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晚上,Mitch同事在入住的新房舉辦烤肉party,兩人也被邀請。

    春假已經結束了。次日下午,靜靜就要回阿姨家,收拾心情,準備下半學期的衝刺。

    她的心情有些沉重。聚會上,她一反平日的矜持,緊緊握著Mitch的手不放。

    Mitch同事見了打趣問道﹕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買了新房,別忘了辦party哦。」

    「靜靜還年輕,等她有了心理準備再說吧。」Mitch看著臉色泛紅的靜靜,微笑地說。

    一個多月以來,靜靜的真情流露似乎讓Mitch吞了一顆定心丸。他不像從前那般緊迫盯人,也不再動不動提結婚。這般因深層認知而萌發的體貼,讓靜靜覺得欣慰。

    她低頭看著Mitch厚實的大手。她的左手,被他輕輕圍裹著。Mitch掌心的溫度傳遞到她的指尖,她感覺血液循環正在逐漸加速。   

    「等我明年畢了業就結婚呀。」她聽見自己清脆的聲音在空氣中迴蕩著。

    有人拍手、有人尖叫,不知其所以然的老外也隨著起鬨吹口哨。Mitch轉過頭來,熱切而直接的眼神穿透她的雙瞳深處,直到她羞澀低下頭。

    「你們都聽到了吧。」Mitch環視客廳裡的十幾個人,笑容很是得意﹕
    「大家都是證人喔,靜靜。到時候妳可別想抵賴。」

    整個晚上,Mitch的笑如同滿溢杯外的葡萄酒,引著靜靜不飲自醉,一同沉溺幸福的氛圍。直到party結束,回到家,Mitch依舊笑嘻嘻的。

    「靜靜,最近Eastside Blvd.那一大片樹林正在開工。聽說建商是風評良好的Eddie & Brothers,而且使用的建材都是一流的。那一帶治安好、學區也不錯,哪天我帶妳去看看。」Mitch邊說邊走進書房﹕
    「我上網查查。如果找得到附近這幾個社區規劃的資料,順便印出來給妳比較一下。」

    Mitch的辦事效率果然迅疾如風,才說到結婚,已經開始物色新房了。看著Mitch走進房門的高大背影,靜靜油然升起一種母性的疼惜﹕早知結婚的事能帶給他這麼大的快樂,她不該直到今天才點頭的。

    她洗完澡﹐擦乾一頭濕漉漉的髮,以大毛巾整個包住頭,熟練地在兩端打了結。才走出浴室,Mitch遞過來一小疊報表紙,上面還透著列印出爐的微溫。

    「妳看,在Pineview學區,就有三個新社區在開工。還有這個....」

    驀然,電話鈴聲毫無預警地響起,像深夜炸開花的鞭砲。Mitch接起電話,應諾了幾聲「好」,很快掛了電話,披上外套﹕
    「靜靜,我出去一下。Jason的車電瓶沒電,我去幫個忙。」Mitch低頭在她臉上一啄﹕
    「別擔心,就在這附近。我很快就回來。」

    Mitch列印的資料是典型的中產階級社區,幾百戶自成一個小小世界,除了網球場、游泳池,社區活動中心草坪上的鞦韆溜滑梯也是令人眼睛一亮。區內房屋是獨棟的兩層樓,與鄰居之間相隔偌大的草坪。住在這樣的社區,就算半夜彈琴也不會打擾到鄰居吧﹖靜靜對屋裡的格局產生了興趣,迫不及待往下翻,然而,五花八門的隔間設計,全部擠在一頁,看得不甚清楚。她走進書房,想就著印表紙下方列印的網址,進去看看放大的設計圖。

    Mitch離開得匆忙,電腦也忘了關,視窗依然停留在社區房價一覽表的那一頁。靜靜挪動游標,欲開啟新視窗,卻一不小心讓另一個視窗冒了上來。

    那是Mitch登入的電子信箱。

    靜靜正想把視窗最小化,無意中瞥見收信匣頂端的一封信件﹐主題「我自由了^_^」,寄件者署名「蘇盈真」,來信日期是昨天。一種似曾相識的模糊籠罩腦門,她仿彿是個亟欲點燈,走出迷霧的路人,沒有細想,便不由自主地進到下一層﹕

    親愛的惡霸,

    經過幾個月來繁冗的訴訟程序與心靈折磨,今天下午,我終於恢復自由之身了。^_^

    當法官宣判准許離婚時,你不知道,我有多麼高興。我抱著媽媽,旁若無人地哭了。要不是婦幼專線的社工建議到我到醫院驗傷,還有隔壁鄰居的出面作證,恐怕這段可怕的婚姻將無止境地伴我到老死。

    幸好沒有孩子,過程簡化了許多。我工作多年,經濟獨立,也不需要贍養費。明天,爸媽要陪我回去,幫我搬家。目前我暫住娘家。

    離婚,真是海闊天空啊﹗回想從前,真不知道這些年是怎麼活過來的。每天晚上,我戰戰兢兢地屏息凝氣,唯恐他稍有不順心,即衝過來拳打腳踢。這樣擔心受怕的日子真的會把人逼瘋的。幸好,一切都結束了。

    親愛的惡霸,你可知道,現在我最想做的是什麼嗎﹖我打算夏天時到美國一趟。看看你,也看看幾個遠嫁異國的朋友。

    有時候忍不住會想﹕當年,倘若我依約赴美,不曾遇見試探,今天,是不是有截然不同的人生﹖

    雖然說這些似乎為時已晚,我也確信,你不可能接受現在的我,但我必須讓你知道,這些年來,想你,是支持我活下去的理由。

    再見面時,你會吝於給我一個擁抱嗎﹖

盈真

    讀完信,她猛然想起﹐蘇盈真就是Mitch大二開始交往了六年的前任女友。她的雙手很不爭氣地發抖了。像受了魔鬼的驅使一般,她繼續搜尋蘇盈真的其他來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oshay
  • 喔<br />
    似曾相識<br />
    這種是我也做過<br />
    像偷窺一樣<br />
    又氣又興奮
  • ilovesonata
  • 嘻嘻﹐<br />
    有時候真的不是故意的:P<br />
    飯桌上冒著香氣的菜<br />
    要人們克制食慾不動筷子很難<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