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高中﹑五專聯考陸續放榜,距離開學還有好長一段時間,剛滿十五歲的我,為了籌措團康活動的費用,決定打個短期工。

夏天正是補習班大發利市的季節﹐尤其放榜後,廣告電話天天接得手軟,信箱裡更是塞滿了紅紅綠綠的宣傳單。看準了補習界這塊大餅,一天早上,我壯著膽,步入一家規模中上的文理補習班,詢問是否需要幫手。

辦公室裡一片兵荒馬亂,廣告單和空白信封堆得到處都是。櫃檯小姐忙著招攬生意,也忙著應付來電,見年幼的我一副聰明伶俐白淨乖巧的模樣,仿彿找到了救兵,和老闆招呼了一聲,請我立即坐鎮大後方。

八0年代的當時,日薪才兩百月元不到,但對我這個初出茅蘆的生手來說,簡直喜出望外。工作很簡單,從桌上成堆的各大高中應屆畢業紀念冊通訊錄影本挑出一本,抓一疊信封,即可伏案抄寫。每天臨下班前的兩、三個小時,把廣告單折疊幾百份,分別裝進信封釘好,次日送交郵寄。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