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她意識到他灼熱的目光,羞澀地別過臉,兩人之間的情勢突然逆轉了。他撐起雙臂,不讓她有開口求饒的空隙,立即展開來勢洶洶的撞擊。他綿密不絕地直搗核心﹔她怕了,抗拒似的扭動身軀,哀求道﹕「唔,別嘛....」肢體卻情不自禁地鬆開,渴望他的完全納入。

    他前額的汗水紛紛滴落她的前胸,一部份形成溫暖潮濕的上升氣流,飄浮半空中。越來越多的水汽遇冷凝結成雲,往更冷的高空上升。雲漸飄漸高,厚重的水分子化為雨滴或雪雹。當上飄的趨勢減緩,地面依然悶熱異常。

    「寶貝....」她蹙著眉,表情似痛苦、似歡愉。

    他低頭吻她微啟的朱唇,滾燙的舌與她繾綣交纏,下半身的動作卻沒有絲毫停頓。她雙手環繞著他,指甲幾乎掐進他的肩臂。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Mitch循著Jason口述的方向,好不容易在一排打烊的店舖前找到他的車,接了電,還仁至義盡地陪同到二十四小時營業的Walmart買新電瓶。

    待一切就緒,回到家已經一點多了。屋裡一片漆黑,只有書房亮著燈。靜靜並沒有像往常那樣迎上來,Mitch料想她睡了。他躡足關了燈,走進浴室洗澡刷牙,換上睡衣,輕輕躺在她的身邊。

    靜靜背向著她,小小的肩平緩起伏著,像是熟睡了。Mitch圈住她,克制了進一步撫觸的慾望,讓意識一點一點放鬆。

    在半醒半睡的交錯點,依稀仿彿靜靜坐了起來,黑暗中,她的雙眼燃燒著柔媚的光,宛如海邊一明一滅的燈塔,無言地、深深地諦視著他。他睜開眼,又很快閉起眼。他以為自己在做夢——如果這是夢,他願意交託出自己,讓靜靜全權編導。
   
    彈簧床墊似乎輕輕震了一下,接下來是窸窸窣窣的細微聲響,從半開的眼睫之間,他看見靜靜以極其挑逗的姿態,將身上那件黑色連身軟綢睡衣緩緩褪下,玉藕白的豐美女體,金蟬脫殼似的一點一點迸出,挑釁他感官的灰色地帶。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是的,他趁我昏迷時侵犯了我。事後他鄭重道歉,甚至下跪哀求,辯說一切皆因情不自禁。他說,他希望和我結婚,照顧我,並照顧我的家人。當時我頭也不回地走了。我真的好恨好恨他。惡霸,在那之前,你是我唯一的男人,我以為,這個唯一會持續到永遠。每年夏天,你總會飛回來一趟﹔即使我無法赴美求學,只要兩心堅定,終究會有美好的結果,不是嗎﹖是他破壞了我單純的想望,把我狠狠推到地獄裡的。

惡霸,如果你還有印象的話,你應該還記得,那段期間,我對你開始冷淡了下來,因為心存愧疚,不知如何面對你,也因為父親屢次進出醫院,讓我慌了手腳。我一廂情願地把那一夜的事當成一場夢魘。即使他三番兩次守在下班路上、社區門外,我不再理會他。不料,那一夜,只是無窮無盡惡夢的開端。兩個月之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你可想像得到我的心情﹖當時,我就像個沉船時被迫跳下海的人,不諳水性、沒有救生圈,也沒有橡皮艇。我哭了幾天,也餓了幾天,企圖讓這個意外的小生命自然流失,然而,他卻頑強地留在我的體內。我也想過打電話給你,因為,你總是那麼的體貼,那麼的溫柔。我知道,你會原諒我的失足,但我更知道,以你的個性,絕不會對那個人善罷甘休。可是,親愛的,當時你正在準備碩士資格考,我如何能讓那樣污穢不堪的事擾亂你的心情﹖後來,我單獨走進婦產科,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動個手術。然而,躺在手術台的前一刻,我又改變了主意。我想起大三那年,因意外懷孕,手術後哭得稀裡嘩啦的情景(那時,也害得你難過得要命),以及後來對扼殺一條小生命殘留的罪惡感。於是,我離開診所,直接找到那個人,答應和他結婚,而且要儘快。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住院流水帳之二》

8/10/2005﹐卵巢手術後次日。下午﹐爸爸回家一趟辦事﹐順便把我們家天下無敵可愛的女兒小壘球接來了。

我正懶洋洋地躺在床上﹐忽然聽得一聲嬌滴滴的呼喚﹕「Mommy!」我轉過頭去﹐小壘球已經撲過來投懷送抱。見我左右手上的點滴針管﹐以及身旁繁複的醫療儀器﹐易感的她立即盈盈欲淚。

「別擔心。媽咪很快就會好。出院後﹐再煮滷肉飯給妳吃﹐好不好﹖」我的ABC女兒不愛漢堡薯條﹐只偏愛滷肉飯﹐聽我如此說﹐她傻傻地笑開了。

爸爸讓小壘球留下來和我作伴﹐然後獨自到附近商場買日用品。我們母女倆並躺床上看卡通﹐我大約睡了一下﹐被輕微的腳步聲吵醒。眼一睜﹐主治醫師正笑容滿面地站在我的面前。

「怎麼樣﹖今天還好嗎﹖」

「嗯﹐不過有點兒疲倦。」

「當然﹐這是術後的正常現象。況且妳昨天失血不少。」醫生檢查了我的腹部傷口﹐滿意地點點頭。「待會兒﹐護士會過來幫妳驗血﹐今晚就可以輸血給妳。」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下一封,是兩個月前的信。主題是含糊曖昧的「當思念盤結成繭」。

親愛的惡霸,

謝謝你的回信。你的信,仿彿雪中送炭,把我忐忑不安的心煨暖了。

惡霸,你果然還是那麼體貼、那麼善良。真的,你千萬別自責,也不要為我難過﹐一切都是我的無知與天真造成的。寫信給你,只想為自己一洗沉冤,除此之外,別無它意。我娘家的經濟狀況還可以,你不必匯錢過來。把錢省下來,以後成家用吧。

聽你說起工作上的傑出表現,我也深深以你為傲。在我心目中,你是人中之龍,渾身散發著領導者的魅力,況且,你的資質本來就在凡人之上。不過請你切記,凡事切勿鋒芒畢露,以免糟人忌。希望你不嫌我囉唆唷。

你說的小女孩我印象滿深刻的﹕個子小小,髮色略黃,笑容很可愛。大四那年我們一群人到烏來烤肉,她哥也把她帶去了。記得你特別照顧她,而她似乎喜歡對你撒嬌呢。我從沒想到,多年後,你們會成為一對。看來,小女孩真的長大了呢。對她的幸運雖然我懷有著微妒與感傷,我依然衷心祝福你們。^_^

自從上次去信,又是幾個月過去了。很抱歉,我沒有立刻回信。事實上,寄信給你的次日,由於他的懺悔,我又乖乖回「家」了。這次他安份了許久,直到昨天因我加班,來不及熨燙一件他喜歡的襯衫而又再次動粗。這次我更冷靜了,事先準備了小型錄音機,把他的咆哮與辱罵錄下來,又獨自到醫院拿了另一張驗傷單。惡霸,現在我人在娘家,因為爸媽的支持以及你來信的鼓勵,我決定向法院聲請保護令,同時訴請離婚。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週六晚上,Mitch同事在入住的新房舉辦烤肉party,兩人也被邀請。

    春假已經結束了。次日下午,靜靜就要回阿姨家,收拾心情,準備下半學期的衝刺。

    她的心情有些沉重。聚會上,她一反平日的矜持,緊緊握著Mitch的手不放。

    Mitch同事見了打趣問道﹕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買了新房,別忘了辦party哦。」

    「靜靜還年輕,等她有了心理準備再說吧。」Mitch看著臉色泛紅的靜靜,微笑地說。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迪士尼渡假結束,Mitch回復朝九晚五的忙碌生活,靜靜則留在Mitch住處,繼續她閒散適意的春假。

     睽違了兩個多月之久,Mitch的住處還是一樣的嶄亮整潔。靜靜一踏進門,拉著Mitch的手,興奮地穿梭於房間和廚廁,眉開眼笑地說﹕
     「我們回家了﹗」

     像回應她的話似的,一轉頭,她赫然發現,飯桌旁她慣坐的餐椅,坐著一隻淺棕色的小泰迪熊。泰迪熊的頭上別了一束紅色的絲玫瑰,胖嘟嘟的雙手捧著一顆粉藍色的心,上面繡著「Welcome Home」的草寫字樣。

     她抱起小熊,愛憐地在臉上磨蹭。Mitch抱起她,連著小熊,轉了三個圈。
     「Welcome home, baby.」他說。

     靜靜決心成為一個體貼解事的女人。每天早上,Mitch尚未睡醒,她輕手輕腳地在廚房洗洗切切。待Mitch漱洗完畢,早餐已經小碟小盤擺上桌。有時候是西式的火腿烘蛋、牛奶麵包,有時換成中式的包子豆漿。Mitch喜歡吃煎豆腐,靜靜以剩飯熬一鍋濃濃的粥,配上豆腐荷包蛋和幾碟小菜,香味引得Mitch胃口大開,鍋底清得一點不剩。在美國短短幾個月,靜靜的廚藝已是今非昔比。她以中火慢煎豆腐,起鍋前加入蔥段,淋上芡汁,就是一盤色澤鮮艷,脆中帶嫩的家常菜。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三月中旬,期中考後,是為期一週的春假。

    由於兩位老師告假出城,再加上預先計劃偷懶幾天,靜靜今年的春假來得特別長,足足有兩星期。
   
    Mitch早已請了年假。原本打算帶靜靜到內華達州的賭城玩一星期,不料提出建議時,她委婉拒絕了。

    「你又不賭錢。我自個兒玩得開心,你卻無聊得要命,這哪算渡假啊﹖」

    「在Vegas可玩的很多,不只賭博啊。那裡有很多大型歌舞show,還有魔術表演、Talk shows....」

    「那些表演門票都好貴喔。我們在這一帶玩玩就好,別浪費錢嘛。」除了心疼錢,靜靜知道,若不是為了取悅於她,Mitch其實對Vegas興趣缺缺。

    Mitch驚異於女友近日來的改變。之前,靜靜最愛上賭場,一進門即六親不認,曾幾何時,她變得貼心可人,凡事只討他喜,不惹他憂。

ilovesonat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