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是第八天了。

  自從寄出那封要命的信,她整整渾噩了八天。

  平常就不是多話的人,如今更是白著一張臉,在冷森森的辦公室無聲飄盪著,好似古墳中爬出的幽靈。

  世界突然消了音,只剩下文字,隔著長空無聲吶喊。

  兩人的情緣,始於文字。

  那些耽美的、細膩的、頑強的、狂放的文字,是勾魂的迷藥。在眾多的聲波雜訊中,兩人強烈地感應彼此契合的頻道,像電光石火般撞擊在一起。

  如果說,文字是迷藥,那麼,聲音就是迷湯。他擁有世界上最溫柔最動聽的聲音,卻迷戀上她的輕軟稚嫩的聲音。

  每個深夜,她忍著瞌睡上線。地球彼岸正是兵荒馬亂的上班時間。他在繁瑣的公務裡偷閒,與心儀的女子,傾訴浩瀚如天水的思慕。他們就像兩個偷抽煙的孩子,蹲在無人的牆角,勾肩搭背分享一支煙。那支煙,是詩心、是愛情,也是愈來愈深的癮頭。

  他是個成熟解事的男子,從不過問她的私事,也從不施加壓力。他相信,以他寬闊的胸襟和哲人的達觀,必能包容她的一切已知和未知,雖然她的言語總是閃爍著一些秘密。

  在超過一百二十天的相濡以沫之後,她決定將不為人知的另一面開誠佈公,包括年齡、身份,以及種種不堪的過去。她願意步出虛擬世界,讓自己完完全全屬於他,也唯有如此,才對得起他打從一開始的坦蕩透明。

  那封信相當的長。她在字裡行間咀嚼著過往的滄桑,以淚水稀釋如墨的感傷與絕望。當長達十頁的信投郵寄出去後,她長吁了一口氣,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如今剩下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把全世界的計量單位縮小了。

  時間不再以日為整數﹔分針和秒針的挪移變得欲振乏力。

  文章不再以篇為句點﹔書頁裡的每一字,每一句的浮動,像日光從東窗移轉西窗的渙散。

  愛情不再以我愛你為極限﹔除了這三個亙古不變的字眼,還有更多深遠的纏綿在意象裡翻騰。

  遲遲未寄到的那封長信,宛如死刑犯上訴的判決書,莫名流失於十里驛站。

  他察覺她的焦慮,心中非常不忍。他說,過去的,就讓它變成小說﹔現在的,讓它美得像散文﹔未來的,讓更未來的回憶變成一首詩。他再三保證,他願意像一座山,永遠矗立在那裡,當作她心靈的倚靠。

  他要她忘了那封信。

  她從未曾懷疑過他的真心,也相信他的保證並非空洞的泛泛。但是,人性的弱點是臆測之外的變數,而她對自身的信心幾乎是零。這樣的想法,幾乎使她崩潰。

  這天早上,在例行的惡夢中醒來,她打開電子郵件,驚喜地看見他在百忙中為她寫的短信﹕

每天,我查閱一些經典
聞到前人汗淚泛黃之味
出入光線顫抖粼粼塵煙
以及徬徨起落鉛印的位置

直到遇見你
所有的知覺突躍如貓靈敏
鼻息思路開朗串通
成為一支任意中的的箭矢


  淚光中,她看得痴了。

  是怎樣一個男子,有著精靈般的慧心巧思,在她徬惶失意的日子,做了這番真情流露的表白。這首詩,也正是她遇見他之後的心靈寫照。她何其有幸,在時間的長河與他並肩泅泳,共飲一瓢清露。

  她決定不再理會那封信了。

  那封信,寄丟了也好,今天、明天抵達他的辦公桌上也罷。無論人性的弱點是否為常勝軍,她願意花一輩子的時間,以自己獨特的方式愛他。經過這些年的落寞,她終於發現了另一個自己。她不能,也不願,讓他從這一生僅存的歲月溜走。

  坐在電腦前,她微笑,打下﹕你一定得聽見,我愛你.....

  她的思路開朗串通,宛如一支自由的箭矢。

(完)
9/2/04



播放音樂﹕李斯特——愛之夢(Liebestraume G.541) A flat major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KO777
  • 在商周時,閱讀小邪(可以這樣稱呼吧!親切感會倍增)的作品時,我不知<br />
    道該怎麼表達心裡那份激動。就是覺得說什麼都會矮化小邪的作品。<br />
    <br />
    這一篇:你一定聽得見,我愛你<br />
    <br />
    小邪此短篇故事雖然很創意很簡單。但在寫作上卻有著深厚的功力。<br />
    有時,飛揚總會刻意使用一些擬化的句子、常常過之、甚至矯往過正。<br />
    但就描寫意境和心境上,小邪總能相輔相成、搭配的恰如其分。<br />
    我想~這就是小邪吸引我的地方之一。<br />
    希望,再往下看,我能發現更多驚奇呢!<br />
    <br />
  • ilovesonata
  • Dear飛揚﹐<br />
    <br />
    小邪是那種很容易被寵壞的人唷<br />
    妳的讚美+鼓勵﹐<br />
    讓我開心一整天耶^_^<br />
    <br />
    我覺得﹐寫作和運氣也頗有關係<br />
    有時整個晚上擠不出300字<br />
    而且寫出來的東西根本不能看<br />
    然而﹐運氣好的時候(應該說是靈感豐沛時)<br />
    卻可以一下子就3﹑5千<br />
    這好比賭場玩21點<br />
    每當莊家通賠﹐就抓緊機會奮力一博<br />
    反之﹐莊家運氣旺﹐就摸摸鼻子離桌(這是小邪正在努力學習的<br />
    ^^||)<br />
    <br />
    嗯嗯﹐大家都叫我小邪﹐我也好喜歡這個膩稱<br />
    雖然小邪年紀已經不小.......<br />
    <br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