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上的台北東區﹐一直以來﹐集娛樂﹑時尚﹑美食﹐與一切象徵繁華的代言者於一身。儘管歷經多少人事變遷﹐五光十色的霓虹依舊十年如一日地傲然閃爍﹐宛如一個年華老去的盛妝婦人﹐不仔細看﹐很難察覺它濃重胭脂下隱約浮現的疲憊與滄桑。

炙人的驕陽才剛隕落﹐人們已經潮水般的湧上街頭。三三兩兩的粉領族從靜靜身旁嘻笑走過﹐或淺或濃的香水味在塵沙中迅速蔓延開來﹐隨即蒸發逸散。許多身著制服的學生成群流連於樂聲吵雜的服飾店裡﹐也有不少熱戀中的男女﹐十指相扣﹐漫步在花俏的櫥窗口。

她機械化地尾隨人群前進﹐半晌﹐突然停下腳步。

斜對角就是IR餐廳。昏黃的招牌﹐在黯淡夜色中透著冷冷的光暈。想起兩年前Mitch在此近乎霸氣的表白﹐以及她錯愕中流露的嬌羞與感動﹐她翻騰的思緒愈發澎湃﹐卻也感到一陣糾心的寂寞。她信步前行﹐在不遠的麵包店挑了幾樣家人愛吃的糕點﹐然後不自覺朝著仁愛路的方向走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