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大三﹐妳國一。為了向妳哥借CD(還是書﹖忘了)﹐我頭一回踏入妳家。一進門﹐就看到個頭小小﹐留著齊耳短髮的妳﹐哭哭啼啼地跪在玄關。見哥哥回家﹐妳不顧外人在場﹐便撩起學生裙﹐展示妳腿上的一條條鞭痕﹑斷斷續續泣訴著冤屈。當時我只覺得這個小女生很可愛﹐很純真﹐之後每次上妳家﹐總會不知不覺地搜尋妳的蹤影﹐直到妳對我露齒一笑﹐我懸浮的心方纔平定下來。


 


隨著與妳家人越來越熟稔﹐我察覺妳在家中的微妙處境。妳經常被有意無意地忽略﹐卻也三天兩頭因莫須有的罪名被處罰。憑良心說﹐妳的確皮了點﹐但我更知道﹐妳的一切小惡小壞﹐是為了博取家人的些微關注。基於這層了解﹐我心疼妳﹐也越發注意妳了。


 


妳總是把心情巨細彌遺地寫在臉上﹐個性單純得像一本打開的書﹐然而﹐妳也是個千變萬化的萬花筒﹐前一秒鐘還哭得稀哩嘩啦﹐下一秒就可以掛著淚微笑。妳生來動如脫兔﹐卻也靜如處子﹐一本好書﹑一杯好茶﹐就可以讓愛熱鬧的你閉關整日。妳也是個八卦種子﹐無論醜聞緋聞或微不足道的鄉野奇譚﹐經由妳的妙語解頤﹐仿彿SNG現場轉播﹐場景與人物瞬間又鮮活了起來。除此之外﹐妳還是個飽讀詩書的文學少女﹐從蘇子瞻到白朗寧﹐曹雪芹到大仲馬﹐貫穿古今﹐橫跨中外﹐都是妳稱兄道弟的忘年之交。妳老愛搗蛋使壞﹐以把四週人折騰得團團轉為樂﹐卻經常省下有限的午餐錢﹐買鹽酥雞魷魚絲餵食路邊的野貓野狗。妳彈得一手好琴﹐畫得一手好畫﹐卻對這樣難能可貴的天賦渾然未覺﹐而像個抓了滿手氣球的頑童﹐滿不在乎的沿路放送﹐留給他人長串的驚喜﹐然後竊笑跑開.....。這些年來﹐我越是接近妳﹐越是看不清妳﹐我將手中的萬花筒拼命轉啊轉﹐竟然轉不出重複的花樣。於是﹐我迷醉炫惑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