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星期六早晨﹐男孩長途開車三小時﹐到遙遠的另一個城市會見他心愛的女孩。
  每個星期六中午﹐女孩打扮得一身清爽﹐坐在窗前﹐等候男孩的車駛入車道。

  女孩在遙遠的異國求學。除了上課﹐也在校內打工。女孩的興趣很廣泛﹐她愛玩樂器、愛畫畫、愛讀閒書﹐更愛跑跑跳跳。
  男孩在遙遠的異國工作。除了上班﹐也上健身房。男孩的興趣很廣泛﹐他愛談政治、愛交朋友、愛炒股票﹐更愛上山下海。

  女孩的課業壓力很重﹐經濟壓力更重。不過﹐她總是笑嘻嘻的﹐好像這一切不干她的事。
  男孩的工作壓力很重﹐經濟情況良好。所以﹐他總是笑嘻嘻的﹐因為他熱愛工作的挑戰。

  男孩明確知道女孩是他的最愛。當女孩兩年前終於投入他的懷抱時﹐他志得意滿﹐認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女孩並不確定對男孩感情的成份是喜歡還是愛。當男孩兩年前對他伸出雙臂時﹐她以為就此可以忘記前傷﹐再次成為幸福的人兒。

  女孩的前傷﹐是一個因四週人的反對而不得不分開的中年男子。那個偉岸雍容的情人﹐一直是女孩心目中無價的基石。他們曾經相濡以沫﹐跨越了生死契闊的臨界。雖然激情不再﹐兩人之間那份錐心的眷念卻隨著女孩的出國與日俱增。他們藉由電子郵件的往來交換生活筆記﹐把排山倒海的不捨化為簡約曖昧的文字。雖然這樣並不代表不具任何危險性﹐可是雙方誰也捨不得放手。

  女孩最近心情並不好。情人的生日就快要到了﹐而兩人的分手轉眼之間已滿三年整。雖然女孩早已琵琶別抱﹐但每年到了這個季節﹐曾經滄海的執拗﹐讓她特別易感、特別脆弱﹐也特別愛哭。這個月以來﹐一種難解的默契促使兩人e-mail往來更加的如火如荼﹐女孩明顯感覺到情人的心情和她一般不好過﹐但兩人刻意不去觸碰沮喪的根源﹐也許愛已經痛得無法說出口。此外﹐女孩繳交了新學期的學費之後﹐存款只剩下幾百美元。女孩並不想對家人開口﹐她有意試驗家人對她的關切度有多少。然而﹐家人對她的經濟情形不聞不問﹐似乎全然忘了她的存在﹐。

  女孩彆了一個星期的壓力和鬱悶﹐特別期待週末時男孩的出現。這一天﹐當男孩的車緩緩彎入車道時﹐女孩立刻衝下樓去。才一坐定﹐她仿彿快溺斃的人抱緊浮木﹐環著男孩的脖子不放。男孩被女孩坦率的熱情所感染﹐他托起女孩半遮的臉﹐欲找尋她的唇﹐女孩卻只把頭搭得更低﹐同時更用力抱緊他﹐喃喃地說﹕
  『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她的確是在意著男孩的。雖然一整個星期﹐她心醉神迷地念著昔日的情人﹐但是﹐男孩熟悉的擁抱﹐不知情的溫柔款語總可以稍稍抒解她的壓力﹐使她的消沉有所依托——如果不去計較這一切所附帶的罪惡感。

  男孩的手在女孩的背後摩挲片刻﹐最後停留在她的髮上﹐輕聲說道﹕
  『寶貝﹐想我怎麼都不打電話來﹖我每天打五六通給妳﹐還以為妳已經接得煩了。』他對著女孩的耳朵引誘地吹氣﹕
  『我想妳想得快瘋了。這個星期有兩晚﹐我靠打手槍才睡得著呢。』

  女孩已經習慣男孩偶爾的風言風語。在平常﹐她會嘻皮笑臉地報以風月式的嘲諷﹐然而﹐這一天﹐她僅僅在心裡嘆了口氣﹐無可奈何地鬆開環抱的手﹐然後瞇著眼﹐像個頑童似的一掌拍在男孩的額頭上。

  男孩笑吟吟地接受了這一掌﹐愉快地說﹕
  『今天去飲茶﹐好不﹖』
  
  男孩的好心情仿彿五顏六色的彩筆﹐迅速將女孩晦澀的心扉渲染成美麗的山水畫。女孩微笑點頭。

  車子俐落地轉了個彎﹐在大馬路上開始直線加速﹐兩旁綠油油的景物瞬間快速倒帶﹐一抹抹翠綠夾雜著當頭耀眼的金陽一閃一閃地往反方向競相奔馳。男孩的車上正播放著巴哈的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原本男孩是不聽古典樂的﹐但是為了和女孩培養共同的嗜好﹐他在每天上下班的路上努力練功﹐同時挑戰抵禦瞌睡蟲的極限。女孩一聽到巴哈的曲子﹐耳朵立刻豎了起來。她閉上眼睛﹐全心全意放鬆了神經﹐男孩卻在此時滔滔不絕談起政治。女孩的耳邊飄過了一堆敏感的名詞﹐獨立、修憲、連宋、泛藍、李登輝...﹐繁複和諧的巴洛克曲調漸次地被這些紅塵俗事攪動得支離失序。女孩突然一陣心浮氣躁﹐她悄悄關上音響﹐以避免雙向的聲波繼續凌虐神經。其實﹐以男孩客觀的胸懷和犀利的口才﹐他很可以為報章雜誌寫社論專欄。男孩總是忘記﹐女孩是個超級的政治冷感。

  女孩轉過頭去﹐同時轉開不悅的念頭﹐充滿愛憐地看著她從小就認識的男孩﹐這個年齡長他八歲的大哥哥。 從側面看﹐男孩的鼻樑很挺直﹐幾乎帶著冷酷的意味﹐幸而有微微上揚的嘴角詮釋了他的喜感與親和。男孩一直是是那麼認真而起勁地過日子﹐他是職場新貴﹐專業能力受到同儕的肯定﹐職位和年薪如扶搖直上﹔他懂得理財﹐善於投資﹔他是個網球高手﹐慢跑健將﹔他聰明﹐健談﹐交遊廣闊﹔他捨得花錢﹐講究吃好的、穿好的。更重要的是﹐他對女孩的真情天地可表。

  男孩在各方面都是完美而討喜的﹐只是﹐似乎還少了一點點的什麼。事實上﹐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亦即女孩的標準裡﹐男孩的脈絡裡多了一點點的什麼。是的﹐男孩過於入世﹐過於精明﹐也過於八面玲瓏。有時候﹐女孩寧願男孩忘記股票的買價賣價、搞不清身上的現金有多少﹐她甚至希望男孩邋遢一些﹐即使穿著皺皺的襯衫﹐書桌上堆滿紙張書籍和泡麵空碗也無所謂。但是﹐不能否認的﹐男孩的品德之中具有造就一個人成功的特質﹐這也是他獨特的魅力所在。

  在中國城的外圍繞了三圈﹐終於找到停車位。男孩鬆了一口氣﹐牽著女孩的手愉快地走向餐廳﹐同時像隻貪婪的耗子﹐誇張地深吸一口廚房飄出的香氣。女孩傍著男孩﹐感覺放鬆而自在。她的手﹐牢牢地被男孩溫暖的大手包裹住。這雙手﹐曾經在她迷失的時候給予扶持、哭泣的時候給予安慰。男孩暖暖的手掌的熟悉觸感令女孩安心。此時﹐女孩為自己擁有的幸福所感動﹐在金黃的秋陽下﹐她咧著嘴微笑。這是整個星期以來女孩第一次打從心底的笑。

  餐館裡﹐男孩和女孩互相調戲取樂﹐搶奪小盤小碟裡的燒賣蘿蔔糕﹐熱熱鬧鬧吃完一餐。男孩趁著女孩去洗手間的空檔﹐從女孩的包包裡拿出皮夾﹐很有技巧地塞進幾張百元美鈔。女孩的日子過得很節儉、很辛苦﹐但是她從不願意接受男孩的接濟﹔男孩為她申請的信用卡副卡﹐她一次也沒有使用過。男孩曾經旁敲側擊女孩的存款餘額﹐他估計﹐新學期註冊之後﹐女孩從台灣帶來的錢差不多所剩無幾。他不敢明目張膽地塞進太多錢﹐只希望迷糊的女孩發現錢變多時﹐會睜大眼睛﹐得意洋洋地表揚自己﹕『看吧﹐亂也有亂的好處﹐呵呵。』男孩想像到這裡﹐不由得微笑了。

(待續)

舊作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lovesonata 的頭像
ilovesonata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