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就在近似虛幻的幸福中無聲滑過。我倆頻繁見面﹐多則一日三次﹐少則三日一次。他大方地把我納入內心世界﹐和我分享悲喜榮辱﹐與同學朋友聚會﹐也總拉著我一起出席。我一向極度戀父﹐與同齡男孩很難引起共鳴﹐但和他在一起時﹐因頻率相近而激蕩的火花﹐以及相知相惜衍生的和諧感﹐卻讓我上了癮似的深陷其中。

當夏天接近尾聲﹐公司一群同事舉辦了北海岸露營活動﹐他也受邀參加。整個晚上﹐我們不避行跡地黏在一起﹐有人打趣道:「你們兩個好像啊﹐尤其笑起來的時候﹐簡直一個模樣呢!」

「應該是說﹐味道接近吧﹐像一對雙胞胎。」大家圍過來﹐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

為掩飾窘態﹐我拔腿就跑﹐而他竟傻傻地追了上來。在眾人的笑聲中﹐我跑得更急更快﹐一頭長髮﹐隨著海風飄啊飄﹐青春﹐正在飛舞。

營火晚會結束﹐大家陸續回帳篷休息。睡意全無的他﹐拎著幾罐啤酒﹐邀我一起到沙灘上賞月。夜已深沉﹐周遭的人聲漸趨平息。我們躺在無人的沙灘上唱歌﹐以熟悉的模式擁吻﹑愛撫﹐聊著白先勇筆下尹雪艷的雍容風華﹑以及週旋於她身邊的一群沒落貴族。

「夏天就要結束了。」我戀戀不捨地抱緊了他﹐「開學以後﹐見面機會就少了。」

「我會經常回台北的﹐雖然不是每個週末。」他靠過來﹐和我鼻尖抵著鼻尖﹐額頭觸著額頭﹐以溫和的口吻勸慰道:「只要回台北﹐我就來找妳﹐嗯?」

「我好希望﹐時間永遠停留在今年夏天唷。」我那突來的感傷並非毫無根據。當時﹐我已踏入另一段感情﹐也確信一﹑兩年後會出國。小小遲到的他﹐就某一觀點來說﹐只能算是我的劈腿對象。

「妳啊﹐想太多!」他拉我站起來﹐興奮地指向東方﹐「妳看﹐日出了!我們到鎮上逛逛﹐早餐店差不多要開門了吧。」

我很希望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但接下來的發展﹐證實了我的疑慮。

剛開學的幾個星期﹐他幾乎每一﹑兩星期就回台北。人一到站﹐便打電話約我見面。他揹著大包小包的換洗衣物﹐雖然帶著倦容﹐仍舊和我談笑風生。

因他的邀約﹐我也曾準備一堆吃的喝的﹐前去他在校附近的租處探望。只是很不巧的﹐那天他一群同學﹐臨時決定在他的寢室討論Project。我遠遠地坐在一角﹐翻閱他書桌上的尼采﹐試圖和這個與我不太熟悉的大人物對話。在長達兩﹑三個鐘頭的等待裡﹐我沒有太生氣﹐也沒有表現絲毫不耐﹐偶爾抬起頭﹐看著他以領導者的姿態分配工作﹑核對進度﹐竟感到一絲莫名的驕傲﹐卻也悚然察覺﹐原來﹐我和他的距離﹐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的近。

當他的同學們紛紛散去﹐我也差不多該趕搭北上的末班車了。他走過來﹐抱緊我﹐一疊聲道歉﹐「小邪﹐對不起﹐本來今天計劃帶妳到處走走﹐沒想到出了一點狀況。」見我笑得疲倦而勉強﹐他歉意更深了﹐「不好意思﹐讓妳大老遠趕來﹐還坐了幾小時的冷板凳…」

說難聽一點﹐我這人真有夠賤。堆積了一肚子的悶氣﹐在他懷裡﹐竟立時化了大半﹐「欸﹐好晚了﹐我該回去了。」我指著屋角的小冰箱﹐婆婆媽媽地叮嚀﹐「那幾樣滷味千萬別加熱﹐室溫狀態下最好吃。」

「再陪我十分鐘好嗎?我待會兒送妳去搭車﹐保證來得及。」他打開那包吃的﹐拉我坐下﹐對晚間冷落我的事仍無法釋懷﹐「小邪﹐妳真乖﹐修養真好。換作是別人﹐恐怕早就發飆了吧。」

「誰說我修養好!」我玩心大起﹐面目猙獰地捶他一拳﹐「你必需為今晚的冷板凳事件付出代價。」我指著牆上幾幅他的油畫作品﹐厚著臉皮道:「送我一張你的畫畫﹐我從此既往不咎。」

「好啊﹐這還不簡單!不過這些都是舊作﹐有空我再好好地為妳畫一張。」

當天晚上﹐很幸運地趕上了末班車﹐抵達台北家中時已是三更半夜。下個星期﹐我被禁足在家﹐而他也沒能北上。

我滿懷期盼﹐等待他為我作畫﹐然而﹐我始終沒能收到他的畫作。

※以下為 11/29 新增

接下來﹐他開始大忙(根據他的說法是這樣) ﹐連著一﹑兩個月都沒能回台北。不是忙功課﹑忙社團﹐就是樂團排練﹑公演。他的來電越來越少﹐口氣也越來越匆忙。到後來﹐我不耐週末在家傻等電話(那時手機尚未普及)﹐更耐不住寂寞﹐渴愛的我﹐又開始劈腿了。

也不是完全不再理他。有幾次﹐我打電話到校外宿舍找人。但從電話接通﹐到他氣喘吁吁跑來接聽﹐那種勞師動眾﹐讓我錯以為自己是個愛查勤的妒婦。某個星期六中午﹐實在想他想到發狂﹐便試著撥電話過去﹐等了將近五分鐘﹐才聽到熟悉的腳步聲愈走愈近。我抑制了滿腔的思念﹐只淡淡問他忙不忙﹐不料﹐他以渾濁而粗糙的語氣答道:「我忙死了﹐今天天亮後才上床睡覺。小邪﹐沒事的話﹐饒了我﹐讓我好好睡個覺。」此時﹐我的眼淚已經滑了下來。我不想和他吵﹐更不願在他面前示弱﹐於是匆匆道歉收線﹐然後濃妝艷抹﹐像個沒事人似的出門瘋到大半夜。

雖然漸行漸遠﹐當他心血來潮﹐偶爾還是會打電話來﹐但已經很難找得到我。當時他家人對我並不認同﹐因此我從不打電話到他家﹐即使他人在台北。他原本百無禁忌﹐即使家人就在身旁﹐仍然高調地和我電話調情﹐但每一掛斷電話﹐便得承受身旁人的責難與非議﹐久了也漸漸受不了。

愛情正在降溫﹐但兩人默契依然。春節前幾天﹐有天下午﹐我搭上0南公車﹐在擁擠的人潮裡很幸運地覓得了座位。當車子行經未拆除的中華商場﹐繞過小南門﹐彎進我倆走熟了的羅斯福路時﹐我突然一陣心煩﹐伴隨著無端的惶恐﹐仿彿瞬間被一隻無名的手推入地獄似的。我逃命似的硬擠下車﹐雙腳才落地﹐眼淚即窸窸簌簌地爬了滿臉。直覺告訴我﹐他正迫切需要我。我找到公用電話﹐摸出銅板﹐想也沒想即打到他家﹐但電話一接通﹐我卻做賊似的立刻掛上。

如我所料﹐當天晚上他來了電話。

「你還好嗎?」我大略提到幾個鐘頭前的莫名心痛﹐忍不住抱怨﹐「你究竟在忙什麼?好不容易盼到你寒假回家﹐我們也不過見了一次面。」

「今天下午﹐我和家人大吵一架。我騎著車﹐在台北街頭繞來繞去。我打過電話給妳﹐不過妳家沒人。」

「為什麼吵架?」我心頭一凜﹐沉吟半晌﹐等不到回應﹐又怯怯問道:「難道是為了…我?」

「唱首歌吧!好久沒聽妳唱歌了。」他不理會我的問題﹐有意避重就輕。

「你人在哪裡?吃過飯了沒?」我既生氣又心疼﹐耐著性子又問。

「吃過了。現在我在同學家。」話筒那端遠遠傳來男女的笑聲﹐隱約還有琴聲。

「你想聽什麼歌?中文?英文?」我打開電源﹐調整音量﹐在數位鋼琴前坐下。(為方便夜間練琴﹐我的房裡另有數位鋼琴和電子琴)

「中文歌好了。今天我同學反覆在聽Genesis﹐我已經快抓狂了。」

我把話筒擱在琴上﹐開始彈唱潘越雲的「野百合也有春天」:仿彿如同一場夢﹐我們如此短暫地相逢…你可知道我愛你想你怨你念你﹐深情永不變…﹐唱到一半﹐我哽咽得無法繼續。

「其實﹐我有男朋友。」拾起話筒﹐我吸吸鼻子﹐輕聲說道:「他對我很好很好﹐雖然他現在不在台灣…」

「我知道。去年夏天﹐我臨時起意去找過妳﹐在公司門口﹐看到他接妳下班。那時﹐我們才認識兩﹑三天。」他聲音平淡﹐沒有太大的起伏﹐「這半年來﹐我一直有心把妳搶過來﹐但畢竟力不從心。況且﹐未來的變數太大了——我還有兩年多才畢業(註)﹐之後還會唸研究所﹑當兵﹑出國。」話筒彼端傳來打火機的鏗鏘聲﹐他大概在抽煙﹐「妳體貼﹑懂事﹐而且從不緊迫盯人﹐跟妳在一起﹐我覺得很輕鬆﹐很快樂﹐但是﹐妳一心渴望的那種被捧在手心呵護的愛情﹐我做不到。至少﹐我沒能常回台北﹐而當妳需要我時﹐我總是讓妳找不到人﹐所以這半年來﹐我愈來愈徬惶了。還有﹐我家人…」

「你終究是要回家的。」我一語雙關地頂了回去。

「寶貝﹐妳現在溜得出來嗎?我好想妳。」他壓低聲音問。

每當他改口叫我寶貝﹐就是擺明了想接吻想抱抱。其實﹐我比他更渴望那些親密互動﹐但或許他的一席話令我陡然神智清明﹐我甩甩頭﹐當下做了決定﹐「既然我要的﹐你給不起﹐那麼何不乾脆放手?這樣拖拖拉拉一點兒也不像你的作風。」我硬下心腸數落起他﹐把半年來的委屈一併傾巢而出﹐「我討厭這樣懸在半空中的感覺﹐我好像是你的一切﹐又好像什麼也不是。我厭倦了等待﹐更害怕找不到人時整顆心被掏空了的感覺。」狠話說畢﹐我放聲大哭﹐心好痛好痛:既然我們相愛﹐何以演變成此番局面?天知道﹐我真捨不得他呀!
 

註:建築系唸五年﹐加上他重考一年﹐所以整個比我晚就是了

※以下為12/5新增的完結

我忘了那天是怎麼結束談話的﹐總之﹐我沒再見過他﹐也沒再接到他的來電﹐直到一年多後﹐夏天再度來臨時。

「小邪﹐我今天去了趟公司﹐沒見到妳。我以為妳會在那裡繼續做下去呢!」睽違多時﹐他電話中的語氣依然開朗熱情﹐「妳有在上班嗎?還是說﹐妳想再唸書?對了﹐妳已經考了托福和GRE﹐不是嗎?」

他的殷殷關切﹐使我又是歡喜﹐又是傷感。那時﹐出國已成定局﹐倘若一切順利﹐我將在秋天成行。「我暫時在別的地方工作﹐出國的事﹐還不確定耶…」我猶豫了一下﹐隱瞞了即將遠行的事﹐「今晚有空嗎?我想見你一面。如果呃…﹐不方便﹐也沒關係。」經過這段期間的冷卻﹐我似乎已沒有立場提出如此要求﹐但我仍衝動地開口了。

「好啊﹐二十分鐘以後﹐我在妳家樓下等妳。」

一年多不見﹐他頭髮剪短了﹐膚色黑得透亮﹐笑容仍舊燦爛無邪。他志得意滿地說起在校表現﹐以及樂團公演時吉他手強出風頭﹐臨時獨奏一段SOLO﹐令主唱亂了陣腳而抓狂的趣事。我樂不可支﹐笑嘻嘻地插嘴﹐接話。畢業以來﹐日常相與的大多是在社會打滾多年的上班族﹐已經好長一陣不曾有過這麼對味的交談了。

我頭一偏﹐注意到他的摩托車鑰匙掛在一個粉藍的星星小孩鑰匙圈上﹐好奇問道:「這鑰匙圈真可愛﹐不過﹐感覺和你不很搭。」

「我學妹送的。」他把玩著星星小孩圓鼓鼓的雙頰﹐補充道:「外文系的﹐算是我們樂團的死忠粉絲吧。」

「女朋友?」我一壁笑著﹐心口猛冒酸水。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他定定看著我﹐一個字又一個字地慢慢說道:「我對她是有點心動沒錯﹐但是毫無一觸即發的激越﹐也沒有心意相通的感動。」

我低頭﹐不敢迎向他的眼神﹐「那種感覺﹐一輩子有過一次就夠了。」

突然間他靠了過來﹐緊緊地把我摟在懷裡。良久﹐我任他抱著﹐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然後他伸出手來﹐撫摸我的右頰﹐慢慢滑到下巴﹐我知道那是他索吻的前兆﹐便輕輕推開了他。

「對不起﹐我只是…每次想起妳﹐總不敢相信我們竟然分手了。」為掩飾窘態﹐他坐上摩托車﹐「想不想去犁園喝酒?外交合唱團的主唱快要去當兵了﹐以後大概好一陣看不到他們上場了。」

我掙扎了一下﹐搖頭﹐「你可以帶我四處兜兜嗎?今天晚上﹐我只想安靜地和你在一起。」蟄伏一年多﹐情傷好容易痊癒了大半﹐我不能讓自己再度陷進去﹐「以後我們…再聯絡的機會更少了。」

「發生什麼事?妳要搬家了嗎?還是…」

「沒有。」我燦然一笑﹐請他寬心﹐坐上了摩托車。

他車騎得很快﹐朝北直行﹐往士林接北投﹐在淡水繞了一圈﹐回程時﹐特意行經我倆經常出沒的東區。一路上﹐我緊貼著他的背﹐眼淚滴滴答答的沒有停過。

那年秋天﹐我順利出國了﹐再兩年﹐我畢業結婚。剛開始﹐聽家人說起他打過幾次電話到台北家中探問我的行蹤﹐為避免節外生枝﹐家人只透露我已出國﹐並沒有告知聯絡方式。後來老家賣了﹐全家分居各地﹐他和我之間的那條線也跟著斷了。

年復一年﹐我在陀螺打滾的生活裡為現實打拼﹐逐漸消退了曾有的詩心與熱情。我幾乎已經忘了這個人﹐也忘了那年夏天的不可思議的邂逅﹐只偶爾聽到兩人熟悉的歌曲時﹐內心會有那麼一點刺痛﹐但這樣的痛﹐不曾在我靜如止水的心湖劃下太大的漣漪。

幾年前﹐我著手創作一系列小說﹐以期把未完成的夢付諸實行。「秋水流年」醞釀成形之初﹐我將男主角鎖定為律師﹑建築師﹑醫師這三師之一﹐權衡再三﹐最後選擇了和藝術最接近的建築師。

為熟悉建築師的工作內容﹐我上網搜尋了一下相關資料﹐卻不經意地看到那個塵封多時的名字﹐才赫然發現﹐如今他已成了知名建築師。我流連在他的網站上﹐欣賞了一張又一張他歷年得獎的作品相片﹐為這個無心插柳的大發現感動得熱淚盈眶。

我當下決定﹐以他的學經歷﹐為姜霆的生命注入血脈。

做這個決定﹐並無特殊用意﹐主要是因為我懶——他網上所列的經歷﹐既典型又完整﹐有了現成樣本﹐省卻了不少搜尋時間。再者﹐把他的奮鬥史套入故事﹐寫起來肯定比較有親切感。

就是這股該死的親切感﹐讓我傻傻地一直寫下去。幾個月後﹐當我從頭讀起﹐嗅出了一樁恐怖的事實:我筆下的姜霆﹐不僅學經歷參考於他﹐個性﹑嗜好竟也和他頗為接近。換句話說﹐那個多年前和我擦撞出絢爛火花的建築系男孩﹐藉姜霆之名﹐鬼使神差地復活了……

實際上﹐我對現階段生活並沒有太大的不滿﹐我不戀棧過去﹐也無意撩撥沉睡的熱情。每個夜裡﹐我以文字延續著那場早夭的奇緣﹐在無數綺麗的橋段裡﹐咨意舞動想像之翼。我深愛我的家人﹐但無法禁錮狂野的思維﹐於是﹐我不自覺地以這般安全無害的方式為自己開一扇窗。

雖說一切都過去了﹐寫到靖平和姜霆在睽違了二十年後重逢的章節﹐我竟莫名其妙地哭得很厲害﹐也忍不住開始想像﹐倘若此生和他緣再見﹐不知將會是怎樣的光景?

想聯絡上他﹐其實很簡單。他的公司網站清楚列出了地址電話﹐以及個人電子信箱。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將關懷和思念賦予文字﹐瞬間送往太平洋彼端﹐或者拿起話筒﹐直接撥到工作室找人。然而﹐這麼多年了﹐他依然記得平凡渺小的我嗎?如果他完全不記得﹐或者明明記得﹐卻假裝忘了﹐我想我肯定會受不了。

那麼﹐難道就這麼算了嗎?

是的。人生有夢才最美﹐雖然這個夢﹐或許永遠不可能實現。與其在對方額上的皺紋與眼底的滄桑裡追考古今﹐我寧可把最美的憾動保存於心中的防塵角落﹐等閑不再觸碰。隨著秋水流年接近完稿﹐我相信﹐這段回憶﹐將再度被埋藏原處。

當然﹐不主動聯繫﹐並不意味重逢的可能性必然等於零。如果哪天和他在街頭偶遇﹐又如果他仍然記得我﹐主動上前寒喧﹐我會很開心地跟他去喝一杯﹐爭相說起這些年來的生活點滴﹐並掏出皮夾裡老公和女兒的照片﹐以驕傲的口吻告訴他﹐我有多麼幸福。然後﹐我將在適當時機﹐透露這個部落格網址﹐請他務必前來挖寶。

在那之前﹐我會把這篇文章隱藏起來。


(全文完)



補述:
如果有一天﹐這篇文章真被隱藏起來了﹐可能還有兩個原因:

1)    我家爸爸讀了文﹐而且整個被雷到了——不過這一點﹐基本上可以放心﹐因為他對我網上寫作一向放任﹐雖然知道這裡的網址﹐卻從沒時間沒興趣點進來看。加上我那些雜七雜八的歷史﹐之於他﹐不算什麼秘密﹐所以我才敢這麼放膽亂寫哪。

2)    被舊識猜出身份——我很期待老朋友/同學前來參觀/敘舊/潛水﹐但並不怎麼歡迎和我有過交集﹐卻稱不上有交情的” 舊識”。嗯﹐大家想想﹐像我這種天生適合當酒店公關的痞子﹐很難真的去討厭誰﹐因此既然被歸類為舊識﹐肯定是相見不如懷念的傢伙。一想到我的內心世界有可能赤裸裸地呈現在那些人眼前﹐老子就渾身發冷…
嗯﹐就降...

創作者介紹

美東邪神改名楊洛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留言列表 (39)

發表留言
  • ㄚ仁
  • 果然是吃乾抹淨拍拍屁股走人
  • 呃...
    其實﹐是我甩掉他的
    (說好聽一點是這樣)
    答案大概下次就可以分曉了哩: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02 回覆

  • 小皮
  • 我以為那個註解是要解釋那些落寞貴族
    哈哈哈
    看到解釋後 才恍然大悟 哈
    這種是不必解釋的唄 XD

    是說似乎真的很可惜沒能繼續走下去耶...
  • 那時覺得可惜
    但現在覺得還OK耶
    其實我差不多已經忘了這個人了
    只因為這幾個月寫在秋水
    突然又想起他
    完稿之後
    應該會很快把他擱一旁吧
    嘿嘿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04 回覆

  • 懶人
  • 小皮跟我想的一樣,我也以為那「註」是要解釋沒落貴族,
    豈料小邪是要說她跟姜霆沒亂來,哈哈~~XD

    奇怪,為什麼小邪遇到的男生都很棒?
  • 是滴﹐因為我心裡有鬼啊
    所以就畫蛇添足說了些廢話
    (哈哈﹐感覺好像愈描愈黑了)

    噢﹐其實我認識不少垃圾耶
    只是我不愛寫那些
    那種貨色﹐光是回憶起來就讓人吐奶...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07 回覆

  • FruitRanch
  • 推樓上的.我也以為小邪要解釋的是沒落貴族XD.
  • Dear橘子妹妹﹐
    嘿嘿﹐其實算是小故意滴
    那個"註"字﹐我本來是要放在"接吻愛撫"之後
    但怕大家心術不正
    讀到那裡就往下拉﹐急著看註解,不專心讀文
    所以...嗯﹐乾脆拿尹雪艷當犧牲品: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10 回覆

  • shoshay
  • 這人看來不怎麼定啊
    不知好在哪裡
    小邪暗示的疑慮就快來了嗎
    該不會就是多情男而已吧
    好討厭
  • 嗯﹐那人的確不怎麼定
    不過那時彼此都是20左右的人
    本來就充滿了變數哩:P

    他是個乖乖男
    也不濫情
    造成分手﹐主要是因為距離吧
    還有﹐當時he was not the only one of mine.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15 回覆

  • Vince
  • 最 後 這 個 此 地 無 銀 三 百 兩 的 解 釋 ﹐ 好 令 人 好 失 望 呀 。

    整 個 好 像 已 經 烈 火 正 騰 騰 了 ﹐就 被 幾 滴 雨 澆 息 了 。 好 像 有 點 不 合 常 情 。
  • 吼~~人家就怕你們想歪啊
    所以一不小心就越解釋越歪....

    嗯嗯﹐跟你說
    不只是這裡耶
    我覺得從頭到尾都不合常情
    包含開頭的邂逅﹐中間的往來﹐以及最後的疏離
    其實直到今天
    我還不太清楚究竟為何分手
    說好聽一點是
    老子當年甩掉了他
    其實天知道...

    ilovesonata 於 2007/11/21 14:20 回覆

  • 小皮
  • 四點了 我還睡不著 @@
    再來踩一下~

    我覺得應該是距離的問題吧
    而且彼此世界不太一樣 我隨便亂猜的
    或許他也另有其人?
  • 嗯嗯﹐回家第一天
    睡不著是一定的
    呵呵﹐日夜顛倒幾天就會恢復滴
    不過確定要睡飽唷

    今天貼了新內容
    是說﹐原因有點複雜
    除了距離﹐還有他家人: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1:24 回覆

  • 小皮
  • 哇 好催淚... ><
  • 啊﹐小皮﹐妳來了^_^
    其實還好耶﹐是不是年紀大就變得冷血還是怎樣
    以前難過得要命
    寫的時候倒沒太大的感覺捏:P
    (當然有小小難過了一下)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1:56 回覆

  • 小皮
  • 我覺得他也正在天人交戰吧

    我男友就不會這樣感性~ 哈
    他一向很理智的感覺 :P
  • 啊﹐你覺得這個偽姜霆感性嗎
    我覺得還好捏
    比較MACHO的一個男生
    只是遇上感情﹐不像處理其他事情時那麼明確果斷

    AMOR給我感覺整個就是蠻理智的
    不過他也會小小撒嬌捏
    (忘了妳不知哪篇有提過﹐偶就給它記住了:P)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2:15 回覆

  • 小皮
  • 整個感情是他的死穴就是了? 呵呵
    很多男生也都這樣吧~ :P

    我男友偶爾會耍小朋友脾氣啦
    不過大部分都還是很理智
    那我這個比較不理智的就常被唸 哈
    是說 他遇上我 我總有股他被拖累的感覺
  •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了解他
    現在回想﹐其實好像完全不是那樣>_<

    AMOR也是牡羊
    感覺上跟我家爸爸個性有像
    會耍孩子脾氣
    不過心地很單純就是:P
    啊﹐我也經常有那種他被我拖累的感覺耶@_@
    這...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2:42 回覆

  • 小皮
  • 不過妳跟他的心店感應讓我很感動耶
    雖然後來沒有安慰到對方
    但是妳當下應該是想說長痛不如短痛
    所以才快刀斬亂麻吧~

    越看他越像CC
    不過妳比靜靜狠一點 呵
  • 那種心電感應很不可思議
    我想很多人說不定以為我在唬爛XD
    呵呵

    嗯﹐那時也有罪惡感
    都已經跟別人在一起了
    還大劈特劈
    劈了就算
    竟然還陷得很深哩:P

    他完全不像CC
    個性人生觀和說話方式都不同
    但寫這篇時﹐口氣被我整個美化了
    所以說﹐這是我的弱點
    總是不知不覺的把CC當作筆下人物的典範哩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3:07 回覆

  • 小皮
  • 原來是這樣~
    不過 既然妳這麼說
    我倒是很好奇
    真的有CC這號人物嘛?
    我的意思是 真的只是妳的想像
    還是以某某人作藍圖? XD
    偶素好奇小皮 :P
  • 親愛滴小皮﹐
    我現在就去妳家XD

    ilovesonata 於 2007/11/29 13:31 回覆

  • 懶人
  • 再一次驗證了:相愛容易相處難。
  • 我覺得距離是最大的問題
    那年夏天我們一直在一起
    相處上不是問題
    但自從開學之後
    有時不好找人
    有了誤會﹐也無法立刻解釋清楚
    所以距離越來越遠
    (好像是這樣@_@)

    ilovesonata 於 2007/11/30 13:57 回覆

  • Vince
  • 我 倒 覺 得 相 處 容 易 相 愛 才 難 .

    小 邪 的 致 命 傷 是 感 情 太 豐 富 了 。 到 處 放 電 。 發 電 得 人 家 神 魂 顛 倒
  • 哈哈﹐沒啦
    我還沒資格當發電機
    不過是比較多情沒錯:P

    那時我覺得愛情好脆弱啊
    經不起距離和四週人的考驗>_<

    ilovesonata 於 2007/11/30 13:59 回覆

  • 懶人
  • 可是對我而言,感情的發生很容易,如果持續下去才是個問題!
  • 啊﹐懶人我也是
    很容易動心
    但相處一陣之後
    通常不得善果
    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1/30 14:01 回覆

  • 小皮
  • 看了碟舞跟VINCE叔的回覆
    原來男生女生想的真的不太一樣呢

    叔叔的意思應該是
    當朋友相處很容易
    但是要轉變成愛情也不是那麼簡單吧
    不過女生好像比較喜歡從朋友做起?

    哈 我是來亂的 :P
  • 從朋友做起是不錯捏
    不過有一天當妳發現
    身邊少了某個哥兒很寂寞很不習慣時
    就表示妳淪陷了
    嘿嘿
    不過通常不來電的就是不來電
    當然也有不少例外:P

    ilovesonata 於 2007/11/30 14:07 回覆

  • shoshay
  • 跟小皮一樣
    我也覺得他跟CC有點像
    做事不乾脆 CC還情有可原 因為他有家室
    可是這人 年紀輕輕就說什麼家人
    什麼呵護的愛情給不起
    小邪很值得鼓掌 斷得快
    誰要給不起呵護愛情的男人啊
    那就不是男人了好吧
    Vince和懶人說的是不一樣的事
    Vince說相愛難 是說找到真的彼此相愛的人很難 但是不愛的人可以視而不見的相處
    懶人說的是瞬間得相愛容易 但是持久很難
    哈哈 不好意思喔 看人回應來插個嘴
  • 其實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他說得出那種話
    當他提到什麼未知啊﹑留學啊那些的
    我整個人傻眼了
    那根本不像他會說出口的話
    所以給雷到了

    小姐姐的註解很好耶
    VINCE的一句話
    引來大家不同的看法
    真妙捏:P

    ilovesonata 於 2007/11/30 14:11 回覆

  • 小皮
  • 或許是時間上的問題?
    再認識久一點他就有勇氣?
    奇怪 我是幹麻一直幫他說話咧? @@"

    但是我倒是可以理解他的想法ㄋㄟ
    不敢輕易給承諾 但是又愛下去了
    是頗矛盾的沒錯
  • 有時我在想
    沒能在一起﹐也算好事一樁吧
    年輕時的愛情或許不長久
    但愛得很痴﹐很投入
    就足以回味一輩子了
    嗯嗯﹐那時都嘛先愛下去再說
    這就是年輕捏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2 12:15 回覆

  • 芽芽
  • 呵呵

    發現大家都很入戲

    另外一個發現

    發現小邪太讚了!


    很勇敢~~
    勇敢的敢宣告
    老子就是愛劈腿


    唉~~~
    我也愛!
    很愛~~~

    可是沒小邪那麼勇敢
    總是扭扭捏捏
    曾經想找人訴說
    那種劈腿時的痛感和快感
    想要深入訴說其中的矛盾

    然後往往...

    連開頭的勇氣都沒有

    更遑論寫出來了!


    唉~~~~
    你總說
    怎麼我們有那麼多相似之處啊

    是啊!
    連愛劈腿都一樣

    只是..
    關於開誠佈公
    你比我有種多了呢

    我是俗辣~~~

    (很好笑喔!這其中的心情,普天下我只敢跟我家那口子分享,因為他太瞭我了,不用說太多就能體會!)
  • 偶可愛滴小肥蟲芽芽﹐
    妳整個抓到重點了
    劈腿是一門藝術
    如何劈得優雅劈得理直氣壯
    散場時毫不戀棧﹐
    在他人眼中留下美麗的驚嘆號
    就端視個人的長年修煉了^_^

    有時我覺得
    要容忍我們這類心性不定的老婆
    家中另一口子真的非常辛苦捏:P
    所以你家爸拔超體貼超可愛的啦XD

    哈哈﹐妳才不是俗辣
    我也並非那麼帶種哩
    我啊﹐敢堂而皇之寫出來的原因是
    很多人把我的散文當小說讀
    然後把小說當散文讀
    真真假假的結果就是
    老子全寫了
    是真是假就由個人自行定奪
    嘻嘻
    (嗯﹐果然很不負責任哪我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2:01 回覆

  • Vince
  • 真 令 人 痛 哭 淚 流 涕 的 。 雖 然 知 道 不 會 有 滿 意 的 結 果 。
  • 感情太豐富的人容易得內傷
    所以啊﹐這些都是吃飽沒事自找的
    嗚嗚
    怨不得別人哪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3 12:03 回覆

  • 小皮
  • 老實說 在看了芽芽的留言
    我一直在想 我也有過想劈腿的衝動嗎?
    哈哈哈 是說這樣思考很奇怪
    不過因為芽芽跟我同是處女座咩
    所以有時候會想要參考一下 XD

    結論是... 我沒那個劈腿桃花運 噗~
    所以是想都不敢想... :P
    不過芽芽的留言跟小邪的回覆有讓我噴飯到 XD
  • Vince
  • 有 這 一 段刻 骨 的 戀 情﹐ 也 算 不 枉 青 春 了 。 那 個拒 絕 的 吻 ﹐ 恐 怕 要 後 悔 半 輩 子 。 如 果 是 我 的 話 。
  • 是說﹐我覺得啊﹐
    我今天在這裡寫起這個人
    感覺好像有點花痴花痴的吼~~
    說不定他真的已經忘了我了說
    嗚嗚

    那個拒絕的吻啊...
    哈哈﹐我沒後悔捏
    因為...
    因為之前吻過太多次了
    不差那一枚啊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5 15:11 回覆

  • 小皮
  • 我是真的沒有桃花運呀 哈哈
    出門又不打扮 哪來啥桃花 XD

    我看完了整篇
    是說~ 搞不好他也陰錯陽差的看到這篇喔
    世事難料啦 嘻...

    好好奇他的長相阿 XD

    我覺得他一定會記得妳的
    絕對!
  • 雖然有打扮的話桃花會較多
    但沒打扮並不表示不會有桃花
    (這...繞口令嗎...)

    嗚嗚﹐如果讓他看到這篇
    我會整個丟臉死了
    (不過他很忙的樣子
    應該沒時間網上亂逛吧XD)

    謝謝妳小皮^_^
    是說﹐妳說他一定會記得我
    讓我突然信心百倍耶
    (OS:都已經說不會再和對方聯繫﹐
    我幹嘛在乎什麼信心啊@_@)

    ilovesonata 於 2007/12/05 15:35 回覆

  • 小皮
  • 如此刻苦銘心的愛過
    彼此又是這麼的match
    是不可能忘掉的~
  • 噢﹐我好像自信不夠吼
    不過...
    我對他開學以後越來越冷的改變
    整個還是不了解
    也許他有苦衷吧
    可惜當時沒弄清楚
    不過無論如何
    原因為何﹐已經不重要了:P

    ilovesonata 於 2007/12/05 15:49 回覆

  • 小皮
  • 可能家人佔的成分居多吧
    只是臆測而已~ :P
  • 我也這麼猜過耶
    不過或許他投入的感情不如我多@_@
    (這也有可能啊)
    我不了解別人是怎麼想的
    但之於我
    倘若真的愛到了
    很多問題﹐都不成問題了:P

    啊﹐三點了天啊
    小皮小皮
    我先滾去睡

    ilovesonata 於 2007/12/05 15:59 回覆

  • 芽芽
  • 哇!看完結局
    又看了留言
    才發現....
    天啊!我有好多想說耶
    不知從那兒說起

    一個一個來

    首先
    我果然是你的小肥蟲

    要是我
    也會選擇不再去接觸
    把一切美好的記憶留在當時
    因為沒把握再延續之後
    是否能更美麗?
    美麗與否
    並非決定在兩人能否再續前緣
    而是碰觸時的那份感覺

    那太難以掌握了!

    尤其是對方
    誰也不知多年過去了
    發生在彼此身上的是什麼?
    而當年的默契是否還在?
    唉呀~~~~
    想起來就覺得剪不斷,理還亂
    還是不聞不聽不問會好一點


    不過~~~
    有了線索
    小邪還忍得住

    嗯~~~~
    還是算你狠!

    再來就是v叔說的

    關於那個吻~~

    嘖嘖!

    要我
    就會後悔了

    哈哈~~~

    小邪說以前吻不知幾百回
    不差那一枚

    這所言差矣

    這一枚可是跟以往感覺有所不同的耶

    參雜一點點悲涼調味料之後的吻必定是滋味淒美,別有一番風味滴!

    所以放過是有點可惜說

    (哈哈~~說我是花癡了,你們又不信!)
  • 親愛滴小芽肥蟲﹐
    呵呵﹐對極
    就是為了保存當初那份感覺
    所以我選擇不再觸碰
    不過我要自首一下
    其實我有過聯繫他的衝動
    而且超衝動的
    不過還是硬生生給忍住了
    就是因為闖過了那道關卡
    現在我才有勇氣寫這麼多捏:P

    哈哈﹐為了那個錯失的淒美之吻
    妳說﹐我是不是該秉持我一貫的花痴原則
    回頭再把他揪出來呢....
    (開玩笑的啦XD)
    好滴﹐花痴芽芽
    偶棉...偶棉要乖...要乖...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25 回覆

  • 芽芽
  • 最後就是小皮的留言

    我覺得是小皮神經太大條啦
    說不定桃花在身邊朵朵冒
    他卻無動於衷

    所以一整個來講

    小皮應該是沒有劈腿衝動那種人
    也就是說超忠貞

    像我們這種...嗯...有潛意識的那種

    就是不可能在那兒等桃花
    而是只要一看到有桃花芽冒出泥土
    就恨不得揠苗助長呢!

    (呵呵!把自己整個說的超花痴)

    處女座真的很悶騷
    然後又精神潔癖
    這潔癖是對對方的要求
    (只允許對方心中有我那種鴉霸)


    所以話又說回來
    如果我知道了那個學妹的存在
    我想那個吻再淒美
    也都會跟小邪一樣閃掉吧

    (說到底還不是又一樣!去~)


    呵呵
    拉哩拉雜說一堆
    希望小邪看有嘿!
  • 哇啊﹐這"揠苗助長"四個字整個讓我噴飯
    芽芽﹐算妳狠
    形容的這麼臭屁又這麼坦蕩XD
    沒錯﹐只要一看到桃花冒出泥土
    我就像獵狗嗅到獵物
    不由自主地賣弄風情
    讓對方看得到吃不到
    這樣也爽
    馬的﹐原來我們連劣根性都一模一樣啊
    哈哈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29 回覆

  • 芽芽
  • 最後最後了!

    最後就是

    我可以理解小邪為什麼寫到後來會自己痛哭不已

    那自己一整個入戲到不行的畫面吧!

    現在我光想像就.......

    快不行了!


    好了!結束!
  • 嗯嗯﹐當時也不知道自己在哭啥
    眼睜睜看著他﹐
    和靖平這虛構的倒霉女人重逢
    我究竟在悲傷個什麼勁啊...
    只能說太入戲了
    莫名其妙地自己引進了故事
    想像有一天怎樣的話我又會怎樣...etc
    吼~~這樣很傷耶
    我是說得內傷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33 回覆

  • 小皮
  • TO小邪

    嗯嗯 我懂妳的說法
    或許是我沒那樣愛過吧
    因為我還是會把家人擺在前說
    當然...要看是哪個家人反對 :P
    理由得說服我才行 呵...
    (是說 我好像很容易被說服 @@")

    ***

    TO芽芽

    嘩哈哈 我真的覺得妳跟小邪很可愛耶
    我承認我是神經大條
    但是還不至於到人家頻放電而不自覺啦
    再怎麼說 我自認對這種事還是有一定的敏感度的 :P
    (哎唷 怎麼那個眼神啦...)

    好啦 我招了~
    我也曾經想過某某某是否對我有感覺
    某某某此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是後來小心查證 人家的個性本來就這樣
    我如果因為這樣的一個小舉動而喜歡上人家
    不就是宇宙霹靂無敵超級大花痴咩 @@"
    承蒙妳們看的起我
    我是真的沒看過我的桃花呀 哈哈

    再者 桃花運我是遇過的
    當下不覺得那是桃花
    後來回想起來 覺得好像真是那麼一回事
    還覺得挺好笑的
    因為當時的我 可以說是整個乳臭未乾
    反而後來"比較"有女人味時(自以為是這樣 XD)
    整個乏人問津 噗~

    喔 話說回來
    桃花運應該是指有人追的意思吧?
    暗戀的應該不算吼?
  • 他是乖小孩
    雖然外表叛逆
    而我是那種看起來很乖
    實際上很難被約束的頑劣份子
    所以很難想像愛情被他人(家人)左右的無力感...

    是說﹐小皮
    妳本來就長得一張桃花臉啊
    只是妳不夠敏感罷了
    還有﹐暗戀當然也算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38 回覆

  • ㄚ仁
  • 赫~ 精神出軌 @0@
  • 是啊﹐丫仁
    那時我不但出軌
    而且整個臥軌哪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40 回覆

  • shoshay
  • 果然加了真實姜霆的回憶
    讓小說更吸引人了
    這篇可以當引子
  • 啊﹐這篇...
    其實是小說的中場休息
    給固定追文秋水流年的朋友們看滴
    小姐姐覺得可以當引子嗎
    謝謝妳的建議^_^
    嗯﹐如果可行
    我會把內容整個扭曲一下
    以免真被當事人看到我會歹勢捏

    ilovesonata 於 2007/12/06 15:43 回覆

  • 悄悄話
  • Judy
  • 當成引子,我再投一票..
    小邪的這個陳年往事,讓我也想起了當年幾個讓我想要天雷勾動地火的男生,不過後來都煞車了,沒有演變成落落長的故事,讓我可以放在小說裡的。
    即使不能跟曾經心動的人在一起,可是對方有了好的成就與未來,在心裡多少也會為他感到高興跟驕傲呢!
  • 啊﹐那太可惜了
    其實我很期待妳寫小說呢...
    不過妳可以寫寫和馬克的故事啊
    稍微誇張一點無傷
    我覺得你們分分合合的歷程必然會吸引大家持續追文呢

    哦﹐我和這個偽姜霆也是及時煞車
    或許有點不甘心吧
    所以才把他放進小說裡
    嘿嘿

    嗯﹐想到他果真實現了夢想
    而且做得有聲有色
    我很為他驕傲呢

    p.s.剛剛注意到小壘球電腦沒關
    結果用她的電腦去妳家投票
    幾分鐘之後又用我的電腦投票
    竟然BOTH過關了
    嘿嘿
    我現在知道要怎麼做了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7 14:47 回覆

  • winwangee
  • 我支持妳的作法
    把那個最美的記憶放在心裡
    如果如果有一天街頭不期然再遇
    那是美的延續
    嗯很讓人陶醉的
  • Dear 依一﹐
    所以說我基本上還算很乖吼
    妳說的話我我大部份都有聽進去捏

    嗯嗯﹐雖說再見面是美的延續
    但這些年來兩人外貌應該改變不少了
    所以我不敢期待太多
    怕自己失望﹐也怕對方失望
    嗚嗚
    (但秋水流年的重逢寫得挺美的就是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09 11:45 回覆

  • Vince
  • "如果如果有一天街頭不期然再遇“。 。 。 會 怎 麼 樣 ﹐ 誰 知 道 。 還 是 不 要 碰 到 好 。 回 憶 是 甜 蜜 的 ﹐永 恆 的 。 想 想 ﹐ 你 也 不 願 改 變 在 他 心 中 的 形 像吧 ﹐ 人 生 能 有 幾 回 20歲 ﹖
  • 嗯﹐所以小說裡我處心積慮地讓姜霆和靖平重逢
    因為我知道現實上那是不可能的XD
    突然想到
    以前給過他不少我自以為過得去的獨照
    不知被他或他家人扔掉了沒
    嗚嗚

    ilovesonata 於 2007/12/09 11:48 回覆

  • Vince
  • 真 是 無 藥 可 救 的 花 痴 。
    就 這 樣 說 吧 ﹐ 有 緣 的 千 里 會 來 相 見。 不 能 "揠苗助長"來 的 。
    那 些 獨 照 ﹐ 我 想 已 經 被 最 好 的 處 理 了 。 難 道 你 沒 有 副 本 ﹖
  • 哈哈﹐被VINCE這麼一唸
    覺得通體舒泰
    好爽啊XD

    這"揠苗助長"是針對芽芽的回應
    不算同一CASE啦XD
    其實我並不希望和他再見哩
    獨照啊...嗯嗯﹐副本有留著
    他那裡的應該早處理掉了吧

    ilovesonata 於 2007/12/11 14:48 回覆

  • susanwu
  • 桃花臉?
    聽起來有好笑到...

    被妳這麼一講
    我發現我有幼齒緣
    這點由AMOR比我小可以虧得一點端倪吧 :P
  • 呵呵﹐AMOR看起來比妳成熟耶
    感覺像是大妳三歲以上
    雖然妳以前有提過這個了
    但妳不說
    根本沒人會花縣哩
    恭喜小皮﹐賀喜小皮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12 15:33 回覆

  • susanwu
  • 哈哈哈
    妳那句三歲以上蠻有殺傷力的 XD
    不過他應該早已習慣
    從來就沒有人認為我比他大
    誰叫他那麼大一隻又老成許多
    我撒嬌耍賴整個就像小朋友 @@"
  • 啊妳改天記得告訴AMOR這事
    因為暗爽不如明爽哩
    既然要爽
    就爽個徹底好了XD
    嗯嗯﹐感覺他整個就蠻壯的
    而且有點滄桑味耶
    (這...﹐滄桑二字就別對他說了XD)

    ilovesonata 於 2007/12/12 16:04 回覆

  • susanwu
  • 他會哭的 XD

    滄桑喔...
    其實吼 當年天我以為他有像不良少年耶
    因為他的嘴唇上面跟下巴有個疤痕
    我以為是跟人家打架劃出來的

    結果我錯的離譜
    那是他小時後被玻璃割傷的疤痕
    醫生縫的技術不好 才變成那樣 :P
  • 哈哈﹐AMOR竟曾被你誤以為不良少年啊XD
    不過如果我被這麼誤會
    我會很開心耶
    因為表示自己看起來很屌啊XD

    嗯﹐所以滄桑那兩個字就別跟他說吼:P

    ilovesonata 於 2007/12/13 15: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