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個小小的和式房間﹐一桌﹐一椅﹐一燈﹐一櫃。除了綴有荷葉邊的絨布窗帘和牆上一幅簡單的潑墨畫之外﹐完全沒有其他點飾。平日家人把用不上的雜物堆進牆角的大櫃子裡﹐櫃門一關﹐房裡倒也整齊清爽﹐親戚朋友上台北時﹐這裡就成了臨時客房。

 

午後的陽光被厚重的窗帘過篩了大半﹐四壁的光線顯得有些黯淡﹐冷氣沒開﹐西曬的房間倒也不覺得熱。

 

靜靜站在門口觀望片刻﹐拉開紙門﹐脫了鞋走進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本文謝絕回應

 半年了。

算算日子﹐你我失聯已差不多半年了。時間說快很快﹐回顧時恍若一瞬﹐但過渡時﹐每次思念都是一種折騰。自從失去了你﹐我哭過千百回﹐心情從最初的慚愧委屈憤怒﹐漸漸轉化成盈溢胸口的傷心與惋惜﹐到如今﹐我的心還是很痛很痛﹐午夜夢迴想起你來總是要流淚的。

認識你﹐源於一次宿命性的文字交集。記得那是2004年末某個安靜的午後﹐我忙裡偷閒﹐在公司偷偷上網﹐無意中點入你的小說。才讀了短短的楔子﹐即渾然忘我地一頁頁往後翻﹐你那冷漠犀利的都會風之下蘊含的爆發性張力令人迷醉﹐而一段段愛恨糾結﹑在蝶蛹中深沉壓抑卻蓄勢待放的熱情﹐則讓我驚為天人。我試著將內心的感動藉著短短的幾行文字張貼留言﹐很快的﹐你不僅給予回應﹐也對我伸出友誼之手。

直到現在﹐我還經常驚嘆這樣可貴的緣份。你我不僅背景相似﹐興趣相投﹐很多時候﹐對同一件事的反應與看法皆如出一轍﹐感覺上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似的。不同的是﹐你認真﹐我隨便﹐你莊重﹐我輕佻﹐而這樣的互補﹐竟是如此絕妙的搭配。一年多來﹐你我在MSN上評文賞文﹐交換文壇情報﹐分享各類連結﹐並齊聲痛罵涉嫌剽竊且自妄自大的某寫手。你我曾那麼的要好﹐當任一方情緒低落﹐必定第一個找對方傾訴﹐而經由線上的一番長談與開示﹐總有相當的化解效果。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靜靜發著微燒﹐結結實實躺了兩天。母親為她熬了稀飯﹐早午晚固定時段送上來﹐今天還特別請假在家﹐以防她再度病倒。

實際上﹐她的身體復原得快﹐心情亦早已恢復平靜。CC全家幸福洋溢的一景所帶來的刺激與張力﹐竟然比想像中來得小。正確說法是﹐所有的衝擊﹑悲傷﹑落寞與失意﹐似乎才剛爆發﹐即被來勢洶洶的高燒焚化殆盡﹐只剩下白色灰燼﹐無聲地悶燒胸口。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接近中場休息時﹐大門一開﹐五﹑六位漢子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名圓眼高鼻﹐長相清秀得看不出年紀的男子﹐瘦高單薄的身軀搭著Polo衫牛仔褲﹐乍看就像個中規中矩的學生或上班族﹐但隨扈擁簇的排場以及其眼神中飄忽的肅殺之氣令人背脊一陣發冷。當時﹐我清楚聽見站在鋼琴前的茶水小弟倒抽一口氣﹐顧不得招呼來客﹐即跌跌撞撞衝進密室賭間﹐把老闆請出來。

老闆還沒出面﹐一幫人已經鎖定目標﹐往鋼琴斜對角幾個喝得醉醺醺的兄弟走去。眼見來客逼近﹐在座眾人立即清醒了大半。除了兩位看起來身份較高的歐吉桑之外﹐其他人自動起身讓座。沙發幾近全空﹐娃娃臉老大理所當然似的一屁股坐下﹐兩路人馬凝神靜氣地圍站沙發兩端﹐山雨欲來的氣息頓時充塞於三十坪不到的空間裡。

老闆揚聲吩咐開酒上小菜﹐然後陪著笑臉﹐往沙發邊緣一坐。我一曲奏畢﹐正想豎耳偷聽談話內容﹐一個身穿背心﹐手臂上刺了條青蛇的小兄弟卻大剌剌地上來點歌。我只好左手電子琴﹐右手鋼琴﹐一邊配節拍換和弦﹐一邊以眼角留意最新動態。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偶爾也有那愛唱歌的大哥﹐收斂起凶神惡煞的狠勁﹐端坐鋼琴前﹐一板一眼唱起幽婉哀怨的台語歌。我努力更正節拍﹐試圖拉回離譜的走音﹐為不引來殺身之禍﹐還昧著良心假裝一臉陶醉﹐並咬緊下唇﹐不敢發出一絲笑聲。可喜的是﹐大哥們一般出手大方﹐點唱完畢﹐多會在玻璃瓶裡投入小費一紙。

看來﹐果真是一山還有一山高啊!我偷偷「目測」了一下瓶裡的小費﹐心裡暗忖著﹐倘若在場大哥級紛紛前來點唱﹐今晚的收入將是XX飯店的兩倍以上…

上半場結束﹐我巡視著爆滿的大廳﹐決定在廚房找個地方休息。一個鬼頭鬼腦的小弟前來傳話﹐說老闆請我過去。

「楊小賊﹐來﹐來這裡坐。」老闆在大廳東北角遠遠對我揮手﹐並往旁邊讓了一讓﹐在人滿為患的U型沙發為我空出一個只容得下半邊屁股的狹小空位﹐「這是陳仔﹐偶兄弟。他剛剛一直稱讚妳鋼琴彈得粉好。」他指著身旁一個戴著金邊眼鏡﹑臉上坑坑洞洞的肥胖中年男人說道。

「呃…謝謝。」我受寵若驚﹐立即滿臉堆笑。哈﹐像我這般的半吊子琴師﹐竟還有人稱讚﹐姑且不論事實或者客套﹐總是爽事一樁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咖啡廳裡的Yamaha鋼琴感覺上就像這家飯店一樣氣派而老舊﹐由於定期保養調音﹐音色倒是純淨優美﹐可惜琴鍵上煙疤密佈﹐甚至燒出不少坑坑洞洞﹐演奏中途﹐指尖不經意觸碰到時總免不了小小驚嚇。聽說前前任琴師是菲律賓人﹐在這裡一待十多年﹐直到前一年才告老還鄉。菲律賓人琴彈得好﹐尤其擅長古典爵士樂﹐經常叼根煙﹐任煙灰四處飛散﹐搖頭晃腦彈得忘形﹐要不就把抽一半的煙往鍵盤左首的小平臺上一擱﹐然後彈琴唱歌聊天上廁所﹐讓未熄的煙屁股隨機滾動移位﹐在白皙的琴鍵上燻出一圈圈齵齒似的凹洞。

雖然咖啡廳破爛陳舊﹐鋼琴也傷痕累累﹐但這絲毫不影響我弦歌舞樂的美好心情。我中規中矩地準備了一張曲目﹐把最受歡迎的西洋老歌﹑流行歌曲﹐及少數古典曲子以一定比例均勻分佈。70分鐘的演奏時段﹐除了調酒師沒事隨著旋律哼哼唱唱﹐偶爾犒賞我一杯果汁或咖啡之外﹐只有單薄的琴聲迴蕩四壁。女經理總是維持著固定坐姿﹐窩在櫃檯後讀著一本又一本的羅曼史小說﹔有客上門是異數﹐但頂多兩﹑三桌﹐進門後﹐一個個攤開文件談生意﹐劍拔弩張口沫橫飛之際﹐根本無人留意小舞台上沉魚落雁的氣質美女小邪我。鋼琴平臺上有個收納小費之用的廣口玻璃瓶﹐在這樣鳥不生蛋烏龜不靠岸的場所﹐自然只落得裝飾用途。不過無人干擾﹐可隨心所欲「練琴」﹐倒讓我彈得輕鬆愉快。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昨天久違的老同學寄來一封E-MAIL。小邪興奮地開啟了檔案﹐結果.....差點兒心肌梗塞

轉寄給幾位好友﹐反應出奇的熱烈

嗯﹐乾脆放在自家讓更多人同樂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在酒家連續混了五晚﹐自領班到小弟﹑媽媽桑到小姐﹐凡該認識的與不該認識的﹐皆和我磨出了些微交情。而魔音穿腦的密集激蕩下﹐夜裡作夢的背景音樂竟都成了哀怨的東洋歌曲大雜燴。Lindsey聽說我適應良好﹐表現也OK﹐打過兩次電話來﹐以找不到替手為由﹐要求我正式入行。雖然幾天下來賺了一點錢(對當年的我算很「補」的了) ﹐日文歌也漸漸耳熟能詳﹐但我依然婉拒了。一方面﹐日夜奔波令人身體吃不消﹐再者﹐酒家紙醉金迷的生態環境與善良羞怯冰清玉潔的我實在八字不合﹐而日本客賞小費時不可一世的嘴臉也讓我頗為倒彈。更重要的原因是﹐那卡西代班幾乎佔據了我所有的閒暇時間﹐與男友相處機會銳減﹐而幾天下來﹐男友陪著接接送送﹐晚睡早起﹐隱約可見的黑眼圈與明顯的疲態讓貪玩又沒良心的我愧疚不已﹐即使其他那卡西組員慫恿一同跳槽北投某地下酒家的新組團體﹐並一再保證北投區收入雙倍﹐我也斷然拒絕了。

行文至此﹐內容全繞著「濫竽充數」打轉﹐至於落跑﹐則又是另一場景的另一段故事了。在敘述當年如何狼狽落跑之前﹐我要先說說一個令人懷念的彈唱地點。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