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窗外﹐台北夜色正酣。湛藍的天幕籠罩了一層曖昧的灰﹐宛如酒瓶中沉澱的複合色調﹐且深且淺﹐在華燈點飾下隱約透著薄醉。

 

靜靜墊高枕頭﹐以三十度角略微撐起上身﹐從她小房間的一隅﹐無言凝視著夜空。

 

週六深夜﹐一陣手忙腳亂後﹐她被火速送到醫院急診室。當時她發著高燒﹐已呈昏厥狀態﹐躺在推床上﹐任由護理人員驗血打針吊點滴﹐待意識稍稍恢復﹐又被扶起來照X光。

 

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除了輕微貧血和脫水現象。醫生推斷應是過勞造成的感冒﹐打過退燒針﹐讓她繼續留診觀察。

 

她全身燒燙﹐好似在烈焰裡打著滾﹐每一吋肌膚隱隱作疼﹐四肢冷得發抖。她好像哭了﹐在迷離中呢喃著無意義的詞句。她聽見父親以焦急的口吻向護士多要了一條被子﹐也感覺有人不斷為她揩眼淚。當她終於從昏昧的漩渦裡探出頭時﹐她的手正被一雙溫暖的大手輕輕握住﹐眼一睜﹐迎上了Mitch的笑臉。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天色漸漸暗了﹐靜靜拎起皮箱﹐慢吞吞地朝反方向走去。她感覺自己發燒了﹐而且頭痛欲裂﹐但她不想回家﹐也沒有特定目標﹐只糊裡糊塗跳上一部公車﹐坐到終點站﹐再換車﹐如此周而復始。當車上乘客越來越少﹐沿路上的店舖也紛紛打烊時﹐她決定到蘭芷家暫住幾天。她在台北車站下了車﹐站定電話亭前﹐突然想到這天是週六﹐蘭芷與台中男友的固定相聚日。


她繼續在街頭緩緩踱著步﹐不自覺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她的腳步越來越虛浮﹐手中的提箱卻越來越沉。行經杭州南路﹐幾個看似混混的年輕人靠過來搭訕﹐她嚇得拔足狂奔﹐跑了好長一段路﹐見沒人追上來﹐方纔鬆一口氣。她發覺自己背後涼颼颼的﹐髮上也泛著水珠﹐頭一抬﹐原來天空正飄著毛毛細雨﹐而她不知在雨裡漫步多久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靜靜站在同一地點﹐留意著對面大樓住戶的出入情形。

昨晚在這裡等到深夜﹐加上連日來早出晚歸﹐她覺得疲倦﹑四肢乏力﹐喉嚨也隱隱作痛。

今天其實不該出門的。既然CC歸期延後﹐她大可不必在這裡苦等﹐只需隨機以電話聯繫即可﹐但為了避開Mitch﹐以及週休二日的父母親﹐她還是一早溜出了家門﹐像個遊魂似的在東區晃了一陣﹐然後不知不覺又走到這裡。

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一整日﹐她滴水未進﹐大多時就這麼站在原處﹐痴痴地張望對面的動靜﹐並密切注意著側邊的停車場入口。她不渴也不餓﹐只希望眼前有一張椅子可以坐下來休息。她想走進附近的快餐店歇歇腳﹐又怕錯過了CC進門的時機——他不見得會今天回來﹐卻也可能在任何一刻鐘回到家。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別問我為什麼﹐老子就是他媽的討厭中秋節。

已經很多年不過中秋了。在台灣如此﹐到了國外﹐我更是順理成章地將每年農曆八月十五當作鞋墊裡的塵埃﹐以為就此便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然而﹐中秋兩字﹐仿彿無孔不入的匪諜﹐以雷霆萬鈞的姿態大規模滲透網際網路﹑報紙﹑電視媒體﹐乃至中國超市。除非你有本事不吃不喝不拉不社交﹐縮在龜殼裡充當侏儸紀時代的便便化石﹐否則無論走到哪兒﹐總有些熱情洋溢的小同鄉祝你中秋節快樂﹐各大超市的入口﹐更是堆積了滿坑滿谷的包裝俗麗而令人作噁的月餅蛋黃酥綠豆椪(註)。一上網路﹐尤其登入MSN﹐還不時會冒出幾個把暱稱改為與中秋烤肉賞月划拳有關的白痴﹐爭先恐後地讓嫦娥笑我們髒。

自從決定與中秋立下不共戴天之仇的那一年開始﹐每年八月十五﹐我過得格外辛苦。十幾二十年下來﹐每過一次中秋﹐東藏西躲弄得我心神喪失外加精神耗弱。但今年老子豁出去了:既然年年躲不過眾家親友的白目祝福﹐那麼﹐何不挺身而出﹐和這個低級噁心又無趣的節日幹架一場呢!雖說政府當局不可能因老子的幾句靠夭而將中秋自每年三大節日中除名﹐但潑婦罵街一番﹐至少能消除我心中多年來的惡氣。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孫子唯唯諾諾算是聽見了。坐了一會兒冷板凳﹐我們又被喚進另一個包廂。這回孫子收斂許多﹐只在前奏和部份間奏現聲﹐而經過前一場暖身﹐我已稍稍建立自信﹐並從各包廂傳來的伴奏片斷歸納出一個道理:日本歌﹐尤其這家那卡西來賓偏好的日本老歌﹐十之八九是纏綿悱惻如喪考妣的小調﹐除了偶爾冒出Dm7﹑Am6﹑C7sus之類的裝飾性和弦﹐曲子大多繞著Dm﹑Am﹑Em﹑Bm這幾個和弦打轉。因為老歌以慢板居多﹐且和弦走向容易摸索﹐我逐漸展現從容不迫的臭屁架勢﹐並在間奏中玩弄即興與琶音技巧。老實說﹐對於沒聽過的歌以及與我默契還不夠的合作夥伴﹐這樣的隨性實在頗為冒險。好幾次我弄錯了和弦﹐或者因預估錯誤而搶拍﹐幸好我的音感適度發揮了作用﹐一察覺不對勁就立刻自動更正﹐而James與孫子對我的幾度搶拍也能很快配合上來﹐或技巧性地引我回復正軌﹐因此所有的凸槌幾乎不著痕跡﹐至少在場酒客聽不太出來。

嗯﹐值得一提的是﹐XX樓的小姐們不但漂亮﹐而且歌聲大多不錯。當晚在另一包廂彈唱時﹐幾個愛唱歌的小姐擁簇上來﹐爭先恐後地要求著︰「老師﹐我要唱セか#&%※☆﹟」﹑「老師﹐江蕙的『不想伊』好好聽哦﹐阿妳彈給我唱好不好?」﹑「老師……」

眼看就要被這群鶯鶯燕燕的口水淹沒﹐我立刻訂下規矩︰找得到歌本所在頁數的曲子優先處理﹐找不到的就哼幾句來聽聽﹐反正孫子大部份曲子都聽過﹐有他負責前奏與間奏﹐和弦就任我隨機亂編囉。中場時﹐孫子把我拉一邊﹐表示日本客優先(他們才是付小費的金主啊!)﹐不過我秉持著「狼宋丟厚」的原則﹐依然把日本客與小姐們的點唱一一擺平了。

當天晚上﹐共跑了三個包廂﹐賺進六百小費(包括之前見習另一團時糊裡糊塗拿到的一百) 。午夜12點曲終人散﹐被帶出場的小姐們忙著補妝續攤﹐其他人則一臉殘妝帶著倦容﹐回歸灰姑娘的真實人生。我和夥伴們商討了一下演奏細節﹐將密密麻麻圈選著高點唱率歌曲的歌本借回家研究﹐並婉拒了孫子送我回家的好意﹐才開心道別。

大街上已排滿了計程車﹐我左顧右盼﹐就是沒瞧見男友的車。正想四處搜尋一下﹐他正從對街迎面走來。

「妳還好吧?累不累?日本歌應付得來嗎?」他接過我手上的包包﹐將彆了整晚的懸念一口氣出清。

整個晚上看了太多油頭粉面猥瑣禿頂的老色胚之後﹐再面對我那玉樹臨風體貼溫柔的男友﹐實在令人心神舒爽啊!我吱吱喳喳地把當夜的奇遇加油添醋報告了一遍﹐只撇開「酒家摸屁屁痴漢事件」。他很快察覺我神色有異﹐忽的冒出一句︰

「呃…有沒有人對妳…怎樣﹖」

「安啦﹐我既精明又恰北北﹐誰敢對我怎樣。」不行﹐絕不能洩露老子被吃豆腐的糗事﹐否則接下來四天他肯定擔心得睡不著﹐甚至不讓我繼續代班也說不定。

「真的沒事?」他依然一臉狐疑。我敢說﹐上輩子他肯定是我肚子裡的小ㄈㄟˊ蟲。

「對啊﹐人家是去彈琴﹐又不是執壺賣笑。你別胡思亂想嘛!」我掏出口袋裡的六張紙鈔﹐藉機轉移他的注意力︰
「欸﹐肚子餓了吼﹐我們去欣葉。今天讓我請客好不好?」

「把錢存起來吧﹐這算是辛苦錢呢。」他摸摸我的頭﹐笑著說︰「雖然這幾天門禁延後﹐妳最好還是早點回去﹐免得家人生氣。車上有剛剛在圓環夜市買的蚵仔煎和魚翅肉羹﹐讓妳帶回家當宵夜。」

原來﹐男友擔心找不到車位﹐十一點半左右就到了。當我還在酒色財氣與靡靡之音中耽溺得無法自拔時﹐他已經先一步為我張羅宵夜﹐然後站在對街焦急徘徊﹐並極力克制把我救出火坑的衝動…..

「那裡的小姐都好漂亮哦﹐改天你帶客戶去嘛﹐我介紹幾個能唱能跳的紅牌給你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酒家才待了四個鐘頭﹐我的口吻儼然已有媽媽桑的狐媚與專業了。天知道﹐倘若目睹野女人和男友摟摟抱抱﹐我大概會砸場子﹐甚至親手燒了這XX樓洩憤也難說。

「年輕時﹐該見識的都見識過了。老實說﹐我對這種聲色場所滿反感的﹐應酬一向能免則免。」他發動車子﹐輕敲一下我的腦袋﹐眼神閃爍著狡詐與笑意﹐「妳也知道﹐拼酒交際談生意的事我完全放手給業務部那群愛玩的sales﹐所以很抱歉﹐我無法挑戰妳忌妒心的極限。」

「欸﹐你所謂『該見識的』定義何在?你究竟『見識』過什麼啊?」一句無心之言﹐引得我一路上刨根究底﹐幾乎把男友不算太輝煌的陳年歷史全部清算一回。到了住家巷口﹐我還屈打成招胡攪蠻纏了一陣才肯下車。


(待續)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內含限級髒話﹐未成年及衛道者請自行消音※

向阿寶道了謝﹐我趁亂從門縫溜出去。孫子與James正在搬樂器﹐包括那部前keyboard手暫時留下的單鍵盤電子琴。我連忙趨前﹐把琴譜整流器一股腦兒抓在手中﹐匆匆忙忙走進另一個包廂。

這間屋裡的人顯然玩瘋了。煙霧瀰漫中﹐大家或仰或坐或俯或臥﹐一對對糾纏在一起﹐酒一杯接著一杯﹐已經有點放浪形骸了。

孫子測試了麥克風﹐一切就緒﹐然後結結巴巴地說了幾句日文。等了半晌﹐臺下竟然一點反應也沒﹐吃喝打鬧嘻笑依然。

「呃…﹐唱首歌吧。」他轉頭對我說﹐「唱首歌﹐暖場一下。」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各位讀者大家好﹐我是Mitch﹐流離光影第一男主角﹐身兼靜靜的初戀情人+最愛最愛的男人。

雖然事隔多年﹐我並不清楚靜靜心目中的我比重是否仍具份量﹐但可確信的是﹐那一年﹐在某個愛恨糾結的時空定點﹐我是她無可替代的Mr. Right。

從流離光影連載以來﹐我的心情一直很鬱卒。我知道﹐你們十之八九都偏愛CC。他帥﹐他多金﹐他體貼﹐甚至琴棋書畫也樣樣精通﹔遇上了這樣強悍的對手真令人氣結啊!但事實上﹐論外表﹐我絕對不輸給那個姓張的﹐況且我體格好﹐肌肉壁壘分明﹐不像他一副文弱書生的單薄相。雖然我沒有萬貫家財﹐也沒有現成的勞啥子公司讓我大搖大擺入主﹐但我有的是高學歷與專業技能﹐雖不至大富﹐卻足以小成。此外﹐流離光影對我的溫柔體貼雖然有過大略描述﹐但我必須跳出來大聲說︰文中所列﹐絕對不及我輝煌事蹟的萬分之一!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八點左右﹐包廂門大開。酒客與小姐們三三兩兩的不知從何處冒了出來﹐很快的﹐所有包廂全客滿了。由於小房間太悶﹐大家站到大廳透透氣﹐我也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站在角落﹐睜大眼睛﹐盯著這群衣著華麗的小姐們。

據說這家XX樓在日據時期紅極一時﹐近年來雖然沒落了﹐但仍秉持著百年老店的品味與霸氣。這裡的小姐一個比一個漂亮﹐年紀大多落在十八﹑九歲到三十歲之間﹐大家一律穿著金光閃閃的開高叉旗袍﹐露出肥美多汁的白嫩大腿(那個叉實在開得太高﹐連屁股都快遮不住了) ﹐也有少數幾個身著絲綢質料的低胸禮服。每個人宛如赴重要宴會似的化著濃妝﹐臉上搽得紅紅白白﹐髮型雖然梳理得有模有樣﹐但略嫌呆板﹐應該是美容院厚重的髮膠慕思造成的反效果。

小姐們打打鬧鬧﹑嘻嘻哈哈地進場﹐有幾個見到熟客﹐則揮舞著手帕﹐隔著人群「※※桑」﹑「阿那達」等亂喊一通。我杵在濃得令人發昏的久久不散的香水味中﹐絲毫嗅不出傳說中逼良為娼或賣身為奴的辛酸(或許當時太年輕了﹐又或許…有些人下海僅僅是愛慕虛榮罷了) ﹐只一心以為酒家真是歡樂昇平的好所在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當天晚上﹐我得意洋洋地向男友報備此事﹐原以為他會笑吟吟地稱讚我﹐不料他蹙著眉﹐一臉為難﹐考慮了老半天﹐終於開口:

「那種聲色場所﹐出入份子複雜﹐我不是很放心。」

「不會啦﹐兩個partners都是男的﹐他們會保護我。」其實我根本沒見過另外兩位搭檔﹐只天真以為有熟人背書就一切OK。我兜著男友的脖子開始撒嬌,「在那卡西兼差的人很多﹐不會有問題的嘛。我好想去見識一下那裡的生態環境哦。」

「可是﹐每天搞到十二點才結束﹐妳家人…」他的口氣明顯鬆動了。

「嗯﹐放心﹐我自有辦法。」我自信滿滿答道﹐「反正只有五天﹐就當作去玩玩好不好?」

拗不過我的要求﹐男友答應了﹐條件是﹐每晚收工後由他負責送我回家。這麼貼心的但書我自然接受﹐也笑瞇瞇點頭了。

至於家人那裡﹐說詞則大同小異。但為避免他們因不當聯想而抓狂﹐我刻意隱瞞「酒家」兩字﹐只輕描淡寫地說﹐在西餐廳幫朋友代班一星期的鋼琴﹐打烊後餐廳會安排同事送我回家。家人雖然覺得女孩子這樣拋頭露面很不「高尚」﹐並沒有強烈阻止(嗯﹐我承認﹐年少輕狂的我不算太好管)﹐這就算默許了。

兩天後﹐在男友的護送下﹐晚上七點半左右我倆抵達後車站圓環一帶。見XX樓的霓虹燈在幾步之遙的街角一明一滅﹐男友減速靠邊。我正要下車﹐被他一把揪回來。

「要不要陪妳進去?」他一臉憂愁﹐仿彿我不是去彈琴﹐而是去送死。

「不用啦。」我搖頭﹐「小喇叭手跟我約在大廳側邊的小房間﹐聽說好幾組那卡西都在那裡集合﹐不會有事啦。」

「好吧﹐那12點我準時來接妳。一切小心﹐有什麼狀況隨時call我。」

我下了車﹐往前走幾步﹐再回頭﹐男友的車還停在原地。我揮揮手﹐示意他別擔心﹐但心裡突冒一股淡淡的歉意﹐對他。

雖說八點整才開始營業﹐酒家內部已亮起大燈﹐也開始了準備工作。走進前廳﹐我很快找到約定處﹐與另外兩位順利會合。

那個小房間是專供員工或那卡西使用的休息室。但與其說是房間﹐倒不如說是破爛倉庫。坑坑洞洞的水泥地上黏著陳年口香糖標本﹐牆上俗麗怪異的油漆半剝落﹐不到五坪的空間裡擱置了褪色的沙發﹑半新的電子琴爵士鼓﹑廢棄的爛樂器﹐以及幾張不怎麼牢靠的板凳。四﹑五組那卡西幾個早到的成員或站或坐﹐擠在小小的空間裡抽煙聊天。

小喇叭手姓孫﹐別號孫子﹐坐三望四的年紀﹐身材魁梧﹐舉手投足卻帶了點娘味﹐仔細一看﹐竟然還紋了眉。孫子親切地上前招呼﹐把小板凳讓給我坐﹐並介紹另一位成員與我認識。負責打鼓的James懶洋洋地對我點個頭算是招呼。James瘦高﹐年約三十﹐全身煥發著一股頹廢之氣﹐眉宇間盡是濃得化不開的哀傷﹐像是全年無休鬧胃痛似的(後來相處了幾天﹐才得知他自以為憂鬱的模樣比較帥) 。

這兩人白天都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孫子在貿易公司當採購﹐Jame是Yamaha某分店的part-time業務人員。由於生活壓力﹐加上本身懂點樂器﹐兩人前後進入那卡西這行業﹐成為日夜兼攻的搶錢一族。

「每天工作超過13小時不累嗎?」我好奇問道。

James聳聳肩﹐眼神裡盡是無奈﹔孫子則笑著說﹐趁著年紀還不算太大﹐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況且他喜歡吹小喇叭﹐住公寓沒法盡興吹﹐動不動就有鄰居登門靠杯﹐在那卡西就算吹到死也沒人管﹐而且還有錢賺﹐何樂而不為呢?

嗯﹐這倒是有理。我點頭附議。不過那卡西的小喇叭手並不多見就是﹐至少當夜我一眼看過去﹐其他幾組幾乎都是吉它﹑鍵盤與鼓手的組合。

我借了孫子手中攙有簡譜及五線譜的歌本翻了一下﹐小小被嚇到了。從目錄到說明清一色是混雜大量漢字的平假名片假名。

「其實我日文也不怎麼行﹐不過日文歌名大概都知道。萬一聽不懂也沒差﹐反正客人和我們用的是同一款歌本﹐他們指定頁碼﹐我們跟著伴奏就是。音樂是全世界的共同語言哪。」孫子說。

「說真的﹐這輩子我聽過的日文歌大概五根手指就數完了﹐所以現在蠻緊張的耶﹐待會兒要麻煩兩位大哥多多關照ㄋㄟ。」我欠身﹐畢恭畢敬說道。對於倭寇文化﹐我一向懷有成見(雖然隨身聽必買日製AIWA﹐音響非SONY不要)﹐日文歌喊得出名字的﹐不是「荒城之月」﹐就是「北國之春」﹐修過一年日文是為了好混﹐而且早還給老師了。

「沒問題﹐妳只要負責看譜抓和弦﹐起頭﹑結尾和間奏就我交給我。至於節奏﹐James會控制好。」 


(待續)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小時候學過鋼琴﹐勉強算是有點基礎﹐雖然彈得不算好﹐但自恃音感不錯﹐加上表現慾超強﹐因此童年時﹐只要有任何名目的合唱比賽﹐我經常是伴奏的第一人選。

中學以後﹐除了民歌﹐我迷上了西洋歌曲﹐無論流行的過氣的復合的解散的﹐一律照單全收﹐什麼阿爸(ABBA) ﹑空中補給(Air Supply) ﹑馬達爛(Madonna) ﹑度爛度爛(Duran Duran) ﹐披頭死(Beatles) ﹐都是我的每日良伴。隨著年齡增長﹐口味越聽越重﹐後來更愛上了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 ﹑深紫色(Deep Purple) 這類重搖滾。

拜西洋歌曲之賜﹐我的英文成績一直不錯。空閑時﹐我經常拿著錯誤百出的英文歌詞附錄(當時只買得起粗製濫造的盜版﹐沒得挑剔哪) ﹐一面查字典校對﹐一面跟著哼哼唱唱。日子久了﹐一首又一首的西洋歌曲慢慢拼湊出英語能力﹐很多冷僻的字彙或俚語的應用﹐也在那時磨成雛形。這是後話。

由於對音樂的喜好﹐當時認識了一群音樂人。玩Band的﹑做場子的﹑在錄音室工作的﹐像綑肉棕一樣﹐認識了一個﹐就等於認識了一群。那時﹐從沒想過可以靠音樂吃飯﹐只單純覺得和那些音樂人交流很隨性也很自在。

有一天﹐某個長輩級的音樂人因故欠我一頓飯(大概是我犧牲假日幫他代課電子琴之類的﹐詳細情形忘了) ﹐約我在仁愛路某飯店一樓中庭喝咖啡吃點心﹐順便付代課費給我。當天我一進飯店大廳﹐就聽到一連串行雲流水的鋼琴聲﹐與小提琴的細膩振幅交疊又錯落﹐迴蕩在冷冷的空氣中。放眼望去﹐挑高的飯店中庭裡是個S型的大理石水塘﹐人工瀑布在富麗堂皇的燈光下曳曳生輝﹐間或有好幾股兩三秒啟動一次的強力水柱自水塘底部往空中激射﹐場面很是壯觀。在那之前﹐我鮮少涉足這類豪華場所(就說是窮學生嘛) ﹐眼見此番風景﹐不覺愣住了。水塘正中間有個島嶼似的高臺﹐一部純白的三角架鋼琴屹立其上。彈琴的是個長髮披肩的女孩﹐個子和我一般小﹐年齡大概長我幾歲﹐臉上的妝雖稍濃﹐卻絲毫不減她甜美知性的形像。一旁拉奏小提琴的則是一名三十來歲﹑身著白襯衫藍色西裝褲的帥哥。這一男一女默契絕佳﹐兩人合奏了幾首西洋老歌及耳熟能詳的古典樂後﹐下台休息片刻。

女孩下了階梯﹐笑嘻嘻地朝我們走來﹐一屁股坐在我身邊的空位﹐我這才知道邀約我的長輩和她是好友﹐眼尖的她﹐在臺上見了熟人﹐下了臺特地過來打聲招呼。

「這是Lindsey….﹐這是楊小邪﹐她也彈琴。」長輩這般為我們介紹。

「妳在哪兒彈?」女孩友善問道;她八成以為我是他們一夥的。

「我…﹐只是自己彈著玩﹐沒在外頭彈過。」面對「專業」人士﹐我不得不放低姿態。女孩是華崗畢業的﹐雖然不是太了不起的學校﹐琴藝也略顯匠氣﹐但她是科班出身﹐比我這個玩票的高明許多。

大家聊了一會兒﹐Lindsey差不多要起身準備下半場演奏時﹐突然問我:
「妳也彈即興嗎?」

「我練過爵士鋼琴﹐和弦概念基本上OK。」我說。

「啊﹐那太好了。妳願意彈那卡西嗎?我朋友的那卡西keyboard手離開了﹐最近找不到人遞補。他請我幫忙﹐可是我一週七天全排滿了。」

那卡西是三﹑四人左右組成的小型樂隊﹐通常駐守酒家﹐在客人酒酣耳熱之際進入包廂伴奏助唱。那卡西成員一般自由來去﹐沒有底薪﹐靠的是客人的小費。聽說勤快一點的﹐一個月下來的夜間收入比上班族的月薪還高。

「聽起來蠻有趣的耶﹐不過…. 工作時間呢?」Lindsey在公共場合彈琴的知性美女形像令我為之神往﹐而酒家這類聲色場所尤其讓年輕不怕死的我好奇得要命﹐不過礙於家規﹐我得第一考慮門禁時間。

「每天晚上八點到十二點。」

「呃…﹐那不行﹐太晚了啦。」我想也不想﹐立刻回絕。

「那這樣好不好﹐妳先幫忙五天﹐我保證﹐中間我儘快找人﹐因為時間真的很趕﹐一些朋友我還來不及聯繫上耶…」她拱手微笑拜託﹐露出深深的酒窩﹐「妳放心哦﹐那是一間正派經營的地上酒家﹐做的大多是日本客生意。嗯﹐就算妳日本歌不熟也沒關係﹐反正東洋歌曲都是同一個調調﹐聽幾次就摸出道理了﹐何況我那個吹小喇叭的朋友會幫妳搞定前奏和結尾。」

美女相求﹐我自然不好意思拒絕。我不否認﹐表現慾的驅使以及對風化場所的好奇也是促使我點頭的原因。


(待續)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