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眼見他臉紅失措的模樣﹐我嘻皮笑臉地隨口答應了。此時﹐突發的好奇心已蓋過一切——嘿﹐這個沒有戀愛經驗的老宅男﹐不知會採取怎麼個吻法?反正此地安全得很﹐老子不怕他玩花樣哩﹐「來吧﹐限時十秒鐘。」我瞇著眼﹐指一指自己的右頰。

他一臉喜出望外﹐立刻靠了過來﹐把我整個兜在懷裡﹐隨即迅速確實地吻上我的小臉兒。哦﹐且慢....才那麼一下下﹐他轉移了陣地﹐那張血盆大口﹐驀然整個堵住了我的小嘴兒﹐滾熱的舌尖抵在我的門牙﹐試圖芝麻開門﹐更有甚者﹐他的魔掌﹐不知何時探進我的小外套﹐隔著厚厚的毛衣﹐正在我骨感的背脊緩緩滑行….

「時—間—到!」我一把推開他﹐突然失望得想哭。他媽的﹐原本自在愉快的朋友關係不也很好?你何苦又親又摸﹐硬生生破壞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和諧感?林祖媽不玩了﹐不玩了。「我該回家囉。你不必送了﹐我自己去搭車。」

「呃…﹐這麼快?」他抓著我的衣袖﹐一副很懊惱的樣子﹐「對了﹐明天我回家過年﹐年初五才回台北。」

「我知道啊﹐你已經告訴過我了。」

「是說﹐我媽…想請妳年初三那天來我家玩。」

「你媽?」我嘴巴張成O型。

「前幾天﹐徐老師打電話給我﹐問起我…我們的交往情形﹐我都老實對他說了。」

「嘎?你…你你跟他說了啥?」這回換我口吃了。

「我告訴他﹐我們交往順利﹐幾乎隔天見一次面﹐而且妳很關心我﹐對我很好很好﹐不但帶我吃遍了山珍海味﹐還陪我去買衣服﹑配眼鏡﹐把我全身上下打理得煥然一新。」

「啊…」我無語問蒼天。攝氏十一度的寒夜﹐背脊上涔涔的汗正疾速奔竄著。

「老師聽了自然很高興﹐立刻打電話給我媽﹐呃…﹐聽說也有打給妳媽。」他飛快地看我一眼﹐扭扭捏捏地補充:「所以﹐我媽這幾天心情超好﹐一直說想和妳見面。」

「我我我…」雨早已停了﹐皎潔的月色下﹐我披頭散髮﹐臉色比女鬼還要慘白。我猛然察覺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然而﹐報應還不只如此— —他接下來說的話﹐整個把我打入萬丈深淵。

「我今年三十了﹐我媽急著抱孫子。所以我想﹐呃… ﹐等妳明年畢業﹐我們就…結婚。」姓周的顯然是個不懂察言觀色的白痴﹐一把抓住我那好冷的小手﹐熱切地說:「妳這麼可愛﹐生出的孩子必定品種優良。我計劃生兩﹑三個﹐呃﹐當然…愈多愈好。妳覺得呢?」

你當我是母豬啊?幹。

「對不起﹐過年期間我事情很多耶。去你家的事﹐以後再說好了。」我依然笑容可掬﹐不著痕跡地抽出自己的手﹐「啊!快十一點了﹐我得趕快回家。嗯﹐先拜個早年﹐祝你恭喜發財新年快樂。就降。Bye-bye。」

雖然嚇得兩腿發軟﹐我還是沒命地快閃﹐甚至沒有勇氣回頭再看他一眼。

回到家﹐我又累又睏﹐澡沒洗﹐衣服沒換﹐便直挺挺地往床上一躺。姓周的今晚說的一字一句﹐仿彿乩童的令咒﹐在我耳邊陰魂不散地原聲放送。很顯然的﹐我的貪玩已鑄成大錯﹐不但誤導了他﹐還牽連了一群無辜受害人。但老天有眼﹐我一直以平常心與他相處﹐就像對待一個相識多年的哥兒﹐不僅從沒賣弄風情﹐言行舉止亦粗魯到一個不行。所以歸根究底﹐這認知上的矛盾﹐肯定是他一廂情願兼之想像力過賸所造成﹐和老子沒有絕對關聯。(是說﹐找藉口脫罪本是我的專長呀!)

但事到如今﹐對方已經整個潦落去﹐我該如何收尾是好?

我愈想愈頭大﹐竟迷迷糊糊地睡了去﹐並一腳踩進噩夢的陷阱中。

我夢見自己蓬頭垢面﹐敞露前胸﹐抱著一個肥胖胖油滋滋的baby吃奶。嬰兒床上傳來另一個baby的啼哭聲﹐尖銳得令人心神耗弱。有人在拉我的裙角﹐低頭一看﹐竟是個兩﹑三歲的啞巴小孩﹐招風耳﹐迷你個子﹐那張臉﹐和白雪公主裡的糊塗蛋Dopey長得一模一樣。我感覺背後癢癢的﹐仿彿有條蛇在緩緩蠕動﹐猛一回頭﹐姓周的正涎著口水對我傻笑﹐他的大手從我的背脊滑向肩頭﹐正朝著我的前胸進攻﹐嘴裡含糊不清地撒嬌著:「老婆﹐我也要…」

我尖叫一聲﹐奮不顧身地把他推開﹐手中的BABY跟著飛了出去﹐踢翻了掛在窗口的風鈴﹐「滴鈴滴鈴」的細碎聲響瞬間急促地貫穿耳膜﹐咦?不對﹐這風鈴聲怎會如此尖銳?我睜開眼﹐坐了起來﹐床頭的電話正歇斯底裡地在靠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芽
  • 小~~~~邪~~~~~~~

    這個夢太好笑了!
    尤其那句"老婆,我也要"
    實在是......

    一整個雞皮疙瘩都站起來
    讓人一整個好笑又不舒服

    嗯~~
    用"驚悚"來形容不知會不會太超過喔?


    唉唷喂呀!!

    我要暈倒了!

    這是什麼夢啊?


    嗯~~
    這篇果然讓我"龍心大悅"

    哈哈哈哈)))))))))))))
  • 是啊﹐這個怪怪的夢簡直集惡心驚悚莫名其妙之大成
    一覺醒來﹐魂都去了一半
    嘖嘖﹐還有那些小孩
    手上抱一個﹐搖籃躺一個﹐身邊還站了一個
    加上背後那個涎著口水伸出魔掌的宅男
    天啊﹐老子究竟招誰惹誰了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17 回覆

  • Bechild
  • 哇!那段初三邀妳回家見家人的那段真是太經典了,
    我笑到肚子痛,感同身受地和妳一起無語問蒼天……

    拜託妳這個說故事高手(整人高手?)趕快寫完結篇,
    我已經拿好板凳準備看戲了。Can't wait!!!
  • Dear Bechild,
    來抱一個先)))^_^

    哈哈﹐那時﹐聽他喜孜孜地說起未來規劃
    我唯一的感覺就是好想死啊XD
    不過現在回想
    陪著吃吃喝喝外加幫忙打理衣著
    好像都是女朋友份內的權利
    既然行使了權利
    似乎就該履行義務吼@_@
    這...

    好滴﹐這星期有空就來做個結束
    不過這完結篇應該不會太有趣
    因為﹐咳咳...
    高潮部份落在77乳加和痴漢索吻事件
    接下來﹐好像只有收拾爛攤子的份了:P
    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21 回覆

  • ㄚ仁
  • 哈哈﹐感覺丫仁有話要說
    但是這情緒似乎很複雜哩....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23 回覆

  • dearmichigan
  • 不管是杜撰或回憶,小邪總是認真在所有的感情中,而且努力珍藏!和妳相遇的人該是幸運吧!至少妳偶而還會想起!當初相遇過的人,如今再有消息,也總讓我有『好里佳在』的警惕罷了!
  • Dear秀敏姐﹐
    是說﹐我好像認識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人物吼:P
    其實很多事已經慢慢模糊了
    只能抓出精髓部份加以瞎掰
    不過這也勉強算是回憶錄吧
    寫起來很輕鬆開心呢
    嗯嗯﹐有時我會擔心這麼繼續洩露下去
    會被以前朋友/親戚/同學認出身份
    卻也期待有人前來相認
    好矛盾的感覺啊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28 回覆

  • shoshay
  • 這集看起來就很有完結的理由啊
    怎麼沒馬上說清楚呢
    我應該會瞬間變臉 然後撇清吧
    虧你還忍得住十秒鐘
  • 哈哈﹐十秒鐘只是個象徵
    實際上應該不到10秒
    當我察覺不對勁的時候就喊"卡"了捏
    不過我是超級俗辣
    沒那個膽子當面說開
    (因為自知小有理虧啊)
    後來才在電話裡解釋明白
    馬的這叫自作孽啦(凹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33 回覆

  • Vince
  • 算 他 狗 運 ﹐ 吻 到 嬌 滴 滴 的 大 門 牙 。 苤 。

    對 不 起 ﹐ 偶 要 笑 死 了 。

    好 加 在 ﹐只 是 個 噩 夢 。
  • 哈哈﹐幸好我死咬住門牙
    然後把他一把推開
    不過還真是震驚啊
    沒談過戀愛的人
    一接吻就自動喬對位置
    馬的﹐還懂得伸出舌頭哩

    那噩夢真是夠了
    人家才不要嫁給他當母豬勒
    嗚嗚﹐我靠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38 回覆

  • 懶人
  • 啊~~~~~~~真是太噁心了啦!妳怎麼會允許他吻妳呢?
    還以為那傢伙有多遲鈍多純情咧,
    結果居然會伸舌頭跟毛手毛腳的,
    我看九成是從A片裡學來的吧!嘔~~
    還有那個夢境也太恐怖了唄,真是報應啊....:P
  • 吼~~誰曉得那個號稱沒交過女朋友的傢伙如此冰雪聰明
    吻起來津津有味﹐滋滋作響
    還舉一反三
    完全不用人教
    嗯嗯﹐我也覺得是A片學來的
    要不然他成天待在屋子裡
    除了讀書還能幹嘛@_@
    是啦﹐那個夢是報應
    我承認﹐我承認....(泣奔~~)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1:43 回覆

  • 小皮
  • 這…真的是很可怕的惡夢 @_@
  • 是啊﹐報應來得真快
    人家﹐人家又沒做出什麼對不起他的事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2:14 回覆

  • 大貓
  • 不知該怎麼說
    那個年代就真的是這樣吧
    用哥兒們在不對的人身上
    會死人的..

    小時候我很喜歡用哥兒們當理由
    去騙取被他人喜歡的暗爽 又不用負責
    現在覺得一點都不好玩了
    嚴格謹守男女有別(是說人家也不會想和媽級的怎樣吧...)

    妳大概會被妳媽罵慘了吧
  • 哈哈﹐原來大貓以前也愛搞曖昧
    這樣的互動真的很刺激
    誰先陷進去誰就是輸家哩:P
    田田姐妹現在成了妳的金鐘罩了
    不過我想妳一心都在她們身上
    已經沒興致玩這類遊戲了吼

    是滴﹐後來我被唸了整整一年
    一年耶....

    ilovesonata 於 2007/12/04 13:50 回覆

  • winwangee
  • 吼,這個姓周在被允許小親一下時露出本性,將在我心中給他的所有分數都抵掉了啦!真是的,他是不懂「蜻蜓點水」就好喔?所以說忠厚不一定老實的!

    是說妳那個夢
    真的是青春惡夢哪
    光是被那三張大小不等的嘴索求
    有嚇醒才是正常喔
  • 是啊是啊﹐
    外表忠厚的人
    一旦色胚發芽還真嚇人哪
    嗚嗚

    還有那三個小孩真是夠了
    哭聲超尖銳的
    幸好是夢﹐是夢.....

    ilovesonata 於 2007/12/04 13:53 回覆

  • Solo
  • 這.... 我在看到親一下就等於要結婚時... 就驚嚇到然後要逃之夭夭了.....
  • 所以你肯定了解我當時沒命狂奔的感受吼~~
    對了﹐雖然受到驚嚇
    我還算很清醒的唷
    那盒寶貝餅乾
    我從他宿舍拎到湖邊
    狂奔時還記得一路牢牢抓住耶
    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12/04 13:57 回覆

  • FruitRanch
  • 小邪~~你寫的真的好好笑~

    雖然我很同情你遇到這樣的情形.
    不過~居然還是看不到結局~~
    吼~被你這樣吊胃口...
    希望我今天去睡覺不會夢到宅男...唉唉.
  • 呵呵﹐不好意思捏﹐橘子妹妹
    因為故事又臭又長
    寫累了只好暫時打住捏:p
    (這樣才能保證下次繼續寫的時候會產生新的笑點和靈感啦*_^)

    好滴﹐今晚我會施行法術
    讓橘子妹一夜好眠。。。

    宅男退散)))))
    統統給我靠邊站))))
    宅男退散)))))
    統統給我靠邊站))))
    ZzZzZzZzZzZz....

    ilovesonata 於 2007/12/04 14:09 回覆

  • sanderslin2800
  • 那個姓周的是在靠北三小..

    真想送他上面這一句

    我被他打敗了....

    MR周 真了不起....

    (版主寫得好生動..)
  • 哈哈﹐你這句幹譙鏗鏘有力
    偶喜歡XD

    我的懺悔錄雖然整個悔意全無
    但好像還算有笑點吼:P
    謝謝SUNKIST
    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12/05 14:24 回覆

  • AvonC
  • Dear 小邪,

    真的是笑到肚子痛
  • 啊﹐Avon
    先來抱一個)))
    今天中午就在想說
    MELODY去畢業旅行了
    第一次外出過夜
    妳肯定很想她吼

    肚子痛不怕不怕
    偶這裡有正露丸萬金油
    順便還可以幫妳馬殺雞:P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