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姜媽媽過世後,靖平不再頻繁出入姜家。

    過去,姜家廚房總是飄來各種食物的香氣﹐大多是山東大餅饅頭,也經常有姜伯伯愛吃的蔥薑辣椒爆炒的川菜﹐如今冷鍋冷灶,門戶深鎖,靖平下課回家,再沒有姜媽媽的爽朗笑聲與親切召喚。姜霆家現在只剩父子三人,為避免左鄰右舍的閒言閒語,靖平的母親反對女兒出入姜家,偶爾煮了什麼好菜,才讓她給送過去。

    事實上,十六歲的靖平已足以料理一家人的吃食。每當母親上下午班,靖平若下課得早,即待在廚房洗洗切切﹐煮一鍋紅燒牛肉、幾樣口味道地的四川家常菜,偶爾也蒸一籠饅頭。靖平喜歡做家事,過去六、七年來,陸續從姜媽媽那兒偷師了不少烹飪技巧。她手腳落,三菜一湯大不了一個鐘頭搞定。

    姜霆不再上圖書館了,現在他經常和村裡的男生混在一起,儼然群龍之首。那些十幾歲的男孩成天上彈子房、混西門町、嘴裡叼根煙、衣著流裡流氣,靖平頗覺不安,含蓄地反應了幾次,姜霆卻苦笑著說﹕
    「跟他們玩在一起,我覺得很快樂啊。別擔心,我保證高三就會收心。」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令人訝異的是﹐老師的脾氣仿彿颱風過境﹐來得快去得也快。當天中午﹐我把一疊作文簿送交辦公室﹐見老師握著話筒﹐對著另一頭輕聲細語﹐臉上表情就像打翻的蜂蜜罐﹐甜膩得堪可招惹螞蟻。

我放下東西就要走﹐老師已經掛了電話﹐將我一把抓回來。

「楊小邪啊﹐哈哈﹐跟妳說﹐我整個誤會她了…」老師推了推眼鏡﹐把我安置在他旁邊的空位﹐一副準備談心的模樣。我求助似的舉目四望﹐與教美勞的鄭老師眼光撞個正著。她無限同情地看我一眼﹐又慌忙低下頭。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靖平一廂情願以為,上帝已然應許她的世界天色常藍,花香常漫,然而,高一下的一場變故,瓦解了她堅如磐石的信念。

    一天夜裡,姜媽媽身體不適,送醫急救。檢查結果是子宮頸癌,末期。

    從住院到死亡,不過短短三個月。靖平每天往返醫院,替父母親送去一鍋鍋精心燉煮的補藥、偏方,卻挽回不了姜媽媽越來越嬴弱的生氣。一個暑假下來,靖平曬黑了,整個人瘦一大圈。姜霆也瘦了,卻蒼白得像是古墓裡爬出的幽靈,撐著兩個深陷的眼窩,無聲無息地尾隨她後頭。

    葬禮過後,姜霆連著好幾天不見人影﹐靖平上門探問姜震,也問不出個所以然。有一天,她提早下課,路過姜家時,門突然開了一個縫,有人不由分說地把她給拉了進去﹐是姜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幾天某個PCHOME家族有人貼了這則心理測驗
滿意思
我轉貼上來與大家分享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升上高中,姜霆迷上寫生,週末一到,經常揹起畫版,到處尋訪適合作畫的景點。從台大﹑新公園﹑植物園,甚至遠達淡水﹑基隆。無論到哪,靖平總是跟在身邊,幫他整理畫具﹑洗筆﹑換水,然後靜坐一旁讀書。

一個濕冷陰霾的星期天,兩人哪兒也沒去。靖平坐在姜家廚房的圓桌前,一邊喝著甜甜熱熱的紅豆湯,一邊背英文單字。

年關將近,姜伯伯與姜媽媽到迪化街採買年貨,姜震則不知野到哪去了。屋子裡靜得出奇,除了雨滴自屋簷滾落的清脆韻律,只偶爾傳來翻書頁的聲音。

靖平背完單字,疊起空碗,欲拿到水槽下清洗,頭一抬,察覺姜霆正凝神注視著自己,那眼神,竟寫滿了超齡的溫柔與愛憐。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臨時決定秋水流年整個﹐所以今天懺悔

有一天﹐我和幾個死黨在福利社買了百吉棒棒冰﹐坐在榕樹下嘻哈八卦。我很熟稔地將手中的檸檬口味從中一折為二﹐津津有味地啃著第一截。那時的我﹐沒啥零用錢﹐偶爾口袋掏得出幾個銅板﹐也多半是來歷不明的黑心錢 (請參考舊作像我這樣的人渣) ﹐因此那支冰棒﹐只是我偶一為之的小小奢侈。

我咬了一口還在冒白煙的冰棒﹐眼角瞥見劉曉英正遠遠地凝視我﹐滿臉饞相地吸吮著手指﹐仿彿從指尖嘗到了那股酸甜沁涼的檸檬香。我調轉過頭﹐繼續和大夥兒東家長西家短﹐卻感覺身後那道熱切貪婪的眼神﹐像一根針似的﹐刺得我背脊發冷。我二次轉頭﹐狠狠瞪她一眼﹐擺出了「看三小!再看凜鄒罵就乎妳死!」的小太妹架勢﹐不料白目如她﹐眼光竟是愈發哀怨大膽赤裸直接﹐只差沒走過來一把搶走。

我被盯得渾身不自在﹐嘆了一口氣﹐終於站起來﹐萬般心痛地伸出手﹐將另一截冰棒遞了過去﹐嘟囔了一句:「看什麼看啦﹐討厭!」她受寵若驚地睨了我一眼﹐以顫抖的手接過冰棒﹐謝也沒謝﹐即窮兇極惡嗑了起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自「小邪懺悔錄」開播以來﹐相信明眼人一看即知﹐那些系列文章﹐美其名曰懺悔﹐事實上﹐僅僅是一個年華老去的女痞子為宣揚過去敗行劣跡所寫的回憶錄﹐非但整個嘻皮笑臉﹐而且悔意全無。

為了落實懺悔之名﹐偶爾也要來點嚴肅認真的吧?!嗯﹐今天要說的﹐雖然不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卻是這些年來經常會想起來的﹐有點懊惱的事。

小學三年級的開學第一天﹐全年級重新分班。坐在教室裡﹐我舉目四望﹐發現一﹑二年級的玩伴全給打散了﹐而全校所有惡名昭彰的牛鬼蛇神似乎全給分到這班來。新上任的級任老師未到﹐教室裡鬧轟轟的﹐幾個男生拿著掃把在後頭打打殺殺﹐還有人像衛星公轉一樣﹐不斷繞著教室跑﹐讓人看了頭暈。

我摸出口袋裡的兩個銅板﹐正想溜出後門﹐到學校隔壁的麵包店買個甜麵包吃﹐冷不防﹐一陣尖銳的哭泣聲從背後傳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王靖平出身於軍人世家。

    十歲那年,父親調職台北,舉家遷移至新生南路的空軍眷村。

    轉學第一天,她怯怯地走進四年五班的教室報到。年輕的女老師翻閱一下她的在學資料,點頭微笑說﹕
    「這是遠從新竹轉學來的王靖平,大家鼓掌歡迎她。」

    靖平被指派到後排空位,旁邊坐著一個高瘦單薄的男孩。
    「姜霆,你也住建華新村吧﹖王靖平和你住得近,你要多照顧新同學喔。」

    一整天,男孩並沒有特別「照顧」她。靖平個性靦腆被動,悶坐教室裡,亦沒有和任何人互動。直到下午的美勞課,當全班開始作畫,她初來乍到,沒紙沒筆,突然寂寞得想哭。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今年秋天來得早。

    八月下旬以來,舊金山的氣候一天冷似一天,即便現在艷陽高照,樹蔭下卻是若無其事的冷颼颼。

    靖平站起身,滿意地看著修剪整齊的玫瑰花圃,脫下手套,走進廚房。

    牆上的掛鐘指著九點整。一早目送國禎上班、元元上學之後,她按捺著不安與騷動,擦地板、刷浴缸、折衣服,同時抓緊時間,把後院花圃稍事修整了一下,好像這輩子再沒有機會回到這棟房子,做這些一成不變的瑣事似的。

    事實上,她真的不回來了。待會兒,她就要拋開與這棟屋子有關的一切人事物,回復她王靖平的本尊﹔許太太這個角色即將名存實亡。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雖然網路上的"趕羚羊"風潮已過

很多人應該也看過MV

我還是把它貼上來

讓少數的漏網朋友enjoy一下

打開喇叭



不過.....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三月底﹐化療浴火重生的頭髮彿春天新綠的草坪﹐柔軟地覆蓋我的腦門時﹐爸爸終於履行承諾﹐正式為公司網站打廣告了。

老實說﹐選在忙碌的報稅季開業﹐時機的確不對。四月份為蕭條的百業拉開序幕後﹐接下來﹐就是所謂五窮六絕的暑期淡季。即便許多客源穩定﹑歷史悠久的公司﹐也鼓勵員工利用這幾個月渡假放風。相形之下﹐默默無名的我們﹐想在此時殺出一條生路﹐除了定力要好﹐心臟也要夠強。

問題是﹐我天生就是那種毛毛躁躁﹐神經兮兮的傢伙。一天天過去﹐稀稀落落的訂單令我成日精神緊繃﹐連爸爸也看不下去了。

「慢慢來囉﹐哪有公司一開業就賺錢的﹖」爸爸沒事就這麼勸我﹐「以前我幫人設計的網站哪個後來不是做得嚇嚇叫﹖只要持之以恆﹐經常更新網頁﹐注意市場動態﹐再加上良好的服務﹐名聲就會慢慢傳出去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