在家裡了﹐靖平因此格外珍惜兩人相聚的時刻,比從前更加溫柔體貼,見了面,只挖空心思逗他歡心,不提學業,也不提他烏煙瘴氣的家。

    五月下旬的某一日,天氣熱得反常,屋裡悶得像一塊半融的巧克力。入夜之後,四壁殘留的熱氣縈繞著肅殺與不祥的聲息。

    靖平在三坪不到的小房間裡來回踱步,她心情低落,既讀不下書,也睡不著覺。姜霆已經整整一星期沒有現身了﹐雖說這半年多來與村裡的混混玩得兇,每隔一兩天,他總會上門和她說說笑笑﹐吃頓晚餐。突然銷聲匿跡了這麼多天,甚至沒有一通電話,實在不像他的一貫作風。

    靖平輕輕打開房門,窺探客廳裡的動靜。她打算在父母入睡後從側門溜出去,穿過那條三尺寬的小巷弄,看看姜霆房間的燈是否亮著。

    十一點整,客廳裡的電視聲浪與父母的斷續交談予人鬧哄哄的錯覺。靖平聽見父親反覆提及她的名,語氣是罕有的嚴肅﹐她不由自主地把腳步放輕,越走越靠近。

    「靖平到底知不知道﹖」父親刻意壓低的聲音。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呃...我想,她也許還沒聽說吧﹐除非姜震上門通報過。」母親沉默片刻,不安說道﹕
    「別告訴她。這兩個孩子從小玩在一起,我擔心她聽了受不了。」

    「她遲早要知道的。」

    「能拖就拖吧。我也不知怎麼對她開口。」

    「唉,好好一個孩子,高中沒唸畢業就出事。這可是一輩子的污點哪!」父親唉聲嘆氣道﹕
    「年輕人血氣方剛,動不動就拔刀動槍的,這下可好了....」

    「老姜也真是的,平日對孩子不聞不問,出了事才放馬後炮有什麼用﹖」

    「今天下午老姜從桃園回來,我看他一臉懊喪,也不曉得怎麼勸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Dear all,
    不好意思﹐不是故意賣關子
    (雖然偶前科累累:P)
    秋水流年的開頭幾章是兩年前寫的
    (包括這個章節)
    因為故事細節和當初預設有些出入
    接下來要修改
    所以只好先在這裡打住:P
  • natumicat
  • 看了這篇
    腦海裡熊熊冒出蘇偉貞這個名字
    她的作品裡常常出現眷村(她也是軍人)
    尤其《離開同方》寫得很真摯
    不知道為什麼
    對眷村這個名詞感受很特別
    覺得那是個臥虎藏龍的地方
  • Dear女兒﹐
    看到"離開同方"這四個字
    真想衝過去給你一個大抱抱
    系滴系滴﹐我超愛描寫眷村生態的小說
    離開同方正是我心目中的代表作
    事隔多年
    我還記得那個瘋顛美婦人
    那群沒事就混在一起的孩子們
    以及書中描述大蒜辣椒爆炒蝸牛肉的橋段
    很真摯很感人的書哪
    好開心哦
    女兒也讀過這本書耶^_^

    ilovesonata 於 2007/05/03 13:18 回覆

  • shoshay
  • 殺人入獄了嗎
    所以兩人關係中斷
    感覺上這樣不錯
    我看不下去女主角受累
    這個男主角頗不討我喜歡
    逃家的女人該不會去找他吧
    眷村的確因為好多故事而讓人好奇
    不但臥虎藏龍 各式鼈三也是有的
    真不幸我遇到的是後者

    巧克力的描寫很棒喔
  • Dear小姐姐﹐
    感覺上﹐眷村的叔叔伯伯阿姨們都很愛打麻將
    以前到眷村同學家
    從街頭走到巷尾
    總是熱鬧滾滾的
    不是麻將聲﹑電視聲
    就是打罵小孩的聲音
    感覺上﹐那個小小社會不是很有隱私
    一舉一動﹐都有人豎起耳朵在偷聽
    眷村裡傑出後輩不少
    但彆三﹑流氓也多
    幾個大幫派都以眷村為根據地
    滿恐怖的說

    ilovesonata 於 2007/05/03 13:25 回覆

  • dearmichigan
  • 桃園?...龜山監獄?
    這下代誌大條!
  • Dear秀敏姐﹐
    那傢伙未成年
    所以只被關到少年輔育院
    不過其實也跟監獄差不多了

    聽說那裡除了日常輔導+活動
    也上補校正常課程
    但非全時
    所以﹐學業肯定會受到影響...

    ilovesonata 於 2007/05/03 13:37 回覆

  • Vince
  • 有 這 個 變 化 ﹐ 看 這 個 故 事 要 怎 麼 的 發 展 下 去 ﹖
  • Dear Vince
    這個故事前半部份整個就是慘
    (不過慘的定義因人而異)
    只希望大家看了別捶我
    小說嘛
    芭樂一點無可厚非: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3 13:41 回覆

  • Judy
  • 媽呀~這故事怎麼這麼可憐,看了會想哭耶!
    不過說實在的,我覺得小邪對字詞跟情節編排的功力好像又進步了,真厲害
  • Dear豬弟﹐
    嗯嗯﹐我寫這幾個章節的時候也是悲傷到一個不行:P
    在我感覺﹐姜霆不過是小小跌了一跤
    但此一失足
    對兩人關係卻有致命的打擊
    尤其靖平
    後來波折也不算少
    嗯﹐不過我會在後半部好好彌補前面虧欠他們的:P

    (謝謝豬弟讚美捏﹐妳不甘嫌﹐我整個就一個爽字: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3 13:48 回覆

  • natumicat
  • 嘿,小邪妳是第一個我提起《離開同方》會有共鳴的人耶。
    我好喜歡那個故事
    雅俗共賞,真的。
    話說朱天心也寫過眷村文學
    但就是...硬了一點
    不容易讀。
  • Dear女兒﹐
    那天聽妳提前離開同方
    我也熊熊嚇一跳呢
    因為那本書發行多年
    我以為﹐應該很少人讀過說

    朱天心的眷村文學也不錯讀
    但就是沒辦法讓我產生共鳴耶:P
    至於離開同方這本書
    和我其實還滿有緣的
    出國前﹐無意在圖書館讀到
    立刻愛不釋手
    續借不說
    後來還重借了兩次
    住在紐約時﹐在當地圖書館竟也有離開同方
    (紐約華人多﹐中文藏書也有
    但大多是時報週刊和金庸小說)
    當我在紐約圖書館看到那本書
    就像見到失散多年的好朋友似的
    馬上借回家重讀
    而且也續借了兩次耶
    差一點就想鴨霸住不還了說:P

    ilovesonata 於 2007/05/05 15: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