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話結束,靜靜聳聳肩,擠出一個無所謂的笑,正想開口,Mich已經先聲奪人。

「什麼時候開始的﹖」

「啊...」她楞了一下,不知如何回應Mitch的話中玄機。Joseph和她只是單純的朋友罷了,除了那夜因沮喪導致的脫序行為,根本沒有所謂的開始。

「什—麼—時—候—開—始—的﹖」Mitch又問了一次,語氣已明顯不耐。

「聖誕節...去年聖誕節...那個party啊...」她支支吾吾說著,鼻子一酸,眼淚簌簌流了下來。Mitch一向溫柔寬厚,即使兩人偶爾有小小的摩擦,也是好脾氣的他退讓求和。這樣兇惡的逼問著實前所未有。她偷偷瞄他一眼,發覺他雙眉越擰越緊,連忙解釋﹕
「其實我們...呃,我們只是偶爾講...講電話...」

「那麼,他開口閉口叫妳寶貝,甚至登堂入室,把手錶留在妳的臥房,又該如何解釋﹖」Mitch火氣一上揚,音量跟著提高了。

「那...那天我有一滴滴不...不開心,他...他就來了。」靜靜低下頭,像個認錯的孩子。她很想全盤托出Mitch謊稱出差﹐以及Joseph夜探Mitch住處所目睹陽臺上的背叛行為,但茲事體大,況且還涉入她開啟了Mitch電子信箱的卑劣舉止,猶豫再三,她還是說不出口,「我們...就聊聊天啊。」

「鬼才相信!」Mitch冷笑了一下。「Joe那傢伙既放蕩又隨便,聖誕party那天,他人前人後黏著妳的醜態我看在眼裡,早察覺不對勁。雖然當時警告過妳,但我以為,妳都已經二十多歲,不是小孩子了,應該具有自制與判斷是非的能力。沒想到,妳...」Mitch氣白了臉,倏然接不了口。

「其實,Joe他...人不壞。我們只...」

「老實告訴我,你們兩個到底進展到什麼程度了﹖」Mitch怒氣沖沖地打斷她的話。

靜靜瑟縮牆角,看著Mitch疾言厲色的模樣,突然感到忿忿不平。Joseph與他,不過是一對聊得來的朋友,除了幾天前差一點逾越男女之防的會面,開學以來,兩人僅僅以電話聯繫而已。如果這樣就算犯了滔天大罪,那麼,Mitch謊稱出差,並私下把前女友帶到家中過夜的行為又該如何定罪﹖好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Mitch要求對方忠實之際,可曾檢討自己的欺瞞與背叛﹖

一種莫名的惡作劇心態冒了上來。她決定豁出去了。「呃...進展到什麼程度...」她抬起下巴,嘴角揚起諷刺的笑,「我們該做的,都做了啊。」

Mitch楞楞盯著她,眼神空洞而遲滯,彷彿她是天外飛來的外星人。突然,他像頭豹子似的一個箭步衝過來,在她還沒來得及躲開以前,他伸出手,緊緊扣住她的雙臂,咬牙切齒地說﹕
「我這一向如何待妳﹖妳...怎麼做得出這種事﹖」

Mitch的腕力奇大,好似兩支滾燙的火鉗,將她雙臂死命扼制住了。她掙脫無效,痛得流下眼淚,吃力解釋道﹕
「沒...沒有啦,其實...」

「我早該知道的。像妳這種女人,二十歲就被人包養,其後又艷事不斷,劈腿根本就是妳與生俱來的天賦。」他雙眼發赤,開始口不擇言﹕
「去年秋天,就是妳快要出國那一陣,妳姐把妳所有的輝煌事跡都告訴我。當時,我根本毫不在意。我一心以為,只要好好待妳,必然能贏得妳的真心﹐至於過去的事﹐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但事實證明,我高估了妳,也高估了自己。靜靜,妳....好賤!」

狠話一說出口,他知道他完了。靜靜的背叛與他衝動之下的言語戕害,已經聯手把這段苦心經營的感情推落無底深淵。他非但沒有勝利者的威武,反倒像頭鬥敗的公雞,搖搖晃晃地扶牆而立。

靜靜則目瞪口呆地站在原處,任淚水爬了一臉。姐姐對Mitch一直有著某些程度的好感,這是她好幾年前就察覺的事實,只是,她沒想到,姐姐竟然背地裡造她的謠,更沒想到Mitch會把那些惡意中傷的話聽了進去。半晌,她突然衝了過去,拳頭像雨點似的抖落他的肩臂,泣不成聲地辯解﹕
「我沒有被...被包養,我沒有亂七八糟。嗚...,你...妳才爛,你是大騙子。」

Mitch費了一番勁兒制服了她,皺起眉,冷冷說道﹕
「妳可別狗急跳牆,自己行為不檢,還硬別扯到別人身上。」他的視線落在靜靜胸口上那個陰魂不散的玉墜子,怒火陡然燒得更熾。「老早就想問妳,這東西是打哪兒來的﹖我同事﹖包養妳的大老闆﹖還是其他跟妳睡過的阿貓阿狗﹖」他抓起那塊玉,用力一扯,金鏈子從中斷開。靜靜細嫩的頸子上瞬間多了一道長長的血痕。

「還給我!」她發瘋似的一頭撞上來,是同歸於盡式的決絕。「嗚...你是偽君子,做賊的喊抓賊....」

「靜靜,妳聽著,我從來沒有做出對不起妳的事。」Mitch將眼前哭鬧不休的女人一把挾制在腋下,並飛快將玉墜子收進口袋。「東西我是不會還給妳的,我要妳徹底和過去斷了關係。」

「還給我,求你,我的護身符...」她哭得聲嘶力竭,幾乎岔了氣。見Mitch不理不睬,她上半身又動彈不得,只得狠命踢他。「你...最下流骯髒無恥不要臉,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實一肚子壞水。你...偷偷跟別人胡來,還敢反過來侮辱我。人家才不像你那麼色,嗚...我討厭你!」

「我幾時跟別人胡來了﹖」Mitch手忙腳亂將她壓制沙發上,臉色更難看了。「妳從哪兒聽來的無聊八卦﹖」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老天有眼,讓我及早看清你的真面目...」她咬緊下唇,滿臉的不屑。

「到底誰亂造謠的﹖說!」他搖晃她的肩膀,對她嘶吼。

「去...去問Joseph啦。」靜靜被他怒目橫眉的模樣再次嚇哭。「人家...人家才沒有跟他怎樣。不要臉的是你,是你...」

「媽的,Joseph的話能信嗎﹖他挑撥離間為的是什麼﹖還不是為了勾引妳上床...」Mitch情急之下,連髒話也冒出來了。他甚至不曾留意靜靜下半段的辯解,徑自抓起她的手機,撥了Joseph的號碼。

Joseph已經關了手機,電話自動進入語音信箱。

「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對質!」Mitch把游泳裝備一股腦兒塞進旅行袋,費了一番勁兒把蜷曲成一團的靜靜拉起來。「還有,今天開始妳就住到我家,書也別唸了。我向妳爸媽拍胸脯保證過會好好照顧妳,像妳這樣四處胡來,萬一出了岔子我擔待不起。」

「我不要去!我沒有亂七八糟...」靜靜開始後悔方纔抹黑自己的愚昧行為,對Joseph被捲入這場風暴亦感到由衷的抱歉,另一方面,她也擔心Joseph無意中洩露她入侵Mitch電子郵件之事。Mitch的暴怒神情令她怕極,他聽信片面之詞,將她的過去貶抑得體無完膚的行為更是令她傷心。現在,她只想一個人逃得遠遠的,誰也不想見。

在眾目睽睽之下,Mitch連拖帶拉,將她從三樓一路鉗制到停車場,只差沒拿條繩子把她綑綁起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ilovesonata
  • Dear all,<br />
    好吧﹐我承認<br />
    靜靜是豬頭﹐是super 87<br />
    笨得迫使北極熊遷居赤道﹑南極冰山也因她全融化了....<br />
    不過﹐她也有夠可憐了<br />
    別指責她了唷<br />
  • syaucioz
  • 做賊的喊抓賊<br />
    Mitch也太狠了<br />
    根本就是潑夫罵街咩<br />
    但~好吧~我承認<br />
    人在怒急的時候什麼話都說的出來<br />
    雖然靜靜也太傻啦<br />
    說那種話等於是火上加油<br />
    唉~人在委屈的時候什麼話也都說出的來<br />
    <br />
    看來還有得鬧呢<br />
    總覺得還沒到最高潮的時候<br />
    快點翻案,替靜靜平反吧!!!(雖然她也有錯啦)<br />
    <br />
  • natumicat
  • 不素啊<br />
    生氣可以<br />
    罵人也行<br />
    幹嘛要罵人家好賤咧<br />
    天啊<br />
    該不費他很早之前<br />
    就是這麼想的了吧<br />
    吼<br />
    <br />
  • shoshay
  • 我也覺得Mitch心裡可能早就如此想<br />
    早知道早好<br />
    靜靜其實還好<br />
    這集看來也不笨<br />
    至少也反咬了一口
  • susanwu
  • MITCH太過分了
  • fangsue
  • 突然可以理解你一直不願貼上來的原因<br />
    <br />
    這一段如果可以你一定希望不要那麼對立尖銳<br />
    <br />
    可是...<br />
    <br />
    又得這樣才有張力!是吧!<br />
    <br />
    <br />
    再可是..<br />
    <br />
    我猜那些話你在寫的時<br />
    <br />
    一定替靜靜心痛死了!<br />
  • 懶人
  • 我覺得靜靜很呆耶!先對不起她的人是Mitch,她還顧慮那麼多幹麻?<br />
    要是我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全盤拖出,看他還敢不敢氣焰囂張!
  • ilovesonata
  • Dear Syaucioz+女兒﹐<br />
    <br />
    靜靜和Mitch在這章節神智都不太清楚<br />
    一個氣急敗壞口不擇言<br />
    一個驚嚇過度胡說八道<br />
    說好聽一點是因為愛<br />
    說得更白一點是因為嫉妒<br />
    但嫉妒的出發點也是一個愛字<br />
    我很不喜歡在故事下半本搞出這麼一個尖銳的局面<br />
    這和MITCH之前的溫柔款款相比<br />
    是個極大的諷刺<br />
    接下來的章節<br />
    是不是可以再把他的形像扭轉回來<br />
    說真的﹐我沒啥信心<br />
    初稿是寫完了<br />
    但總覺得說服力還不夠<br />
    嗚嗚<br />
    有空得改改看﹐改改看....
  • ilovesonata
  • Dear小皮+小姐姐﹐<br />
    對於那些惡意詆譭<br />
    其實Mitch真的聽聽就算<br />
    他從來沒有放在心上<br />
    只是突如其來的情緒衝擊<br />
    令他頭腦短路<br />
    (哇勒﹐我幹嘛幫他說話啊﹐嘖~~~)<br />
    <br />
    Dear芽芽﹐<br />
    嗯嗯﹐一個溫馨討喜的純愛故事<br />
    冒出這麼一段尖銳到不行的轉折<br />
    實在令人心痛啊<br />
    (芽芽﹐待會看留言版....)
  • ilovesonata
  • Dear懶人﹐<br />
    嗚嗚﹐是啊<br />
    就說靜靜是大笨蛋嘛<br />
    不過最後還是順利解決了<br />
    雖然MITCH羞愧得想切腹自戕<br />
  • natumicat
  • 對了<br />
    上次忘記說<br />
    Mitch把靜靜夾在腋下那段<br />
    上上週<br />
    我也被這樣夾過<br />
    切...
  • ilovesonata
  • Dear女兒﹐<br />
    啊﹐那....妳一定氣得要命吧@_@<br />
    嗯嗯﹐我最討厭被夾在腋下<br />
    感覺像是附屬"物件"<br />
    很吐血哪<br />
    不過﹐可以確定﹐當時你們一定吵得蠻兇的吼@_@
  • natumicat
  • 因為<br />
    ...我抓傷他了<br />
    我的爪子有點兒利...<br />
    好啦<br />
    他係正當防衛啦<br />
  • ilovesonata
  • 哈哈﹐女兒﹐我去妳家﹐妳來我家^_^<br />
    嗯嗯﹐妳不但伶牙俐齒<br />
    貓爪子也很尖銳哪<br />
    好吧﹐正當防衛還說得過去<br />
    不過妳一定也知道<br />
    上半身被制服後<br />
    還有雙腳可以踢踢踢<br />
    (下次狠狠踢唷*_^---->希望STONE沒看到)
  • susanwu
  • 哼哼<br />
    這樣對待靜靜<br />
    切腹也不足以為過 ><
  • 悄悄話
  • Vince
  • 當 時 如 果 找 瘦 瘦 少 小 小 的 小 生, 今 天 也 不 會 當 小"物<br />
    件"鸂 了 。 <br />
    我 是 很 怕 老 婆 的 指 甲 。 <br />
    雙腳踢踢踢,萬 一踢 到 要 害 那 可 糟 .
  • 悄悄話
  • ilovesonata
  • Dear小皮﹐<br />
    哈哈<br />
    切腹太狠了啦:P<br />
    而且很disgusting耶<br />
    靜靜會被活活嚇死說.....<br />
    <br />
    Dear Vince,<br />
    嗯嗯﹐說也奇怪<br />
    雖然我個子小<br />
    但遇上的多半是高個子的<br />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互補吧<br />
    至少高個子的讓我很有安全感:P<br />
    <br />
    對吼﹐指甲也可以當武器<br />
    不過我沒有留指甲的習慣<br />
    指甲太長﹐打字﹑彈琴都不方便<br />
    所以被夾住的時候<br />
    還是雙腳並用比較實在<br />
    當然﹐會斟酌部位踢囉*_^<br />
    (況且腿短踢不高orz)<br />
    <br />
    Dear悄悄話﹐<br />
    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br />
    禮成.................<br />
    嘻嘻﹐老子這輩子跟定妳<br />
    妳逃不掉了<br />
    ((((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