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天﹐郵差送來了一個沉甸甸的海運包裹﹐內有台灣親戚幫我買的10本書﹑8部日劇DVD/VCD﹐家族好友梅子送的彎彎磁鐵一套﹐三月間出版的如是琉璃數本﹐以及其他雜物。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靖平怔了一下,才想起今天是聖誕前夕。連日的忙亂加上這一場病,她已是五蘊皆空的混沌。老陳的細心,令她既感激又不好意思,卻也沒打算把東西收下。老陳的手懸空許久,見她不收,把紙盒往床頭一扔,賭氣似的說﹕
    「不過是件毛衣罷了,我不會拿回去的。妳不要,丟掉算了。」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靖平抬起頭,開口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

    「妳的經濟情形,我大概了解。」他環顧四壁,答非所問,「我知道妳在存學費,也大概知道餐館打工的價碼。可是啊,紐約消費這麼高,就算妳不吃不喝,每個月存下的數額還是有限,而且,這樣長期透支體力,沒有人吃得消。」

    靖平默然凝視著他,清澈的瞳仁仿彿一本攤開的無字天書,看不出任何表情。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開學以來,靖平日夜奔波,睡眠不足已成積習。越接近期末,各門老師指定的作業與報告接踵而至,每天忙得只睡三、五個鐘頭。她整個人瘦了一圈,小小的瓜子臉,瘦得只剩下一雙驚惶失措的大眼。期末考一結束,她就病倒了。

    她發著高燒,全身軟綿綿的,吞了兩顆台灣帶來的感冒膠囊,卻連隔夜飯菜一併嘔了出來。她扶著牆,舉步惟艱地走到門外,借用廚房的投幣電話向餐館請了假,她昏昏沉沉躺了兩天,連起身打理吃食的力氣也沒有。

    第三天傍晚,靖平依然直挺挺地躺著。忽然聽得門外有人按電鈴,一聲急似一聲。她沒去理會,翻個身,又沉沉睡去。直到隔壁室友前來敲門。

    「Joanne,有人找妳。」外頭的人持續敲著門,鍥而不捨地呼喚﹕
    「Joanne,Joanne,妳在嗎﹖」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Dear YY,

現在是午夜十二時整
紛亂擾嚷的一天於焉結束
思念﹐卻沒有隨著時針一併歸零
昨天、前天的牽掛還來不及淡去
又添加了午夜後重生的份量
新鮮得像農場剛摘下的蔬菜
翠綠、討喜﹐還帶著濕潤氣息
就像此刻
我眼裡浮動的淚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會認識老陳,全然是個意外。至少,對靖平來說是如此。

    一天晚上,餐館將打烊時,靖平負責的七號桌客人剛走。她把空碗空盤堆在一旁,正要抹桌子,發現醬油瓶子旁躺著一個黑色皮夾子,顯然是客人忘了帶走的。

    靖平估計客人尚未走遠,抓起皮夾便往門外追去。她在人行道上張望了一下,見右手邊幾碼之遙,有個男子正在和超市門口的水果攤販閒聊。從男子身穿的鐵灰色大衣,她立刻確定那是她要尋找的人。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時候由於哥哥姐姐經常機會 

讀者至少的"英漢對照"其中文章歷年英漢對照除了軍事商業精彩報導散文包括溫馨勵志大概年級雖然英文由於部份即使"英漢"作品例如"間諜秘密""偷襲珍珠"

星期突然想起遺忘文章—"禮物"文章"英漢"內容關於貨幣概念模糊購物人情文章內心變得柔軟上網搜尋幸運竟然篇 (可惜文)。Anyway, 希望大家喜歡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龍祥園打雜了將近兩個月,一天下午,靖平被老闆娘喚進小辦公室。

    她惴惴不安地走了進去。老闆娘並不囉唆,笑容滿面地招呼她坐下,即開門見山問道﹕
    「Joanne,想不想做企檯﹖」Joanne是靖平到餐館打工後為自己取的英文名。

    她驚喜地看了老闆娘一眼,復而低下頭,吶吶說道﹕
    「我是很想多賺一點錢,可是我這種個性....」企檯的底薪並不高,大多是靠端盤子拿小費。像龍祥園這種中高消費的餐廳,企檯的一般收入,幾乎是洗碗打雜工的兩倍﹐有時甚至還不止。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就這麼興風作浪了幾年﹐直到畢業才不得不金盆洗手。後來出國唸書——結婚——畢業——當媽媽——工作﹐仿彿還沒準備長大的小孩﹐就這麼被一腳被踹進成人世界。好長一段時間﹐我悶得想逢人就砍﹐總以為逍遙的單身歲月結束得太早太倉促:馬的勒﹐是怎樣?林祖媽我還沒瘋夠玩夠﹐就被逼著端茶奉水﹐天天面對柴米油鹽﹐可是﹐小孩既生出來已收不回肚皮﹐老公雖不怎麼樣﹐比起婚前認識的其他豬哥﹐總還是人模人樣啊…

其實﹐我自知問題癥結在哪﹐說穿了還不就是寫作。以前有啥不爽﹐我習慣在第一時間﹐把所見所聞化為文字﹐投稿報章雜誌﹐既賺錢又宣洩心情﹐但移居美東之後﹐對台灣藝文界生態漸漸陌生﹐加上當時還是稿紙時代﹐忙了一天﹐還挑燈夜戰爬格子﹐然後在生死未卜的情況下把稿子千里迢迢寄出去﹐即使被刊用﹐恐怕不會有人熱心通知(當時我的家人朋友大多四散各處) ﹐想到這裡﹐所有熱情就像青蛙兄遇著了恐龍妹﹐再也IN不起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奔波許多天,腳底磨出了水泡,依然徒勞無功。一天晚上,靖平疲憊地回到住處,拿出前一天的剩菜,卻胃口全無。她癱在床上,孤獨而絕望得想落淚。這時,房東過來敲門,請她和另一位室友上樓吃海鮮餃子。

    她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推說不餓。房東太太眼尖,看到飯桌上一張打滿紅圈圈的報紙分類廣告,問靖平是不是在找工作。

    「嗯,好幾天了,拿學生簽證很難找工作.....」靖平聳聳肩,竭力裝作不在意的模樣,眼眶卻紅了。

    「其實,很多華人公司寧願僱用非法,因為打黑工的一般比較賣命,薪資也較低。據我所知﹐不少華人餐館是透過職業介紹所徵人的,妳沒去試試看嗎﹖」

    「沒有。」她低頭,有氣無力的說道。兩天前,她曾在介紹所門外徘徊許久,隔著玻璃門,看著煙霧瀰漫的辦公室,以及一些皮膚黝黑、操著潮州話或廣東話的男子進進出出,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走進去。從側面聽說不少職業介紹所的黑暗內幕,對那樣複雜的場所,她難免有先入為主的恐懼。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