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2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可以抱著我睡嗎﹖」靜靜垂下眼,不敢看他﹕
    「Mitch都是這樣哄我睡,以前CC也是....」

    Joseph也不囉唆,只努努嘴,示意她往裡頭讓讓。他躺過去,讓靜靜枕靠自己的右臂,另一隻手,則輕輕環住她的腰。

    肢體的接觸在兩人之間衍生一種親密的尷尬。靜靜吃吃地笑了。她緊閉雙眼,鄭重宣告﹕
    「我睡覺囉。晚安。」

    Joseph好半天沒有回應。靜靜好奇地睜開眼睛,才發覺他正一瞬也不瞬地盯著自己,那眼神,和平常很不一樣。她羞紅了臉,又閉上眼。    

    「天啊,靜靜,妳真可愛。Mitch那混蛋,他媽的....」Joseph的食指,從她顫動的眼睫挪移到她微翹的小嘴﹔他沙啞的聲音從她耳邊飄過。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每年二﹑三月﹐隨著時序遞嬗﹐報稅季來臨﹐在花粉與噴嚏齊飛之時﹐我總是不由自主地心浮氣躁。

每日每夜﹐只要稍微得空﹐我的腦袋即開始瑣碎盤算起來:公司年假剩下幾天﹖護照過期了沒﹖暑假中﹐孩子有沒有什麼重要活動﹖今年是否有修繕/油漆房子等重大開支﹖家裡存款還有多少﹖倘若暑假回台﹐職務調度有沒有問題﹖諸如此類的計較天天盤桓不去﹐總要等到四月下旬﹐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方纔死心斷念。

然而﹐思鄉之情是一年365天=8760小時=525600分鐘=12614400秒鐘片刻不曾停歇的痛。

我懷念仁愛路的大王椰子﹐羅斯福路的木棉道﹐墾丁的湛藍海水﹐花蓮的巔崖峻谷﹐頂好商圈的人潮﹐士林夜市的小吃﹐台北街頭星羅棋布的便利商店﹑書店﹔我也懷念台灣潮濕污濁的空氣﹐冷氣機滴水的騎樓﹐沿街吵死人的擴音販賣﹐甚至立法院的全武行....

我想回台灣。真的很想﹐很想。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靜靜無言凝視著他,嘴角還殘留著笑意,似乎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晚上十點鐘左右,Mitch帶著一個高高瘦瘦的女孩回家。」Joseph鐵了心,簡潔扼要說道:
    「十一點過後,Mitch和那女生在陽臺上抽煙聊天。沒過多久,兩人擁抱、接吻,然後一同消失了。」

    靜靜依然呆坐著。她眼神空洞,嘴唇毫無血色,像一具蒼白的石膏像似的動也不動。    

    「靜靜....」他輕聲呼喊著,用力搖晃她的肩﹕
    「別這樣。心裡難受,就哭出來吧﹗」

    「我是個大笨蛋。我早該知道,你大老遠趕過來,不可能只為了說故事。」

    「其實,從剛才一進門,我就改了主意,打算什麼都不說。可是啊,妳左一句右一句的Mitch,像個為愛而活的夢娃娃,讓我看了又氣又心疼。」他把靜靜的右手整個握在手心,語氣相當誠懇﹕
    「Mitch既然有心隱瞞,表示他依然在意妳。昨晚的事,也算是給妳當頭一棒,好讓妳重新審視你們之間的關係。不過,週末他來,妳最好假裝沒事,頂多試探幾句,加深他的內疚感,那就夠了。千萬別沉不住氣和他撕破臉。我並不在意他找我算帳,我只擔心妳一時衝動,把偷看他e-mail的事供出來,惹得他惱羞成怒。妳好歹也要顧全他的自尊和隱私,是不是﹖」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出國才半年不到,有一天深夜,她從自家屋頂十三樓往下跳,當場一屍兩命。」

    靜靜手上的湯匙「噹」的一聲掉在地板上,她已然驚駭得無法開口。

    「胎兒差不多三個月大,是那個混帳男人下的種。」Joseph拭著淚,煙灰掉了一桌。「那個人,知道Michelle懷了孕,給她一筆錢,要她拿掉小孩。Michelle也不知哪根筋不對,請兩天假,騙說小孩拿掉了,卻暗地裡決定生下來。當時,男人已經開始疏遠她了。她竟把孩子當成挽回愛情的最後一個籌碼。」

    「臨別前,Michelle要你等她,不是嗎﹖」靜靜坐到Joseph身旁,溫柔地搭著他的肩。

    「嗯。當時,她的確有心脫離那種不正常的關係,也自知虧欠我甚多。可是啊,她畢竟不夠獨立。」Joseph扳著指節,發出喀喀的聲音。「出國後,雖然和她保持密切聯繫,畢竟相距遙遠。於是,那個人,成為她生活的重心。我說過,那傢伙膽小怕事,當他感覺出Michelle越來越黏膩,也開始怕了,打算和她劃清界限。Michelle謊稱小孩拿掉以後,他甚至拒絕同她單獨見面。」

    「所以,Michelle崩潰了﹖」靜靜紅著眼眶,把新煮的咖啡遞過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春寒未過,迴廊寂靜一斟空酒杯
山青燕綠還對胃,等幾響春雷

我與情人無題失聯近千把個日子
口袋裡仍留藏將來相認的信物
恨天天長高,原諒開始上幼幼班
睡前敷臉歌著吟著一如癡狂的魅影

水橋煙樹,萬壑獨點漠漠歸路人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oseph一路狂飆,當他抵達靜靜住處,才剛過凌晨兩點。

    靜靜穿著家居的T恤短褲,半捲的長髮像小女孩一樣側分,一個八分音符形狀的髮夾從旁固定住,露出光潔的額頭。她笑嘻嘻地開了門,邊走邊解釋道﹕
    「本來不想讓你來的。三更半夜在家招待男生真的很奇怪耶。不過一個人待在這麼大的房子,實在有一滴滴害怕...」

    這的確是一棟大房子。光是一樓就有三個客廳,此外還有飯廳、書房、客房,以及包含早餐間的超大廚房。儲藏室旁有兩道樓梯,一道通往地下室,另一道通往二樓的五個臥房。

    Joseph東張西望,對屋子裡的華麗陳設嘖嘖稱奇,順手把兩個紙袋遞了過去﹕
    「咖啡、甜甜圈、餅乾、熱狗麵包,附近的加油站買的。」

    「啊,餅乾﹗」靜靜歡呼了一聲,拉他走進廚房,把東西佈置早餐桌上。「你明天...不,今天,打算不上班了嗎﹖」

    「天亮後再打個電話請病假。」Joseph聳聳肩﹕
    「平常耐磨耐操,偶爾偷懶一下無妨。」

    靜靜拉了張椅子,在他身旁坐下,沉默半晌,方才支支吾吾地說﹕
    「欸,你真的沒有碰見Mitch嗎﹖你確定他公寓....也沒有點燈嗎﹖」她羞澀低下頭﹕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從小在台灣長大﹐習慣了綿密細緻﹐口味清爽的東方味兒﹐這些年來﹐一直吃不慣美國人的蛋糕西點。

無論平價超市﹐亦或高級的手工烘焙屋﹐做出來的成品﹐皆一式一樣的甜﹐甜得令人膽戰心驚﹐令人心生厭惡。或許是為了延長保存期限﹐以免成品長黴﹐也或許是嗜甜的民族性使然(看滿街圓滾滾的大胖子就知道了)﹐多糖和多油是此地蛋糕餅乾的共同特性﹐再加上大量點綴其間的巧克力醬﹑水果醬和奶油﹐每次吃下一小塊美式蛋糕﹐得喝兩杯熱茶才壓得下那種甜膩感。

幾年前的情人節前夕﹐我在此地超市Publix相中了一個綴滿草莓與鮮奶油的心型蛋糕﹐要價只八美元。雖說之前有太多失望的經驗﹐我還是買了回家。反正價格便宜﹐吃不完餵狗也不算浪費(別說我虐待動物﹐咱家Katherine可是哈得很哪)。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Joseph目瞪口呆地看著Mitch和女孩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忘了下一步該做什麼。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憤怒。明知靜靜怕黑怕寂寞,Mitch竟忍心留她一個人在兩百哩外空蕩蕩的大房子,以出差為名,在這裡和其他女人幽會。平日Mitch看似道貌岸然,就連公司裡的女孩向他示好,也無動於衷,哪知他背地裡如此工於心計。他開始為靜靜感到不值和悲傷。

他考慮片刻,打了通電話給Mitch部門的John,閒聊幾句,才不著痕跡地問到Mitch的行蹤。果然不出所料,Mitch從週二,即明天開始休假,下週一銷假上班。

還沒釐清混亂的思維﹐掛在腰上的手機突然嗡嗡作響,來電顯示靜靜的號碼。他猶豫了一下才接起來。

「Joe,你....有沒有看到什麼﹖」靜靜的聲音很微弱,像是處在崩潰的邊緣。

「呃,我....」Joseph腦筋一轉,臨時改口。「沒有。什麼都沒看到。連隻小貓小狗的影子也沒。」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上圖)2005下半年作品

小壘球是個典型的巨蟹女﹐羞怯﹑戀母﹑細心﹐兼且多愁善感。從小她愛讀書﹑愛畫畫﹐也愛看此地的少女漫畫英文版﹐經常畫得忘了睡覺﹐讀得忘了吃飯。六年級開始﹐除了硬筆畫﹐對電腦繪圖也興味盎然。課餘時候﹐開始研究各種繪圖軟體。Photoshop﹑Open Canvas以及所有提供Layers等複雜功能的軟體是她的最愛。

我承認自己既頑固又懶惰。從學生時代的386電腦到現在﹐繪圖軟體只會小畫家﹐財務軟體就懂一點EXCEL皮毛(上班用的會計系統不算在內的話)﹐編輯則鎖定WORD﹐既沒有時間也沒有精神試用其他更複雜精進的軟體。反正不做網頁設計﹐這些MICROSOFT提供的軟件也儘夠了。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靜靜寶貝兒,考完試了吧﹖」Joseph大概還在酒吧混﹐電話裡傳來模糊的音樂和觥籌交錯之聲。「我還以為學期一結束,妳就移駕Mitch那裡,沒想到妳在家。」

「Mitch他...他說今天晚上要到紐約出差,週末才回來。」靜靜遲疑地追加一個問句﹕
「是真的嗎﹖」

「我哪知道啊﹗妳老公和我不同部門,況且他屬管理階層,上哪兒去也不會向我報告。」Joseph聽出靜靜濃重的鼻音,小心問道﹕
「妳怎麼啦﹖發生什麼事﹖」

「剛才有一滴滴心情不好,不過沒什麼事啦。」她強言歡笑﹐忍不住又道﹕
「明天上班,你幫我打聽Mitch是不是真到紐約去了,好不好﹖」雖然事實擺明Mitch撒謊,她仍舊不願放棄最後一線希望。

「沒問題。」Joseph覺得事有蹊蹺,禁不住又問﹕
「Are you ok﹖Is there anything else that I can help you?」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獵豹低著頭,瞇視草原甜美的獵物。
150度扇形裡ㄧ望無際,慢慢浮現殺戮的衝動。

獵殺並不是代表飢餓。
有時代表領域、責任感,或者是變態的意志。

獵豹的爪,有著自由伸縮的機制。
匍匐的時候足趾蓋住尖爪成為軟墊。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次日一早,阿姨全家鬧轟轟離開了。晚上七點多,Mitch來了一通電話,叮囑她小心門戶,注意安全,也驅車前往機場。

    靜靜把前天的剩菜剩飯倒成一盤,加熱吃了,然後打開音響,讓Led Zeppelin的重搖滾充塞屋裡的每個角落。

    也許是暑假的緣故,網路聊天室比往常來得熱鬧。靜靜沒有心情和陌生人鬼扯,大大小小的BBS也逛膩了。她來到Yahoo美國首頁,進入電子信箱,鬼使神差地打入Mitch的帳號。

    靜靜楞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卑鄙行徑,雙手微微發著抖。然而,她實在好奇,除了上回的三封信,蘇盈真是否繼續和Mitch聯繫﹖倘若她夏天來美的計劃不曾變卦,行程又安排在什麼時候﹖

    她坐在螢幕前,努力搜尋腦海中的片斷印象﹕Mitch好幾次當著她的面開啟電子信箱,當他鍵入密碼時,右手似乎挪到最右邊的號碼小鍵盤快速敲了幾下﹐顯然,他的密碼是全由號碼組成的。Yahoo奇摩規定,密碼必須包含號碼和字母,Yahoo美國則沒有這樣的限制。她尋思片刻,模擬Mitch的速度敲了幾個鍵,然後從鍵盤的彈跳節奏做了大膽的推測——密碼長度至少六個字元,但應該小於八個字元,而六個字元的可能性比較大。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女孩扭開蓮蓬頭開關﹐水溫轉熱之前﹐視線不經意地落在盥洗台前的長方形半身鏡。她怔怔地看著鏡中熟悉又陌生的自己。那是個美麗而平凡的年輕女孩的肉體﹐均勻、飽滿﹐全身的肌膚潤滑得可以嗅出歡愛滋養的氣息﹐然而鏡中的臉﹐卻是一張蹙著眉﹐飽經憂患的愁容。她一直引以為傲的一雙淘氣的、帶著笑的眼﹐曾幾何時﹐已然隱遁在無名的淚海之湄。

  「沒有什麼理由不高興呀。」女孩極力說服自己﹕
  「我一直盼著他來﹐不是嗎﹖那麼﹐為何不能愉快地撐過這一天...」

  女孩的腦海裡陡然閃過不悅的念頭﹐她為引用「撐」字微微感到不安。她不敢再往下想了﹔繼續探索﹐可能侮辱了她﹐更侮辱了男孩。她寧願相信自己是愛著男孩的﹐當男孩說起和女同事之間模糊曖昧的笑話﹐她會嫉妒﹐會吃醋﹔男孩長途開車往返她的住處﹐她一路擔心﹐直到男孩安全抵達。是的﹐她的確愛著男孩。打從多年前第一眼見到男孩﹐她的心裡﹐已為他保留了一塊防塵角落。若不是後來遇見了情人﹐若不是那一年的繽紛落英﹐氾濫成一道看不見盡頭的花徑﹐男孩和她﹐應該會有個正常而美好的開始﹐然後順利成章地走下去﹒﹒﹒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春假結束,離學期末只剩下一個多月了。

    返校後,靜靜開始前所未有的忙碌。所有老師就像事先約好了似的,作業、考試、project全部擠在這段時間。她經常忙到半夜三更,連吃飯也是匆匆忙忙的。週末Mitch南下,也不再帶她四處亂晃,吃過飯,即與她相偕回到住處,在小小的房間裡,人手一部電腦,各忙各的事。

    「對不起喔。」對於忙了五天,週末還遠道而來陪同讀書趕作業的Mitch,靜靜頗為過意不去。「你會不會覺得很無聊﹖」

    「不會啊,最近我也忙,趁週末整理幾份文件也好。」Mitch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笑著說﹕
    「如果影響到妳,我可以去樓下看電視。」

    Mitch就是這樣的善解人意,難怪過了這些年,蘇盈真依然對他念念不忘。靜靜暗忖著,幾次想開口套問那件事,又唯恐Mitch察覺她偷看他的信件而作罷。緊迫盯人的行為固然惹人嫌,何況這還牽涉到個人隱私。靜靜將心比心,換作自己,發現信件被他人拆閱過,也會極端不舒服,甚至大發雷霆。於是,她把這個秘密壓縮在意識底層,然而,過度的壓抑宛若梗在喉嚨的魚刺,反令她耿耿於懷。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