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水果日報的"星座vs."發現簡直星座性愛完美註解
這麼聳動標題而且刊載水果日報應該

待會兒詳細BONUS

====================
轉載

各位讀者大家好,昨晚還滿意嗎?
不知道各位對於「星座vs.性愛」是什麼看法呢?周遭有許多對星座瞭如指掌的朋友,大家常討論的星座性愛不外乎:聽到某人男友是天蠍男,一定直呼對方性事強強滾,上床就是操到眼凸嘴斜,注定爬著下床找導盲犬就對了;聽到男友是床上戲劇性最強的獅子男,大夥兒就提醒,多準備多點性感睡衣給他撕扯吧;遇到處女男,只能祈禱不被悶死,也得小心在性愛中途可別無聊到傳簡訊殺時間;水瓶男床上花樣琳瑯滿目,對於情趣的資訊更是日新月異,常讓女友大呼新奇過癮。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初到紐約那幾年,靖平的生活除了忙與亂,就是亂與煩。倉促的步調,使人無暇浸淫這個人文薈粹的大都會﹔粗糙的現實,則蒙蔽了她的視野,磨蝕她的意志。

    靖平的舅舅和舅媽移民多年。兩人在長島大頸區有一爿小小的店面,賣些卡片、小禮品、彩券、香煙等雜貨,全家五口住在附近一棟四房二廳的小洋房。

    舅舅撥出一間臥房給靖平母女住下,並抽空帶靖平到附近的高中辦理入學手續。當時美國學校對跳機的孩子入學並不刁難,況且靖平的在學資料已事先準備齊全,因此抵達紐約才三天,即順利進入附近的重點高中就讀,但由於語言問題,她必須重唸十一年級,並在每天早上加修校內為新移民附設的ESOL英語加強班。

    靖平並不在乎被降級。她的個性,本來就不是積極進取的類型,對未來,也不曾有過什麼太大的抱負或堅持。從小努力讀書,不過是聽命於母親,試圖以令人滿意的成績,換取耳根清靜罷了。何況靖平的內向已差不多接近閉塞的程度,過去生活裡除了姜霆,空閑時就只呆坐房間裡,攤開書本用功的時間自然比其他人來得多。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從靖平首肯到起程,不過短短十天。家中瀰漫著一股過年才有的喜氣,母親天天忙進忙出,還抽空帶她到外銷成衣店買了雪衣雪靴﹐她反倒像個沒事人似的任人擺佈。

    她心裡依然刺痛。姜霆遺留的傷口,就像一道失去齧合能力的拉鏈。很多次,她小心翼翼地閉攏它,並學著視而不見,然而,隨著她的呼吸她的嘆息,拉鏈接頭處總是悄悄裂開。

    是呵,她捨不得走,卻也不得不走。在這村子裡,每個角落,都是姜霆與她的共同回憶。甚至出了建華新村,也處處有姜霆的影子。走在新生南路的紅磚道上,她經常憶起無數個星期六下午,兩人在台大打完球,姜霆牽著腳踏車,與她一路打打鬧鬧的情景﹔步入中央圖書館,她往往錯覺比她早下課的姜霆,就坐在靠窗的老位子等她﹔有幾次,看見東南亞戲院的巨幅廣告,忍不住就想撥個電話給愛看電影的姜霆,和他敲定時間......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S.H.E.新MV 編曲細緻﹐RAP部份非常生動事實歌曲鄰居半夜主題引伸創作辛酸推薦

平鋪簡單所有懷抱理想尤其創作人(文字音樂...etc)值得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嚴格說來﹐我的寫作生涯﹐應該追溯到十五歲那年﹐如果之前的國語日報時代不算在內的話。

由於聽過太多落魄文人的血淋淋教訓﹐從小﹐我那唯利是圖的腦袋就已為未來做了簡單規劃。儘管當時的我﹐並不清楚未來該做什麼﹐卻很明白什麼是不該做的。販毒走私不可為﹑殺人搶劫沒創意﹐職業賭徒這名詞對血液裡流淌著投機因子的我雖然魅力十足﹐但恐怕在我修煉成精﹐終於可以大搖大擺地拿錢砸死我老爸之前﹐早已被他一槍斃了。至於寫作這一行﹐在我眼裡恐怕比賭博更加不堪。寫稿子就像賭博﹐不但要順應市場需求﹐也必須迎合老編的眼光。人心難測﹐變化無常的海底針﹐我實在沒那個美國時間潛水打撈。再想想﹐十三張二十一點唆哈或麻將﹐都還有道理可循﹐也可能一夕致富﹐反之﹐在那個年代﹐我可從沒聽說有誰因寫作發財的(當然﹐少數成名而又幸運的作家例外) 。因此﹐雖然愛寫敢寫﹐想到其邊際效益之低﹐我偏偏不爽寫﹑不燕寫。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從輔育院回家後,靖平莫名其妙生了病。或許是積鬱已久所致,也或許是絕望後的自棄使然,這個病來勢洶洶,高燒持續三天不退。

    她依稀記得,母親拿冰毛巾按住她的額頭,喃喃祈禱著﹔燒得昏昏沉沉的時候也大約知道,父親曾抱著她掛急診,在醫院陪她一整夜。

    姜霆那張俊逸清朗的容顏,不時在眼前浮現。好幾次,靖平使盡力氣,在排山倒海的熱浪中逆溯而上,喃喃呼喚他的名,然而,姜霆卻面無表情地扭頭就走。她哭了起來,跌跌撞撞尾隨著他,哀求道﹕「阿霆,你別走!」驀然,她一腳踩空,整個人落入深不見底的峽谷。失重狀態中,她恐懼地尖叫出聲。有人伸手穩穩托住她。她睜開眼,是母親。她的手,被母親牢牢握著。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S.H.E. 的新專輯“Play” 從頭到尾玩得很徹底﹐很盡興﹐聽者也不自覺陪著一起瘋一起樂。

這首“五月天” 已主打了一陣老實說﹐商業味道較濃的曲子通常不是我注意的類型﹐但這首歌曲深得我心﹐MV也cute或許﹐它喚起一些屬於過往的褪色記憶吧。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靖平的身體復元得很快,昏睡一天,即恢復正常作息。

    和過去一樣,她乖巧沉默,進退有據,不同的是,她笑容少了,待在房裡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現在,她可以整天坐在書桌前,望著窗外的電線桿發獃﹐書本是攤開的,但一直停留在同一頁。

    升高三的暑假,理應是如火如荼的補習、自修,但靖平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報名補習,也沒有參加學校的暑期輔導。

    以前只要下課得早,靖平會主動準備晚餐,母親下班前,熱騰騰的飯菜已經上桌,廚房也收拾得嶄亮乾淨。而今,她不再踏入廚房一步,胃口亦變得極差,母親每天出門前為她準備的午餐,總是原封不動擱置冰箱裡。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一夜過後,母親的態度明顯軟化,她說好說歹,再三保證不過是單純驗孕,靖平方才放心跟了去。

    這家婦產科大夫與母親相識靖平就是由他接生的。母親逕行為她掛了號,與熟識的櫃檯人員閑聊起來。她侷促不安地坐在大廳,感覺許多好奇的眼光落在自己身上。待診的,多半是牽著孩子的年輕母親,只有她,齊耳的學生頭,運動衫、牛仔褲,與這裡的氛圍格格不入。

    門突然開了,面無表情的護士叫喚她的名,她機械化地站起來,手中多了個小塑膠杯。

    「去解小便啊,杵在這裡幹什麼﹖」母親笑著說﹕
    「要不然怎麼驗孕﹖」

    母親的口吻輕鬆得出奇,昨夜的哭鬧與責打仿彿飯桌上一滴不經心的油漬,稍稍一抹,已不留蛛絲馬跡。靖平心中狐疑著,卻也硬著頭皮,走進洗手間。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就是...
發現有趣因為小說進度斟酌今天這個大家參考
女人描述覺得誇張怎麼一個英豪
至於方面覺得應該比較
指望回覆
畢竟談起應該難為情吼~~

-------------------------------------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六月中旬,靖平感覺到身體異樣﹐她嗜睡、噁心、嘔吐,兼之動不動頭暈。當時接近期末,她以為是睡眠不足引發的感冒,並沒有特別在意。不料﹐暑假後,症狀不僅未曾和緩,反而更形加劇。有天晚上,在一陣椎心的嘔吐後,母親跟進浴室,寒著臉問道﹕
    「多久了﹖」

    「什麼多久了﹖」她傻傻反問。

    「妳這樣噁心、嘔吐多長時間了﹖」

    「大概期末考那陣子太累了,所以....」

    「上次月經什麼時候來﹖」母親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老實說﹐"義美巧克力酥片"並不算什麼了不起的零食﹐它既沒有手工餅乾的精巧﹐也沒有日系點心的花俏﹐但我偏偏鍾愛這款味兒﹐十年來如一日。大概因為亞特蘭大地區不容易買到﹐而它的口感﹐總能輕易撩撥起我的思鄉之情吧!

亞特蘭大的東方人不少﹐中國城﹑韓國城﹐甚至越南城﹐多聚集在離我家大約30~40分鐘車程的285高速公路之南。幾個中國購物商場(姑且稱之中國城)密集分佈在幾條熱鬧的街道﹐每個商場﹐皆以一家中國超市為重點﹐其他就是專門作同胞生意的美容院﹑保險&貸款公司﹑餐廳﹑麵包店﹐禮品店
等小小店面點綴其中。中國超市雖大﹐Made in Taiwan的商品卻有限﹐因此﹐雖然對義美巧克力酥片哈得要命﹐等閑卻買它不到。三年前﹐大華超市曾短暫上架﹐立刻被識貨同胞們搶購一空(~~我就是最大客戶啦﹐四片一盒的小包裝﹐光我一人就買走了10)﹐從此再也買它不到。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有一天﹐劉曉英的姐姐﹐一個面貌娟秀的五年級女孩﹐在教室門口叫住我﹐遞過來一小包東西﹐「我媽媽要給妳的。」她紅著臉﹐聲音細細柔柔的。

我楞楞看著她。

「我妹她每天回家都提起妳﹐說妳對她很好很好﹐還經常請她吃東西。」

「吼~~~沒有啦…」我支支吾吾的﹐一臉心虛。對劉曉英好不好﹐我心裡有數﹐至於三不五時請吃東西﹐是因為受不了她堅定眼神的念力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靖平愕然地站在廚房,腦子裡快速切換著零散字幕﹕出事、刀槍、污點.... ﹐這些碎片,瞬間聚合了一張恐怖的拼圖。她緊抓著門沿,好讓自己穩穩站立,然而,眼前卻是一片漆黑,仿彿有個大布袋憑空自頭頂套下來。她呼吸困難,手腳發軟,「砰」的一聲,雙膝跪倒在地。

    失去意識不過幾秒鐘時間,她很快又警醒了,但四肢無力,全身的血液仿彿凝結於心臟,無法導入支流。她感覺被一雙強壯的臂彎抱起,輕輕平放沙發上。

    「靖平,妳不舒服﹖」是父親。
   
    「爸,姜霆他....發生了什麼事﹖」她睜開眼睛,眼淚好似驟雨後樹梢上顫動的雨水,成串成串滾落。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